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大闹街市

  楚烈脸色颇为难看,垂落的手掌,缓缓攥紧,紧了松,松了又紧......

  身为家族,大长老的儿子,楚烈在楚阳无法修炼聚气洗体的这些年,嚣张跋扈惯了,平时要是他看上的东西,都会不择手段据为己有,即使出了事情大长老也会出面解决,这让楚烈更加不知收敛。

  占有欲极强的楚烈,对于希兰这位气质非凡的少女更加没有什么抵抗力,看着眼前楚阳跟自己内定的媳妇那么亲密,他有些安奈不住情绪,虽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

  “呦,就你这废物还想英雄救美呢?”满脸笑容的站在楚阳的面前,眼瞳中的怒气不断涌现,楚烈讽刺道。

  “需要我再跟你好好切磋切磋么?”希兰揉了揉纤细的手指,扬起小脸,水灵的眼睛,泛起丝丝寒意。

  闻言,楚烈嘴角微微抽搐,对于希兰他是惧怕的,先不说希兰背后有艾尔家撑腰,单说希兰的境界远远要比楚烈要高出一个境界。

  “楚阳,你难道只会躲在女人的身后?”不敢与希兰对战的楚烈将毛头再次指向楚阳,嘲讽道。

  看着楚烈那凶恶的眼神,楚阳淡漠的神情中带着一丝不屑,:“这些年你霸占了多少修行资源?如今想要借着我,吸引希兰的注意力,楚烈你还真是够幼稚的。”

  楚阳这一幅淡然从容的模样,让楚烈气不打一处来,胸口有些闷赌,咬牙切齿将心中的怒气压下,深吸了一口气,阴冷的瞥了一眼楚阳,森冷道:“即使你聚气洗体成功,照样也是个废物,你有哪点能够配得上希兰?

  你若是放聪明点,以后不纠缠希兰,半年后,家族成人礼,你还有机会安安稳稳度过下半辈子,否则....今日我会对你下生死战。”

  生死战,无论哪一方在战斗中死去,家族子弟都不能再去寻仇报复,这种决斗方式,一般会找见证人,或者立字据,只要有一方拒绝,生死战便不会成立。

  楚阳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听着这番威胁的话,耸了耸肩,偏着头,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打量了楚烈一遍,然后嘴角微掀,转身拉起希兰的手往山下走去。

  看着楚阳拉着希兰的手,楚烈的脸骤然变的铁青,本以为楚阳会妥协,却没有想到楚阳竟会如此不识抬举。

  “生死战,我不接,你又能拿我怎样呢?”楚阳单手举过头顶挥了挥,也不管背后那阴森森的目光,希兰见楚阳这无赖的模样,玉手遮面浅笑出声,心中不由的开始有点同情楚烈了。

  青筋爆起,楚烈咬牙切齿反手一掌将身旁的仆人打飞数米,那名仆人应声倒地没了气息,扭头看向身后瑟瑟发抖的几人。

  在楚烈的示意下,几名仆人欲言又止,随后将胸前带有楚家的牌子摘下,从小腿处抽出一柄带着寒芒的匕首,缓缓的向楚阳身后跑去。

  楚烈嘴角微微勾起,脸上浮现出一抹阴森的笑,低声喃喃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倒是硬的狠,楚阳这是自你找的。”

  .........

  山路婉转,不宽的路径,两边生长着,野花,青草,树木,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楚阳随手在路旁摘下几根狗尾巴草,放进嘴中,微微嚼动,淡淡的苦涩在口中弥漫开来。

  “乖徒儿,看样子你是碰上麻烦了!”听着心中响起的声音,楚阳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不经意扭头看向身后,穿着一样的几人。

  “正好活动一下筋骨!”耸了耸肩,楚阳继续装作没事人一般低语道。

  “楚阳哥哥,有人跟踪我们!”希兰目光如聚,美丽的小脸上带着一丝怒意。

  偏过头看想希兰,砸了砸嘴,楚阳这才漫不经心的笑道:“恩,估计楚烈,就在前方树林小道中等我们呢!”

  通过刚才观察,楚阳就发现,跟着自己身后的三个人,修为并不高,其实力最高的,也才武徒三星。

  对于楚阳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虽然楚烈这人嚣张跋扈,但也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

  “师傅,一会你可得帮乖徒儿一把!”小声在心中嘀咕,前天才刚刚晋级武徒七星的楚阳,无论如何也不是楚烈武士巅峰的对手。

  “哼....就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本尊不屑的出手,你自己解决吧!”片刻,一抹讥笑的声音在心中响起。

  楚阳嘴角微微抽搐,看样子师傅她老人家还在生自己的气,这老家伙不出手可怎么办呢?

  如星辰般的双眼微微转动,嘴角微微上扬低语道:“既然师傅不肯帮徒儿,我也只能缴械投降了,到时候人家问起来我师傅的名号,嘿嘿.....”

  “臭小子,我要是出了手这才算丢人,不过我既不能出手,但可以指点你一番!”

  闻言,楚炎搓了搓手,脚下的步子更是坚定了几分。

  “楚阳哥哥,要不你在这里等着,我前去探探路?”婉转动听的声音在楚阳的耳畔响起,看着希兰那担忧的神情,楚阳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希兰的脸颊。

  “怎么,担心我斗不过他?”自信满满的楚阳对着希兰笑了笑道。

  希兰被楚阳这亲昵的举动震得愣了好半天,如水波灵动的双眸盯着那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瞳,希兰脸颊微红。

  不知道为什么,希兰很喜欢楚阳捏自己那胖嘟嘟的小脸,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感。

  “楚阳哥哥,我觉得你变了,变得比以前更加自信了!”希兰微微撅了撅小嘴,旋即希兰又觉得自己说多了....

  “恩,或许是因为能够再次踏上修行这条道路的缘故吧!”楚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叹息道。

  希兰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甜甜的一笑,昔日的少年独自在后山修炼,每次都把自己练的遍体鳞伤才肯罢休,如今能够陪在他身边,希兰觉得分外满足。

  “咳咳......希兰.....这个......这个送给你!”楚阳轻咳两声干笑道。

  “哇,好漂亮!谢谢楚阳哥哥。”希兰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开心的接过楚阳手中那用海贝穿成一串的手链,双眼微微一转,希兰又将手链放回了楚阳的手中。

  “不喜欢么....”稚嫩的脸上带着一抹潮红,歉意道。

  “楚阳哥哥,都不知道给希兰带上!”小嘴微微一撇,将稚嫩雪白的胳膊伸到楚阳面前,责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