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雷霆塔

  穿过浮石梯,来到雷霆塔前,踏着晶石铺成的地面,泛起紫色的光芒异常的耀眼,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切真实的高塔,塔的边缘用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金龙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砌成板墙。

  楚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来自脚下晶石,传来的浓厚灵气,那灵气很纯净,没有一丝杂质。

  纯净的灵气随着楚阳的呼吸间进入体内,滋润着骨骼与经脉。

  “这也太奢侈了吧!”望着脚底下那一颗颗紫色晶石,楚阳有些移不开视线,惊叹道。

  俯下身子,体内灵力快速运转至掌心,用力击打在砌在岩石层内的紫色晶石。

  紫色晶石对于楚阳修炼的益处,远远要比艾尔家给予的黑色晶石要强上万倍不止。

  “轰隆.....”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雷声就像有一万个铁球在铁板上滚动。

  几秒钟后,隆隆的雷声,愈来愈近,最后霹雳一声,一道白色的闪电,犹如蛟龙出水般劈在了距离楚阳一米处的位置,火花四溅。

  强劲的电流,通过紫色晶石导入楚阳的体内,从手臂传到周身各处的麻痛感,犹如被滚烫的油水溅在肌肤上,强烈的灼痛感,疼的楚阳呲牙咧嘴,手臂的肌肉开始痉挛,心脏开始震颤。

  楚阳被一股推力,猛地弹起,身子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狠狠的摔倒在地。

  片刻后,麻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疼痛,身体各处如同被刀剑凌迟一般的疼,强烈的刺痛感,疼的楚阳眼泪直流,鼻子酸涩。

  “握草....”

  嘴角狠狠地抽搐,少年的小脸上犹如黑炭,周身的衣物仿佛被火烧似得,破烂不堪。

  隆隆的雷声,渐渐退去,楚阳从地上缓缓的爬起,看向自己刚才挖掘那枚紫色晶石的地方,只见那枚紫色晶石的周身,又迅速的被岩石层包裹了起来。

  “小子,这次,是给你一个警告,若你还不死心,下一道闪电会直接劈在你的天灵盖上。”

  闻言,楚阳浑身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瞧着眼前入口处写着“雷霆塔”三个大字,无奈的摇了摇头,楚阳有些惋惜的望了一眼地面上那不可计数的紫色晶石,这才一瘸一拐的向雷霆塔内走去。

  雷霆塔内,如两个足球场般大小,云顶以南海檀木做梁,水晶玉碧为灯,珍珠为帘幕,一条纯白色的龙雕悬浮于空中,两侧悬浮着一些石块,石块的周围,有许多石门,石门之上有许多隔层摆放着一些陈旧的书籍。

  “喂,现在可以出来了吧!”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转动,打量着白龙,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一次楚阳也学乖了不少,他并没有立刻踏进去,而是站在距离出口处比较近的位置站定,若有特殊情况发生,楚阳也能第一时间逃离。

  “嘿嘿,你小子到是贼的很嘛!”白色巨龙晃动着身躯,来到楚阳的身前,如灯笼般大小的眼珠子,看向身下的少年。

  “我这是进龙窝了嘛?”瞳孔微微放大,脸色猛地一白,抬脚往后退去,楚阳的小脸上勉强的挤出一抹笑意,抵语道。

  白色巨龙,龙尾轻摆,一道飓风乍然向楚阳刮去,飓风卷起地面上的灰尘,如同沙尘暴一般,让楚阳看不清眼前的视物,体内灵气快速运转至双脚,让其自身不被飓风卷走。

  “嘭”

  那扇破旧的石门如同被人狠狠地甩了一下,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飓风渐渐减弱,楚阳连忙向后退去,直到后背触碰到石门的边缘,方才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哼,如此没有礼貌,要不是龙吟剑以认你为主,老夫非得将你活吞了不可!”淡金色的眼瞳猛地一缩,龙身微微一抬,缠绕在一棵金柱上,讪讪笑道。

  它们为何这么怕这柄剑?眉头微微皱起,漆黑的眼珠子微微一转,楚阳暗自思量着。

  “这里有六道门,你小子抓紧时间!”瞧着楚阳不言语,白色巨龙摇了摇头,有些不耐烦道。

  闻言,楚阳摸了摸鼻尖,警惕的望了一眼白色巨龙,见它眉宇间似没有杀意,楚阳这才行至到场中,观看着那六道石门。

  “六道门,分为:金,木,水,火,雷,无,六种。你屏气凝神感知这六扇门,若有共鸣,那就说明它认准了你,石门也自然会打开!

  至于石门后,能不能获得功法,宝物,那就得看你自己的运气与机缘了。”龙爪在金柱上的暗曹里微微扭动,龙眼微眯,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笑。

  “若是我无法与这六道石门,产生精神上的共鸣呢?”楚阳眼珠子转了转。

  白龙,瞟了一眼,小脸平静的楚阳,有些赞赏的点了点头,笑道:“你可一点不像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若是换了旁人早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尝试了。

  很少有人会考虑后果,若是六道门与你无感应,那么你将会被我逐出意境,不过看在你如此细心的份上,我愿意多给你一份特权,若是你感应失败,我允许你可以在这些书架中选取一本秘籍,如何?”

  斜瞥了一眼,白色巨龙,楚阳的心中,总觉得这家伙说的话,仿佛知道自己不能与这六道门产生共鸣,不过此时他也懒得深问,既然它愿意给予自己一些特权,楚阳哪里有不收之礼?

  “那就多谢您老人家了!”欣喜之余的楚阳,心中带着几分怀疑道。

  “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白色巨龙,嘿嘿一笑,化为一团白色雾气,漂浮而至,雾气散去,一身着白色鳞片战甲,头顶上有两个犄角的中年男子,站定到楚阳的身前。

  头上带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

  瞧着眼前的男子,楚阳微微一怔,旋即,不由的感叹龙族的基因,居然能生的如此妖孽。

  白龙,伸出手掌朝着六道石门,一挥,在石门的中心,射出一道光束,每一道石门的光束颜色各不相同,汇集到白龙所站的位置,落于地面。

  在六道光束的照射下,白龙的脚底缓缓的抬高,出现了一块石台,在石台之上镶嵌着各色的石块,对应着,颜色相应的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