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采购

  一轮红日喷薄而出,顷刻朝霞满天,阳光从窗户间照射进屋内,楚阳简单的换了一身衣衫,门外传来希兰那婉转动听的催促声:“楚阳哥哥,好了没有啊!”

  “马上就来!”楚阳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衫,对着屋外唤了一声,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跑到桌子前,将那张黑卡,小心翼翼的拿起,放到嘴边亲了两口。

  推门走出,看着门口站着的希兰,楚阳愣了愣神,:“这丫头......”

  希兰,换了一身淡黄色衣衫,一条宽松清淡色的长裤,将那双纤纤美腿包裹起来,精致的锁骨,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在脸上转了几转。

  前额、鼻子、嘴以至脖子、胸,曲线没有一处不恰到好处,嗅着来自少女身上传来的芬芳,楚阳有些陶醉其中。

  “楚阳哥哥,希兰等了你那么久,你在屋内忙些什么呢?”瞧着楚阳出来,希兰小嘴微微嘟起。

  楚阳抬手挠了挠后脑勺,笑道:“没忙什么,就是换了一身衣服,到是你,打扮这么漂亮,是不是准备去约会啊?”

  “哪有,这不是楚阳哥哥第一次邀请我一起出门,我当然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不能让楚阳哥哥丢人....嘻嘻....”面对楚阳调侃,希兰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浅浅的酒窝浮上脸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状,对着楚阳娇笑道。

  楚阳笑着回了几句,两人有说有笑得往家族外走去,路途中遇到不少家族弟子,看着楚阳跟希兰有说有笑的两人,却都是一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在两人背后窃窃私语。

  希兰,在楚家总共待了两天,楚烈就已经将希兰的房门快踏破了,最后不厌其烦的希兰竟然徒手将武士九星巅峰的楚烈扔了出去,而楚烈竟然没有还手的余地。

  楚阳并不知道这一系列的小插曲,还以为这些人是在议论他这个废材,毕竟以前楚阳出门也是受尽了这种目光。

  走出了家族,楚阳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悠闲的在街道上游逛着......

  晋城洛阳,是围绕着一座死火山而建,常年气温炎热,在这个炎炎夏季更是酷热无比,可大街上,仍然人流汹涌,甚至还能看到一些身着异服的人行走在街道之上。

  面对街道上叫卖各种琳琅满目的小吃,希兰如同一只撒了欢的兔子,这个也想尝尝,那个也瞧瞧,不断的在小贩摊前乱窜,偶尔发出轻灵般的笑声引起周围人群的注视,跟在希兰身边的楚阳感觉自己都快成了动物园的猴子,任人参观。

  半个时辰之后,希兰手里拿着两串糖葫芦,外加一个火蛇龙果,这才心满意足的安稳了下来。

  楚阳嘴角微微的抽搐,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带着希兰往山上走,一般山脚下所贩卖的都是一些高级丹药,美食,玩物,只有山腰处才会贩卖一些不算高级的药材,火山顶部是炼丹塔,拍卖会,以及各种高级上品灵药。

  楚阳所需要的是低级药材,所以楚阳没有继续逛下去,而是直接领着希兰往山腰走去.......

  到达山腰的药材店,楚阳花了整整500金币,买下了四株30年份以上的百叶紫,低阶橙品晶石虽然多如牛毛,但一般的药材店却也不敢贩卖,只有得到炼丹塔准许的店铺才可以售卖。

  如今百叶紫已经到手,只有血鹿草以及还缺三颗橙品晶石了。

  看着迅速减少的金币,楚阳有些肉疼,无奈的笑了笑,原本百叶紫根本不需要花那么多钱,奈何师傅刚才非要买这几株30年以上的百叶紫。

  “真是富不过三秒啊....”楚阳将黑卡收回,喃喃道。

  在药材铺老板的指引下,楚阳带着希兰在宽敞的街道上拐了几拐,中途又询问了一些商贩,这才找到一家晶石店。

  买完晶石出来后,楚阳手中只剩下了200金币,看了看手里的黑卡,原本还想买件贵重礼物送给希兰,可如今手中的金币有限,楚阳也只能买些便宜的货色了,至于雪鹿草,这种药材廉价治愈外伤,每个家族多少都会备上一些,到时候去楚家库房索要几株便是。

  “楚阳哥哥,给你!”希兰一路小跳着站定在楚阳身前,伸出粉拳,在楚阳面前摊开手掌,手掌内一颗蓝色且带着花纹的戒指呈现在楚阳眼前。

  “储存戒?希兰这得多少金币啊?”楚阳不由的脱口而出,这赤兰大陆上,空间袋,储存戒,都能容纳一些物品,仅仅一平方米左右的储存戒指,其售价都应在10万金币以上,因为携带方便,便捷,在市场上供不应求,价格也就随之翻了一番。

  “嘻嘻,你看你背着这些药材多累啊,快点带上吧!”希兰浅浅的一笑,将手里的戒指给楚阳带上。

  楚阳无奈的摇了摇头,见希兰不愿多说,他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只不过现在他确实有些累,运转灵力输入到储存戒中,储存戒指发出一阵翠绿色的光芒之后,其周身变成了黑色。

  “楚阳哥哥,好了,你可以通过意念将物品搬运进紫云戒内啦!”希兰微微一笑,出言提醒着。

  楚阳单手一挥,原本身旁装药材的麻袋化为一股白烟被戒指吸了进去。

  “呦,这不是楚家大少爷嘛,不龟缩在房间里,怎么有脸出门了?”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讥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听着声音,楚阳眉头微微皱起,扭过头,一名身着黑色衣衫的少年,身后跟着几名家丁仆人站立身后,而说话者则是为首的一个少年。

  “希兰小姐身份如此高贵怎能跟这个废物站在一起,快来我的身边,让哥哥罩着你啊,哈哈.....”少年对着希兰挑了挑眉,眼神在希兰的身上肆意打量着。

  “楚烈,好狗不挡道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楚阳往前迈了一步,将希兰挡在身后,目光深邃的看向楚烈,讥笑道。、

  希兰原本阴沉的眸子,被楚阳这一举动震得愣了好半响,那双水灵波动的眼眸,盯着身前那坚定的背影,希兰浅浅的一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