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九转圣灵决 > 第三十一章逐出家族

第三十一章逐出家族

  立在原地,楚阳微笑的盯着,那一抹渐行渐远的身影,伸出手抚在希兰亲吻的地方,轻轻一笑,低声喃喃道:“希兰,谢谢你!”

  .........

  清晨,阳光从东窗户间照射进来,被镂空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和灰黑色的混合品,落在楚阳的前额。

  “呼......”

  静谧许久之后,楚阳缓缓的吸了一口凉气,周身萦绕的淡白色气体,顺着楚阳的肌肤进入身体之内,滋养着他的骨骼。

  双眼乍然睁开,楚阳缓缓的伸了一个懒腰,慢吞吞的爬下了床,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到桌前,从茶壶中倒了一杯清水,一饮而尽,伸手擦了擦,嘴角上的水渍。

  “乖徒儿,如今你已经晋升到武师七星了,也是时候开始强化你的肉体了,不过在修炼之前呐,为师需要三株血灵芝,五株鬼谷子,以及一株五十年份以上的白岩灰,这些药材并不算稀有,我想你肯定有办法搞到手。”一股艳红色的气体,自楚阳右臂之上的剑形印记中涌出,在虚空之上急速聚集,化作了一抹人影,悬浮在虚空之上。

  “五十年份以上的白岩灰?三株血灵芝?五株鬼谷子?这些东西加起来最起码要5万金币,上次借的钱,我还没有还给父亲,购买了原先那些药材之后,我手底下仅仅只有500金币了啊,您老人家是以为我是土财主呢?”手中的茶杯险些摔落在地,楚阳瞪大了眼珠子,骂道。

  “嘿嘿.....锻体丹药的好处,你不也是体会到了嘛?要不是为了帮住你修炼,为师会低下身份,修炼这么低阶的丹药?

  现在让你出点药材钱,你便心疼成这副模样了......”望着少年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一副肉疼的神色,卓云戏虐的笑了笑,道。

  “师傅,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楚阳双眼巴巴的望着卓云,询问道。

  虽说楚家每个月都会贴补金币给族中子弟平时生活的开销钱,可奈何卓云一张口,便是上万金币,这让楚**本负担不起。

  “若想不花钱,那就得自己去采集,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药材还没采到,就会沦落到魔兽嘴中的美食了吧!”白了楚阳一眼,卓云淡淡的笑道,全然不顾楚阳那幽怨的小脸。

  “可是我现在哪里还有前去购买那些药材啊,师傅!”楚阳有些郁闷道。

  瞧着楚阳郁闷的小模样,卓云大笑了两声,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伸出纤细的手指抵在精致的下巴上,眼眸微转,这才戏虐的笑道:“算了,谁让我摊上了你这穷苦的徒弟呢?既然你不愿意向家里要钱,为师便出手帮你一把吧!”

  闻言,楚阳精神一振,忽然兴奋的摊开手掌伸在卓云的面前,一脸期待的神情。

  瞧着少年的举动,卓云干咳了两声,旋即,在楚阳的注视下,走到书桌前,以灵力控制毛笔,看似在宣纸上乱写了一通之后,方才,将那一张宣纸拍在了楚阳的掌中,怪笑道:“金币,我是没有,不过这丹方,我到多的是,这张丹方,价值10万金币,足够你接下来两年所需要的开销了。”

  望着掌中的宣纸,楚阳沮丧的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那故作高深莫测般的透明师傅,撇了撇嘴,低声喃喃道:“就这一张破丹方,还能价值10万金币,师傅,你真当我傻啊!”

  古书上记载的丹方,数不胜数,只是能够成为真正炼药师的人却是屈指可数,在赤兰大陆上,炼药师的地位也因此不断攀升,楚家能够成为三大世家之首的原因,完全是凭借着三长老楚殇,是一位药徒九阶的炼药师。

  对于这一点,楚**本就不相信,放着好好的丹药书籍不看,谁会吃饱了撑的,花费十万金币,来买这一张破丹方啊!

  “嘿嘿,你的确不精,在赤兰大陆之上,药材数不胜数,想要配制出不同效果的丹药,那就必须从这无数药材之中,筛选出所需要的药材。

  比如,锻体丹,其搭配的药材就多的数不胜数,按照不同方法炼制出来的丹药,其药效也大不相同,因不同炼制的手法,也会影像其丹药的成效,从而也有了丹药的品阶之分。

  若是单单局限在丹书之中,那么炼药师又何来的高低之分呢?为师所书写的丹方,可是经过数十年的实验,才总结出来的,其花费的心血难道不值这区区十万金币么?

  当然,你若有所质疑,也可以找一位炼药师进行查看,看看他会给予你什么价格。”胸膛微微挺起,语气之中,隐隐透露出一股自傲。

  略微有些震惊这炼丹的复杂程度,楚阳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将手中的丹方折叠好,放进怀中。

  回想起当初,卓云炼制锻体丹的时候,看着却是没有那么复杂,反而似乎还很简单,可当卓云这么一说,楚阳这才知道,炼制丹药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楚阳哥哥,还没起来?”门外传来希兰那动听的清灵嗓音。

  “明日便开始修炼,记得药材,要早点买回来!”卓云身形一动,化作一股红色的气体,钻进了楚阳右臂之上的剑形印记之中。

  “我去,你这丹方能不能卖出去还不一定,总得给我点时间,拍卖吧!”皱了皱眉,对着有手臂上的剑形印记低吼道。

  “臭小子,要对为师有信心,别让你的小情人等急了,快去吧!”心中响起了卓云戏虐的声音。

  撇了撇嘴,楚阳无奈的耸了耸肩,推门走出,望着门口的希兰,楚阳笑了笑。

  “楚阳哥哥,今日楚烈就要被逐出家族了,现在正在武技场接受鞭打呢,楚家弟子几乎全都去围观了,楚阳哥哥难道不去看看吗?”瞧着楚阳出来,希兰撇了撇红润的小嘴,笑吟吟的询问道。

  随手揉了揉希兰的小脑袋,楚阳打趣道:“那有什么好看,不过,既然希兰愿意去瞧瞧,那我也就勉为其难的陪着你去吧!”

  “略....谁要你陪啊,你若不愿意去,我自己去就好了!”红润的小嘴微微嘟起,微鼓的小脸蛋,分外可爱,惹人疼爱。

  “嘿嘿.....”伸手挠了挠头,笑道:“好了,再不去,估计啥热闹都让我们错过了!”

  现在的希兰,总是不经意的在楚阳面前露出小女人的姿态,若是平日楚阳也不会多想,但回想起那日希兰亲吻自己的那一刻,楚阳稚嫩的小脸上就不由的浮现出一抹红润,就连心跳也略微的加快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