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大闹街市

  “楚阳哥哥,你没事就好。”依偎在少年的怀中,原本红润的小脸,此时变得惨白,一滴泪珠从眼角滑落,浅笑道。

  看着希兰那苍白的笑容,楚阳的心脏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微微点头,转眸看向打伤希兰的二人。

  “师傅,帮我!”楚阳眼眸微眯,眼底的寒芒乍现,低语道。

  “将你的身体交给为师掌控!”

  楚阳微微点头,下一秒,楚阳如同换了一个人,眼神锐利的盯着眼前二人,脚尖点地,猛地一踏,周围的树木皆是被震得微微晃动,两颗石子浮空而起,定格在了他的面前,手腕一转,轻轻一弹。

  “嗖....”两颗石子,一前一后如同脱弓的利剑,罡风乍起,直冲林泽,顾少青,二人的胸膛而去。

  本想谈和的二人,见事已至此,也来不及解释,只能硬着头皮,使出浑身解数迎战。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我!”林泽对着发呆的顾少青怒吼道。

  闻言,顾少青回过了神,也不顾林泽的呼喊直接踏着步子,飞快的向山下跑去。

  “草......废物!”林泽暗骂一声。

  体内灵力乍起,从怀中掏出一块黑色的炉鼎,置于头顶,灵力凝聚手掌,淡绿色的灵力缓缓的从手掌中飘入炉鼎内,从炉鼎的顶端,折射出一道金色的屏障,将林泽的身体包裹其中。

  黑甲鼎是用甲骨尾兽的骨骼所炼化,是一种防御装备,适用于小天境以下的修炼者,虽然品阶不高,但也不是常人用的起的。

  “嘭......”

  顾少青还未跑出多远,身体猛地炸裂开来,血浆四溅,化为一滩血水。

  林泽身体不断的颤抖,脸色异常的惨白,此时的楚阳在林泽的心中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护卫队....对...护卫队,护卫队来了,我就有救了!”已经接近失去理智的林泽,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一般,强行将自身灵气源源不断的传进黑甲鼎内。

  护卫队是由炼丹塔及拍卖会组织起来的,护卫队主要的职责是维护商贸交易。

  “铿锵”

  一时之间火花四溅,石子射在那道金色的屏障上,如金属撞击般,力量十分巨大。

  浮在林泽头顶的黑甲鼎,出现了几道裂纹,随着“咝啦”一声,黑甲鼎化为粉末被一阵风吹散。

  瞳孔放大,随着石子贯穿他的身体,林泽微张的嘴,似有话还未说便栽倒在地,一大片映红的血液从他的胸膛喷涌而出。

  感受到体内那股霸道的灵力消退,楚阳腿脚有些发软,一阵阵眩晕,胸闷的感觉浮上心头。

  “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有些急促的声音在楚阳的心中响起。

  瞥了一眼,已经没了气息的林泽,楚阳微微点头,低眸看向怀中的希兰,此时的希兰已经昏迷了过去,感受到有人群快速接近。

  扫视了一下四周,目光定格在一旁陡峭的山壁,楚阳也顾不得身体上的不适,抱起希兰,向前跑去。

  望了一眼峭壁之下,云雾缭绕,楚阳眉头紧锁,原本以为这里能让他躲藏隐蔽,没想到居然是一处断崖。

  “跳下去!”

  扭头看向漂浮空中的卓云,楚阳有些恼怒的说道:“你疯了?”

  卓云也不恼怒,一双杏眼微微弯曲,嘴角微微上扬,趁着楚阳不备,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在楚阳的臀部。

  伴随着臀部处传来的一阵痛感,楚阳脸色骤然一变,身形一个趔趄,跌落峭壁之下。

  “啊.....”感受到身体不断的往下坠去,楚阳双手死死的环抱住希兰,万千思绪浮上心头。

  .........

  “臭小子,你给我安静点!”卓云伸手牵住楚阳的耳朵用力一揪,淡淡的说道。

  楚阳此时的脸上是异常的精彩,若是这世间真的存在后悔药,那么楚阳现在就想吃一颗。

  “疼....疼......”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的神情,楚阳扯了扯嗓子,苦笑道。

  卓云冷哼一声,瞥了一眼楚阳怀中的希兰,柳眉微微一皱。

  揉了揉红肿的耳朵,从脚底传来的实着感,让楚阳有些意外,心中一喜,在坚硬的地面上猛地踏了踏,抬眸环顾了一下四周。

  四面环山,天空中云雾缭绕,成为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在楚阳的左手旁,一湖清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粼粼波光,楚阳感到有些意外,这里的一切仿佛是被人遗忘的一片新天地。

  “这里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地方?”楚阳惊叹道。

  卓云将视线从希兰的身上收回,;讥笑道:“臭小子,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这里灵气浓郁,依山旁水,看样子是有人在这里修行过。”

  闻言,楚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心里的那抹怨气也随着这一刻烟消云散。

  “这小丫头情况不太好,先找个地方将她安置下来。”叹了一口气,卓云微微的摇了摇头叹道。

  搀扶着希兰的手一僵,抬眸看向卓云,急切的询问道:“师傅,希兰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怎会如此?”

  “这小丫头的身体内仿佛被封印着某种力量,而她自身的灵海受到了挤压,若是无人为她引导,恐怕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目光深邃的看了几眼希兰,严肃道。

  眉头微微皱起,低眸看向怀中那张苍白的小脸,楚阳心中有些愧疚。

  瞧着楚阳双眼流露出担忧的神情,卓云伸手拍了拍楚阳的肩膀道:“傻徒儿,她身上有太多你无法触及的秘密,甚至还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

  弯腰将希兰抱起,抬眸看向卓云,目光如聚,浅笑道:“强者为尊,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王,或许现在我无法触及,待有朝一日,我终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闻言,卓云欣慰的点了点头,伸出洁白的玉手指向右侧那一块石壁,笑道:“那边有一处山洞,正好可以供这小丫头疗伤!”

  微微点头,楚阳视觉有些模糊,眩晕感也越来越强,伸手狠狠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让自己保持清醒。

  踏着虚步缓缓的向山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