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感应

  白龙,抽回手掌,走下石台,打量了一眼楚阳,不苟言笑的站定到一旁,不再言语。

  望着楚阳缓缓地走上石台,白龙,淡金色的眼珠子微微转动,眼底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

  站上石台,看向面前的六道石门,楚阳运转体内灵力至灵台,淡蓝色气体,从楚阳的灵台缓缓涌出,当接触到石台上那六道光束时,楚阳在脑海中仿佛看到六扇崭新的大门,门前坐着几位智者,正端详着楚阳,当楚阳与其眼神对视之后,那几位智者仿佛很不屑的偏过了头。

  楚阳想通过魂力与其沟通,可不轮他如何运转魂力,那几位老者皆是摆了摆手,不理会楚阳。

  楚阳轻叹了一口气,这百分之一的几率,不会真的让自己撞上了吧......

  在楚阳的脑中有一炷香,正飘荡着紫红色的气体,此时的香已经燃烧过半了。

  就在楚阳一筹莫展的时候,左手掌上的空间戒指折射出一道金光,楚阳一怔,旋即运转灵力去感受空间戒指内。

  片刻之后,楚阳乍然睁开双眼,小脸上浮现出一抹欣喜的神情,九转圣灵决功法的残片居然与六道门其中的一扇,发起了共鸣。

  在楚阳将九转圣灵决功法的残片拿出来的时候,自西侧的一扇门缓缓的打开。

  楚阳将功法收回,偏头看向脸色暗沉的白龙,对其浅笑道:“看样子您老人家给予我的特权,我是用不上了,不过您要是让我多选一件的话,我会分外感谢您的!”

  眼角一挑,楚阳缓缓的抬步走进石室内。

  “这小子难道,难道故意隐藏了实力?”狠狠地刮了楚阳一眼,白龙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自言自语道。

  原来就在刚才与楚阳对话中,白龙偷偷将高阶石门转换到了一层,在没有达到白帝境界之前,楚阳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打开的,本来胜确在握的白龙,却不了反被楚阳钻了空子。

  石室内,只有一张檀木桌子,在桌子上,有一块玉石打造的支架,支架上摆放着一张卷轴,楚阳上前将卷轴取下,仔细的端详了片刻。

  片刻后,楚阳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手里的卷轴并不是功法,而是一张地图,至于地图上所标记的地点,一时半会,楚阳也没有丝毫头绪,卷轴上也没有详细的介绍。

  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楚阳的双肩顿时垮了下来,将卷轴收进空间戒指内之后,苦笑道,:“唉.....真是乐极生悲,甜中生苦啊!”

  有气无力的望了一眼,檀木桌子之上,希望自己有什么遗漏的物件,空空如也的桌面,除了那一块玉石打造的支架,便再无任何东西了。

  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将玉石支架拿在手中,打量了几眼,懒懒的叹道:“来都来了,这玩意应该能够值点钱吧!”

  将玉石架收进空间戒指当中之后,楚阳俯身搬了搬那檀木桌子,檀木桌子仿佛在地面生根发芽了一般,任凭楚阳如何用力,它也纹丝不动。

  翻了一个白眼,楚阳也只得恨恨的对着檀木桌子甩出了一根中指,旋即,转身离开。

  走出石室,一道刺眼的白光,晃的楚阳睁不开双眼,片刻,白光缓缓的消失,周围的景物再度转换成了一片竹林,抬眸望了一眼高挂天空的太阳,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愕然道:“我就这样出来了?”

  “垃圾东西!”嘴角一抽,楚阳无力的唤道:“我废了这么大劲,到头来,除了得到了一张破地图,什么功法都没得到,蟠螭也不知道哪去了,这签订了血契,有个屁用啊?”

  楚阳撇了撇嘴,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蹲坐在了地上,伸出自己的右手看着那一块剑形印记。

  拍了拍右手上的印记,楚阳试着去召唤龙吟剑,一个时辰之后,楚阳双眼巴巴的望向右手之上的印记,郁闷道:“以前虽然是把烧火棍,但好歹还能用啊,现在到好了,只能看不能用......这都什么鬼啊!”

  缓缓的站起身子,打量了一下四周,猛然间,楚阳在不远处的竹子下,发现了一只肥胖的兔子。

  瞧着那兔子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楚阳精神一振,砸了砸嘴,小心翼翼的向那只白兔摸去。

  来到兔子身后,楚阳迅速出手,一把揪住了那一双长长的兔耳,将兔子揪起,用手使劲的在兔头上猛地一弹,叹道:“闹了半天这兔子原来是死的啊!看这毛发鲜亮,估计死的时间不长,带回去给希兰煲汤喝,嘿嘿.......”

  “哎呦......哎.......哎呦,疼,疼,放手啊你个臭小子!”

  闻言,楚阳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人影,耸了耸肩,以为是幻听的楚阳揪着兔子开始往回走。

  “臭小子,还不放手,别装看不见啊!”

  楚阳将手里的兔子抬起,看向此时正一脸怒气,掐着腰的兔子,用手指微微的戳了戳它的兔脸愕然道:“是你在说话?”

  兔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抬起胸膛对着楚阳怒道:“废话,这里就你跟我,我不跟你说话,我跟鬼说话啊,话说你个小娃娃,有没有一点公德心,这么揪着老子的耳朵很疼的,赶紧松手啊!”

  咽了一口唾液,楚阳双眼有些发直,伸手使劲拍了拍兔头,在确定是,手里的白兔说话后,楚阳阴冷发笑。

  “你.....你想干什么,臭小子,我警告你,我可不是一只兔子!”望着笑意蛊然的楚阳,兔脸微僵,忽然的感到浑身都有些发凉。

  “砰,砰,砰,砰......”

  竹林之中,一道道闷响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声,在这片竹林,接连不断的响起。

  收回拳头,楚阳抿去额头上的汗水,对着兔子冷笑道:“落在我的手里,你还如此嚣张,居然骂我臭小子,我看你是皮痒了,欠揍!”

  “呜呜呜........”口吐白沫的兔子,翻着白眼,欲要说些什么,却因为肿胀的脸颊,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两只兔腿不断的抽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