第三十七章拜师

  床榻之上,少年紧闭双眼,淡白色的灵气萦绕在周身盘旋,浓郁的灵气在少年的吞吐间被吸入到体内,原本像湖水般稀松的灵海却悄然在发生着变化。

  随着楚阳吞吐灵气间,体内的灵力缓慢汇聚,不自觉得便开始迅速形成了一股气旋,随着气旋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灵海中,充盈的灵力忽然间仿佛被压缩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颗如豆粒般大小,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小圆球。

  楚阳嘴角微微上扬,心中却是激动万分,终于要突破了。

  因为情绪有些激动,楚阳差点从修炼的状态中退了出去,不过好在楚阳及时稳住了心神,这才没有从修炼的状态中退出。

  呼吸缓缓平稳,楚阳开始贪婪的吸收着外界能量,准备突击武圣一星。

  灵海之中,灵力微微波荡,异影闪烁,吸入体内的灵气,越聚越多,刹时间,将那宛如豆粒般大小的金色小圆球包裹起来,争先恐后的钻进那金色小圆球内。

  伴随着灵气的急速涌入,灵海之中的灵力却是缓慢的消失,终于,在某一刻,灵力消失不见,在灵海之中凝结成了一颗灵丹。

  萦绕在周身的灵气不断的减少,变得越发的稀薄,楚阳只能在灵气稀薄的空气中,尽可能的多吸收一些灵气,来维持突破。

  现在的楚阳,最缺少的,便是灵气!

  在楚阳感受到体内气旋开始缓慢停止的霎那,楚阳的右手臂上的剑形印记光芒微亮,一颗黄色且带着一道纹路的黄级凝神丹,化为一抹红光进入道楚阳的嘴中。

  “咽下去。”

  听闻卓云的话语,楚阳将口中的丹药,一口咬碎,吞下,有了凝神丹的支持,楚阳的精神一振,在心中对着卓云感谢了一声之后,楚阳伸手在胸前结出了数个复杂的手印,在保持手印的同时,楚阳疯狂的吸收着凝神丹中那股浓郁的丹气。

  半个时辰之后,楚阳身子略微沉寂,旋即猛烈的一阵剧烈颤抖,小腹一缩,嘴巴微张,一股浑浊的气体自口中喷涌而出。

  沉神感应了一下,体内凝结的灵丹,楚阳眼眸骤然睁开,嘴角上挑起了一抹喜悦,旋即运转体内灵气按照冥神掌防御的脉络运行,周身金光乍现,萦绕在其身体上的金色光芒也仿佛变得更加强硬了些。

  “我终于突破到武圣境界了!”低头望着身体上散发着的金色光芒,将灵力收回,金色的光芒缓缓的褪去。

  “步入武圣境界之后的灵力,果真充沛了不少,冥神掌的威力,现在我也能够发挥其五成的实力了吧?”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只可惜,这冥神掌虽然是攻守兼备的功法,但是防御与攻击却是无法同时运行,这也就成了冥神掌唯一的缺点,若是对付比自己实力弱的对手还好说,倘若遇见比自己实力要强一些的对手,却是有些力不从心了.....”想到此处,楚阳皱了皱眉,略微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一本玄阶功法。

  抿了抿嘴,缓慢的爬下了床,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周身的骨骼,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霹雳啪啪之声。

  忽然,心头突匹的一动,楚阳的眼瞳之中散发着莫名的亮光,旋即,楚阳右掌略微曲卷,对准了一张桌子,猛地挥出,左手虚空一抓,死死地盯着一米处的梨花木制的桌子。

  楚阳运用卓云交给自己的运气方法,来施展冥神掌,没有按照冥神掌特定的脉络,就这般直接从掌心中喷发而出。

  运气,至少需要到达小无境界,才能勉强的做到,所以楚阳的此番举动,也仅仅只是制造了一些轻风,并没有其他的成效。

  “砰!”

  原本想利用运气来弥补冥神掌的不足之处的楚阳,舔了舔嘴唇,望着面前的梨花木制的桌子,略微晃动了几下,看着自己挥出这一掌的成效,不仅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咚咚....阳儿起了没有啊!”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屋外响起了一阵暗哑低沉的声音。

  “来了!”撇了撇嘴,楚阳略微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声,换了一身衣服便走出了房门。

  看着房门前聚集了许多的家族子弟,楚阳被弄的有些愣了愣,片刻之后,扭过头望向一旁,如同刚刚挖完煤炭的三长老楚殇,疑惑道:“三长老,你这是?”

  看着眼前的少年,三长老楚殇激动的双手不停的在颤抖,浑浊的老眼中带着丝丝水雾。

  三长老楚殇从怀中掏出一颗,橙色且带着三道纹路的,橙级三品凝神丹,小心翼翼的将丹药放置在楚阳的手中,语气之中,隐隐透露出一股激动,:“阳儿啊,昨日你与老朽所说的那些炼制丹药的方法,老朽亲自试验了一番,不但丹药的数量增加了足足一倍,就连丹药的成效也足足提升了不少啊!”

  楚阳轻恩了一声,心中却在嘀咕,这三长老楚殇不会是炼丹,炼的,将自己的脑子也给炼坏了吧?

  “您老人家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行离开了!”心情略微有些不好的楚阳,瞥了一眼,院中的楚家子弟,淡漠道。

  “老朽想拜阳儿为师!”慌忙拉着将要离开的楚阳,旋即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唤道。

  听闻三长老楚殇的话,楚阳犹如被惊雷劈了一个外焦里嫩。

  全场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在场的楚家子弟,皆是瞪大了双眼,不可思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三长老啊,您是我的长辈,我怎么能够当你的师傅呢?你别开完笑了好吧!”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半响,楚阳俯身伸手欲要将三长老搀扶起来,苦笑道。

  “那你答应了收老朽为徒了?”三长老楚殇眼底亮起一抹亮光,一脸兴奋的模样,询问道。

  “您是长辈,也是楚家的三长老,楚阳可不敢将您老收为徒弟啊,三长老您就别闹了,要真的拜师,也是我拜您为师才对啊!”白了一眼三长老,楚阳撇了撇嘴道。

  闻言,三长老脸色一沉,忽然牵住楚阳的腿,死死地跪在地上,倔强道:“炼丹之法,你既比老朽高明,那便可以当老朽的师傅,今日你若不收老朽为徒!”三长老楚殇冷哼一声,又道:“老朽今日就长跪不起,直到你愿意收老朽为徒,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