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条件

  三长老楚殇,略微沉默之后,忽然起身走出了炼丹阁。

  瞧着三长老离开的背影,楚阳微微一怔,旋即嘴角上扬起了一抹自嘲的苦笑。

  由于第一做买卖,所以楚阳也只是随意的开了点条件,可不曾想,三长老楚殇竟然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这让楚阳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自己的条件开的高了些?

  片刻之后,三长老满脸堆笑的急急忙忙的跑了回来,将一张蓝色且带着两道火纹的卡片塞进了楚阳的手中,激动道:“就这么定了,这里是五万金币,以后啊,我的药材库,你可以随意进出!”旋即,又仿佛害怕楚阳反悔似得,将一块木牌跟钥匙塞进了楚阳的手中,又道:“这是进出药材库的钥匙,以后我要是不在,你也可以凭借此令牌,找琳儿,让她带你前去。”

  听着,三长老楚烈点头答应,楚阳嘿嘿一笑,运转灵力,感受了一下蓝色卡片之中的金额,不多不少,正好5万金币。

  端着茶,走进来的琳儿,望着一老一少相谈甚欢的模样,走到二人面前,将热茶放在了蒲团之上,忽然琳儿倒茶的动作一顿,愣愣的看向面前的少年,惊呼道:“你是楚阳?”

  琳儿的一席话,打断了面前两人的交谈,心情大好的楚阳,也是笑着回应道:“恩,你认识我?”

  琳儿伸出纤细的手指抵在下颚上略微沉思了片刻,目光在楚阳的身上转了转,脸上不由的露出一抹奇异之色,:“楚阳不是晋城第一大废物嘛?难道不是同一个人?”

  琳儿这丝毫不避讳的话语,让楚阳微微一怔,旋即稚嫩的小脸上,略微有些燥红,额头三道黑线滑落。

  “咳咳....琳儿啊,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你退下吧!”看着略微尴尬的楚阳,三长老适当的出言解围道。

  琳儿撇了撇嘴,一脸不情愿的转身离开了。

  望着琳儿离开之后,三长老楚殇将目光再次移到楚阳的身上,有些愧疚的笑了笑,道:“琳儿这丫头,说话向来直言不讳,还望阳儿不要介意才是!”

  这倒还真是,直言不讳,不过啊,楚阳也仅仅是在心里想了一下,并没有说出来,毕竟人家说的也没有错,他以前确实是晋城第一废物,这也怨不得别人,撇了撇嘴,楚阳无奈的耸了耸肩,微笑道,:“没事,毕竟我曾经确实是一个废物。”

  “哈哈!”三长老楚殇大笑两声,旋即话音一转,岔开话题道:“阳儿啊,这丹方之中,其中的白寒露,赤浆果,可是极寒,极阳之物,本身相容相克,可是为什么会你要加进去呢?”

  面对三长老楚殇突入其来的问题,楚阳心中不由暗骂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又不是炼药怎么会知道这些问题。

  楚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的窘境,望着三长老那一副期待,执着的模样,楚阳不由的摸了摸鼻子,低声对着右手臂上的剑形印记低语道:“师傅,快帮徒儿一把啊!”

  “嘿嘿,臭小子,现在才想起为师来!”楚阳的心中想起了卓云那戏虐的声音。

  三长老楚殇等的有些不耐烦,欲要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楚阳却抢先一步的笑道:“凝神丹中为何要加白寒露以及赤浆果呢?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当修炼者进入到武圣境界之后,体内的灵海将会开始凝丹,灵海的转变会带来巨大的痛苦,首先是如烈火焚烧般的痛苦,随后紧接着便是身坠寒窟,两者不同的感受,让其很多修炼者在这一环节上,无法聚精会神查看其体内的情况,导致灵力运转不畅同而晋阶失败,白寒露与赤浆果,可以将晋阶所带来的痛苦,尽数剔除,从而晋阶的几率会比未服用凝神丹的修炼者,要高出5倍不止。”

  “那么炼制手法上,怎么才能做到两者药效不冲突呢?”三长老楚殇对着楚阳毕恭毕敬的询问道。

  “凝神丹的难处也在于将白寒露与赤浆果相融合,其实这一点上,你就已经错了,因为白寒露跟赤浆果根本不需要相互融合,也可以起到作用。”望着虚心指教的三长老楚殇,楚阳温和客气的笑道。

  “阳儿的意思是,可以将白寒露,赤浆果隔开?”三长老楚殇,一怔,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的激动道。

  楚阳轻恩了一声,目光在身旁,三长老楚殇的身上扫了扫,收回目光,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雪山毛尖茶,淡淡的微苦,滑入喉咙,带着一股回甘的香味。

  .............

  夜色渐浓,天空像是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的粗布,星星仿佛是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

  在三长老楚殇的药材库内采集齐了,卓云所需要的药材后,楚阳一脸倦意的向着楚家后山行去。

  在跟三长老楚殇讨论丹方时,虽然楚阳只是将卓云所说的话,念出口,但也从中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望着远处缓步行来的少年,希兰踮起脚尖对着楚阳挥了挥手,笑盈盈的喊道:“楚阳哥哥!”

  闻言,楚阳抬眸看去,少女站在偏僻的小巷前的转角,正对着自己热情的打着招呼。

  行至在少女的身前,伸手轻柔希兰的头,楚阳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眼睛微微眯起,语气之中,隐隐透出一股疼惜的味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休息?你不会是一直在这里等着我把。”

  希兰双手负在身后,脚尖轻点,眨巴了一下亮晶晶的大眼睛,淡笑不语。

  其实在楚阳被三长老楚殇拽走之后,希兰就一直跟随楚阳来到了这里,见着楚阳进入了炼丹阁之后,希兰便一直在门外等候楚阳。

  “傻丫头,小心被感冒了!”虽然楚阳不说,但楚阳也知道,她定是在这里等了自己一下午,伸手点了点勾了勾希兰的小翘鼻,微笑道。

  “我才不会感冒呢......”希兰嘟着小嘴呐呐道,旋即,似乎有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楚阳哥哥,族长叫你去后山一趟,说有些事情想要询问你。”

  “恩,一起去吧!”楚阳伸出手掌,牵着希兰向着楚家后山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