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九转圣灵决 > 第三十三章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第三十三章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喃喃自语一声,楚阳扬起鞭策,狠狠地抽打在楚烈的脸蛋之上。

  “啪!”

  楚烈的小脸上,顿时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宛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

  “我的脸,我的脸,楚阳,我与你势不两立!”瞳孔微缩,楚烈晃动着脑袋,目光森寒的盯着楚阳,嘶吼道。

  “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很不幸的是,今日你彻底把我激怒了!”对着楚烈挑了挑眉,楚阳一脸不高兴,道。

  “啪,啪,啪!”

  接连数次挥动鞭策,抽打在楚烈的小脸上,原本白皙细腻的肌肤,出现了一道道血印,汗水夹杂着血液,顺着脸颊滑落至脖梗。

  在楚阳暴力的抽打下,楚烈头一甩,疼的昏死了过去。

  这一幕,也让在场的楚家子弟,心中不由的一颤,呼吸间都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

  “这个楚阳,不会是,真的想用手里的鞭策将楚烈打死吧?”

  “照这个情况抽下去,就算楚烈大难不死,也得脱一层皮,不过他这张脸,恐怕是彻底的毁容了!”

  ........

  “就这么晕过去了?真不经打。”望着面前,已经昏厥过去的楚烈,楚阳笑着耸了耸肩,将手中的鞭策,递还到三长老楚殇的面前。

  此时在一旁恭候多时的三张老,满脸堆笑的接过楚阳手中的鞭策,忽然拉住楚阳的小手,激动的笑道:“阳儿啊,你看,你有没有时间,去老夫那喝杯茶,前几日,老夫可是买了一些稀有的雪山毛尖,嘿嘿,据说喝了此茶还能疏通经脉,让灵力运转的更加顺畅呐!”

  黑色的眼珠子微微转动,稚嫩的小脸上扬起了笑容,正愁着如何找机会向三长老讨些条件,如今三张老邀请自己前去,岂不是很好的机会?

  略微沉思片刻之后,旋即,楚阳故作一脸为难的,点了点头,浅笑道:“三长老既然邀请我,我何有不去之礼啊!”

  瞧着楚阳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为难之色,三长老楚殇憨厚一笑,生怕楚阳跑了似的,牵着楚阳的小手,大步向着炼丹阁行去。

  楚世华望着一老一少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位三长老一直沉迷修炼丹药,很少有人会跟他说上话,昨晚,楚世华也是费了一番口舌,才将三长老楚殇,从他那炼丹阁内请了出来,可不曾想,鞭策三十还未打完,他便拉着楚阳就这么离开了.......

  三长老急切的领着楚阳,径直的离开了武技场,拐进了一条偏僻的巷子,走到巷子的尽头,在门口几名武装护卫惊讶的目光中,楚阳被三长老拽了进去。

  一进院落,一股炎热的感觉,便犹如从楚阳的脚底板下涌到周身各处,温暖的感觉,让人有种里外两重天的奇异感觉。

  目光在宽敞的院落中扫过,三长老拉着楚阳向一旁的屋子走去,屋子门上,悬挂着一块匾,匾牌之上印着金光闪闪的“炼丹阁”三个大字。

  推门而入,屋内有些空旷,只有一个巨大的炉鼎立在厅中,格外显眼,一位女子,有些无聊的坐在蒲团之上打着瞌睡。

  听得推门声,女子揉了揉眼眸,抬起头,望着少年那略微偏瘦的人影,眉头皱了皱,旋即目光落在三长老的身上,脸庞上迅速堆上了笑容,上前两步,道:“师傅,你不是去武技场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三长老松开楚阳的小手,对着那女子摆了摆手,急忙从炉鼎的一旁搬出了两个板凳,让楚阳坐下,旋即偏过头,对着女子嘱咐道:“琳儿啊,你快去将为师前几日,买来的雪山毛尖泡好,记得要用为师特意带回来的灵泉水泡,顺便通知其他人,不要靠近这间屋子,老夫要好好的跟阳儿聊聊炼丹的事情。”

  看着与平日那位严肃,不拘言笑,继而不同的三长老楚殇,琳儿微微一怔,雪山毛尖,平日里就连他自己都不舍得喝,就算楚家族长来了,三长老也不曾会嘱咐自己泡制雪山毛尖,这个看似年纪轻轻的少年,到底什么来历?难道是一位很厉害的炼药师?

  目光落在楚阳的身上转了转,有些犹豫不决,前段时间,二长老楚月前来,纠缠了三长老楚殇一个月,想要品尝一下那雪山毛尖,最后在万般无奈之下,三长老楚殇竟然让自己买了一些好茶,糊弄了二长老楚月一顿。

  “师,师傅,你过来一下!”琳儿笑盈盈的对着三长老摆了摆手唤道。

  三长老楚殇眉头一皱,停下了与楚阳的热聊,偏过头有些不耐的道,:“阳儿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了!”

  “那个.....雪山毛尖到底是用真的,还是假的!”琳儿询问道。

  听闻琳儿这么一说,三长老楚殇,老脸上刷的一红,干咳两声,旋即怒道:“臭丫头,老夫什么时候用过假的雪山毛尖,还不赶快去!”

  望着面前吹胡子瞪眼的三长老楚殇,琳儿略微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缓步向炼丹阁外行去,低声呐呐道:“明明就有.....”

  楚阳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半响,旋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三长老,有什么事情你就快问吧,对了,还有那张丹方你得还给我,我还想着去卖个好价钱呢!”

  闻言,三长老楚殇,刚沉静下来的心,顿时按捺不住心底的怒火,爆喝道:“臭小子,这张丹方,这么贵重,你怎么能够轻易卖给别人?你小子要是缺钱,尽管找老夫要,这丹方老夫坚决不同意你拿去来贩卖!”

  伸出纤细的小指,抠了抠耳洞,嘴角微微一撇,旋即,似有些不悦道:“三长老,这丹方是我的,当然是我说了算,再者说了,这张丹方不过是最低阶凝神丹方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嘴巴微张,沉默了片刻,三长老楚殇有些哭笑不得道:“阳儿,这丹方你可以卖给老夫啊,这凝神丹的功效,可比老夫所炼制的洗体灵液,还要精妙啊,现在我手底下也不富裕,手中只有5万金币,不过,只要你将这丹方给予给老夫,以后你需要什么丹药尽管找我。”

  静坐的楚阳,眉头忽然大皱,微偏过头,在不经意间嘴角扬起了一抹愉快的弧度,语气之中略带一股不愿,:“丹药,就不劳烦了您了,不过您若是答应我,除了给我五万金币外,再加一条,我可以随时找您讨要,我所需的药材,当然我也不会为难您,找您要一些特别稀有的药材,若是您允诺了我,我便将这丹方给您,您看如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