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希兰

  清晨,淡白色的雾气,笼罩着山间,久久不散。微风吹过,忽然带来一阵猛烈的爆炸之声。

  山洞外,楚阳瞧着眼见巨大的岩石,随着卓云手掌的挥动,一道淡黄色的虚掌印,猛地自卓云手中爆射而出,最后宛如一颗陨石般,重重的砸在岩石之上,顷刻间岩石化为齑粉,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

  欣赏着楚阳这一幅震撼夹杂着狂喜与期盼的神色,卓云抚了抚胸前的秀发,嘴角微微上扬,浅笑道:“冥神掌玄阶中品,虽然不是特别好的功法,但它的独特之处在于,既可攻,也可守,你先运转下心决,试着凝结虚掌印。”

  玄阶中品不是特别好的功法?

  闻言,楚阳一怔,旋即,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半响,身为三大家族之一的楚家,也仅仅只有一本地阶上品功法,虎翘功法,在楚家,虎翘功法,也仅仅只有家主及各位长老才能修炼。

  沉淀了一下心神,深深的吸了一口微凉的空气,缓缓的吐出,楚阳沉神静气,按照冥神掌功法,运转体内灵气至掌心,浓郁的灵力通过经脉缓缓的向掌心汇集,可当灵力越接近掌心处,灵气就变得越发的稀薄。

  半响之后,楚阳猛地一踏,双脚犹如树桩般插进泥土里,额头之上,冷汗横流,牙关紧咬,手掌一挥。

  随着楚阳挥掌间,空气略有波动,如蝌蚪般大小的黑色掌印,自楚阳的手中射出,还未击中目标,便在半空之中消散了。

  “再来!”卓云双眼微眯,淡淡的说道。

  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从牙齿缝隙间,吸了一口冷气,楚阳只觉得,这冥神掌,让他体内的灵气快速压缩。

  随着反复接连挥出数掌过后,楚阳体内的灵力正在急速消耗,在灵气急速消耗的刺激下,似乎在灵海当中出现了一股清泉,正源源不断的流淌着清澈的泉水,泉水欢快的流过周身的脉络与穴位,带着一丝丝温凉,渗透进骨骼与肌肉之中,悄悄地滋养着骨骼与经脉。

  剧烈的喘息了半响,楚阳伸手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咬着牙道:“再来!”

  瞧着楚阳那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满是执着与倔强的神色,卓云的美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

  “砰,砰....”

  一个宛如蝌蚪般大小的黑色虚掌印,砸在了百米之外的岩石上,如同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溅起了一些细微的小颗粒。

  烟尘散去,岩石之上,多了一个小孔,以孔洞为中心出现了几条裂痕,望着岩石之上的成果,楚阳艰难的咧着嘴,笑道:“师傅,怎么样?”

  “不错,待你将冥神掌攻式学会之后,为师便教你防式,不过以你现在的肉体承受度,还远远不足以修炼九转圣灵决。

  虽然灵力增强,肉体也会随着灵力的滋养随之变强,但这个过程会很漫长,要想快速提升的话,那便需要借助外力来锻造肉体,加之丹药辅佐。

  至于十三式断魂掌,虽然也是锻体功法,但是以你现在的肉体程度,还无法承受其十三式断魂掌的残酷修炼方式,要是心急,可能会适得其反。”卓云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

  身形不稳栽倒在地,躺在地上,望着自东方缓缓升起的太阳,楚阳有些虚脱的大口喘着粗气,胸膛剧烈的起伏,周身的肌肉如同针扎般火辣辣的疼,每活动一下,那种钻心的麻痛感,让楚阳的小脸痛苦的扭曲起来。

  “师傅,我的肉体,真的那么差嘛?”望着浅笑的卓云,楚阳忽然觉得有些阵阵失落感。

  白了一眼楚阳,卓云讥笑道:“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还指望肉体能够多么强硬?就你现在的肉体程度,要是强行,与比你高一星的人,硬钢肉体,估计,你这身小骨头,都会被人打碎。”

  楚阳犹如被泼了盆凉水,有些郁闷的眨了眨眼睛,从地上缓慢的爬起,望向卓云。

  瞧着楚阳郁闷的小模样,卓云不由的大笑了两声,旋即,挑了挑眉戏虐道:“那小丫头,差不多快醒了,你不打算去看看她?”

  闻言,楚阳精神一振,昨天晚上帮住希兰压制完她体内那股霸道的灵力之后,他便一直希望希兰能够早点醒来,毕竟楚阳已经七日未曾回家族了,也不知道,楚烈会不会将他杀死顾少青,林泽的事情抖出来。

  倘若真的抖出来,那么楚阳的境地将变得十分不乐观,一向面和心不合的三大世家,若是因为此事,顾,林,两家联合起来打压楚家,那么楚家的境地将会陷入危机。

  望了一眼卓云那淡然的脸色,楚阳眉头微微一皱,忽然自嘲的苦笑了一声,只得讪讪的向山洞内走去。

  山洞内,希兰正端坐在石床上,目光呆涩的盯着自己的双手发呆。

  “希兰,你终于醒了.......”望着坐在石床上的人儿,楚阳浅浅的笑道。

  目光冷凝的打量了一眼楚阳,旋即,双腿一震,整个人宛如一只下山的猛虎,扑向楚阳。

  蕴含灵力的一掌,狠狠地向楚阳的胸膛拍去。

  脸色乍然一变,楚阳跨前一步,上身前倾,身体弯成了弓形。

  见一掌拍空,希兰柳眉一皱,目光阴寒,死死地盯着楚阳,体内灵气,快速运转,淡紫色的气体围绕在希兰的双拳之上。

  瞧着眼前的人儿,楚阳有些愕然,希兰眼中的寒光一闪,脚尖一点猛地向楚阳发起了进攻。

  淡紫色气体包裹的拳头,笔直向楚阳的面部砸来,强劲的冲击力,撕裂得空气嗡嗡作响。

  楚阳连忙运转体内灵力至双腿,向右侧垮了一步,欲要躲过希兰的这一击。

  “砰”

  一阵沉闷的声音响起,瞬间,楚阳的身体被击飞了出去,身体撞击在岩壁上,坎坎落地,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岩壁上不断的掉落,细微的小颗粒。

  “希兰,是我啊,我是楚阳啊,你到底怎么了?”楚阳眉头紧皱,嘴角上不断有鲜红的液体涌出。

  望着眼前如同换了一个人的希兰,楚阳微眯的目光,定格在那一双美丽的眸子上,明明眼前的人儿,就是希兰,但楚阳却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陌生。

  闻言,柳眉一皱,希兰的身体向后退了两步,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瞳,眼皮眨了眨。

  希兰目光复杂的注视着楚阳,双掌微坚,淡淡的紫色灵气,萦绕在掌心之上,脚掌在地面上一踏,身形迅速的向着楚阳奔去。

  希兰双手之上,淡紫色的灵力急速凝聚,右掌猛地攥紧成拳,狠狠地对着楚阳的灵台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