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修炼

  闻言,少年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娇羞,微红的小脸缓缓的抬起,见她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楚阳的小心脏狂跳不止,羞涩道:“师....师傅,您总不能让我在您面前脱衣吧!”

  看着少年那微红的小脸,柳眉微挑,浅笑道:“嘿嘿.....为师不会偷看你这个小娃娃的!”

  瞧着卓云转过了身,背对着自己,楚阳这才松了一口气,麻利的将鞋袜,衣物,裤子尽数褪去,只留下一条单薄的短裤。

  “啧啧....这小身板,太瘦了,难怪体力那么差!”

  愣了愣神,片刻,回过神来的楚阳,耳角微微泛红。他的脸儿红得像熟透了的山柿子,连忙捡起地上的衣衫遮住自己的身体。

  卓云笑吟吟的站在楚阳的身前,双目犹似满天的星辰般明亮,在楚阳的身上转了几转。

  面红耳赤的楚阳,感觉脸上有些燥热,低语道:“师.....师傅,您这不是耍流氓嘛!”

  美眸上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将玉手中的丹药呈现在楚阳的眼前,:“哎呀.....瞧为师这记性,差点忘了让你服下这颗锻体丹了,让你小子买一些血鹿草,你却给为师偷工减料,唉.....看样子你这小身板要吃苦喽!”

  楚阳嘴角微微抽搐,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为了让自己服下这颗丹药而来,稚嫩的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笑颜,张大着嘴,将丹药服了下去,:“师傅,你现在可以转过身去了吧!”

  望着楚阳那满是怀疑的小脸,卓云嘿嘿一笑,旋即柳眉轻挑,叹道:“臭小子,该看的为师也都看了,不该看的为师也看了,再避讳还有什么意义呢?既然丹药服下了,还不赶快泡药浴去!”

  伸出玉手在楚阳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闻言,微微一怔,片刻之后,楚阳那一张小脸,从耳根一直红到脖梗,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耸了耸肩,猫着身子,点着脚,缓缓的向坑洞中走去。

  欣赏着楚阳,那如同母鸡啄食般的走路姿态,卓云抚着胸前的秀发,不由的轻笑出声。

  卓云那如银铃般的笑声,从背后响起,楚阳感觉自己的脸如同被泼了一勺子辣椒油,灼热无比,心里一横,索性将遮挡的衣物往后一抛,猛地扎进药浴里。

  身体浸泡在药浴中,周身的筋骨就如同被按摩过般舒爽,浓郁的丹气围绕在身体旁,呼吸间,就有丹气不断的从口鼻中涌入。

  在如此浓郁的丹气下,体内的灵力开始不自觉得聚集旋转。

  “呼.....”吐出一口浊气,感觉鼻尖上似有软虫蠕动,有些痒,猛地睁开眼睛,一只玉足正在他的眼前,整只脚显的净白且精致。

  左侧,几道淡青,是清秀突现的脚筋;右侧,略显双道弯曲,是脚前壁边侧和足裸边侧的巧妙结合;上方,拱起几道骨痕,散夹着细微隆起的清青脚额筋,五个脚趾头,呈现弯月状,压抑到浑圆的足踝映象出脚的风韵。

  “好看么?”

  闻声,楚阳抬眸看去,发现卓云此时正赤着脚波动着药浴水,而眼前那精致的玉足便是她的。

  “咳咳.....”轻咳几声,楚阳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男人,面对卓云如此挑逗,楚阳不免有些口干舌燥。

  “看够了,就给我沉下心来,好好的修炼!”单手托腮,偏着头看向楚阳,低语道。

  点了点头,往后游一了段距离,背对着卓云,开始闭目修炼。

  灵力在体内形成气旋,随着丹气的不断涌入,楚阳开始炼化那些丹气。

  瞧着药浴中的丹气如同被楚阳牵引般,缓缓的向他的身边聚集,卓云的眼中,夹杂着期盼与担忧的神色。

  丹气入体,楚阳那张稚嫩的小脸,似乎在顷刻间,变得更加红润有光泽。

  察觉到体内灵海,越来越充盈的灵力,楚阳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随着楚阳的胸膛不断的起伏,呼吸的次数也加快了不少,原本缓慢涌进体内的丹气,此时更像是急流般不断的涌进体内。

  掌握了节奏感后,楚阳吸收丹气的速度不断的攀升,双眼紧闭,沉神凝气,保持着节奏感,贪婪的吸取着蓝色液体中温和的能量。

  蓝色水液,碰撞在楚阳的肌肤,顺着毛孔进入体内,温养着骨骼,疏通着经脉.....

  时间在废寝忘食的苦修中缓缓的度过,皎洁的月光缓缓的减弱,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

  药浴之中,楚阳漆黑的双眸,乍然睁开,一股剧烈的疼痛油然而升,刺激着楚阳的神经。

  蓝色水液,不在像刚才那般温和,犹如海潮一般,朝楚阳涌来,一波比一波猛烈。

  “咔....咔....”

  周身的骨骼就像是被击打般的疼,浑身上下每一寸的肌肤都在颤抖,几次在放弃与坚持的思绪中挣扎。

  “楚阳,坚持住!”柔美婉转中夹杂着一丝暗哑的声音响起。

  闻言,楚阳缓缓的睁开双眼望去,汗水迷失了眼,眼前的视线模糊不清,只能大体看出一女子的身影,站在岸边凝望着自己。

  对着那抹身影缓缓的点了点头,强烈的疼痛感让楚阳的肢体有些不听使唤,身体微微下沉,呛水,浮起。

  几番轮回后,周身的疼痛感缓缓的减轻,也不知道是自己的神经麻木了,还是真的减轻了。

  伸手揉了揉眼眶,发现周身的蓝色水液,此时已经变成了白色,清澈见底。

  感受到身上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楚阳低眸发现,自己的身体上似乎被涂满了漆黑的淤泥,散发着阵阵恶臭。

  瞧着身上的黑色物质,楚阳心中狂喜,只有到达了武师境才会再次洗体,将身体的杂质排除。

  这黑色的物质便是楚阳身体内的杂质,翻进清水中将身体上那恶臭般的杂质洗净,缓缓的爬上岸边,穿上衣物。

  运转灵力将贴身衣物烘干,感受到体内那股纯净的灵力,楚阳的嘴角微微上撇。

  晋级之后的楚阳不但灵力比以往纯净了不知多少倍,就连身体也比以往轻盈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