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剑魂

  剧烈的疼痛让楚阳的脑袋开始有些混乱,额头的汗水如雨水般滑落,因为集中不了精神力,体内的灵气,又开始乱窜,似要将他的身体撕碎。

  不管楚阳如何集中精力,那蚀骨般的疼痛每次都会冲垮他的思维能力,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分钟,他就会因为炼化不了体内的那股灵气,爆体而亡。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楚阳感觉自头顶缓缓涌进了一股柔和的灵力,带着丝丝凉意滋养着他的骨骼。

  就连那暴躁的灵气,也在那股灵力的牵引下,形成了气旋,随着气旋不断的旋转,最终化为了,一股淡白色的气体汇入楚阳的灵海。

  楚世华将手掌从楚阳的头顶收回,转头看向,身着一袭淡黄色衣裙的希兰,眼神中带着一丝探究之意。

  艾尔家是上古四大家族之首,其背后牵扯的势力就连身为族长的楚世华也并不清楚。

  他不知道艾尔家此次出手帮助楚阳究竟寓意何为。

  缓缓睁开双眼,感觉到体内充沛的灵力,楚阳心中一喜,他成功了,他聚气成功了,虽然体内消失了一部分炼化的灵气,但也是因为如此她的灵海才没有被冲散。

  “楚阳哥,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希兰对着楚阳甜甜的一笑,双手不自觉得挽住了他的手臂。

  楚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看着对自己如此亲昵的希兰,虚弱的脸上也扬起了一抹会心的笑颜。

  他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只是现在的他还是太弱小了。

  对于希兰的帮助,楚阳只能将这份恩情铭记在心中,待有朝一日,他强大起来,必定会还了她这份恩情。

  “三天时间,不但聚气洗体成功,还接连突破到了武徒七星,不错,不错...”楚世华抚了抚羊角胡,眼眸中自然流露出的欣喜,却丝毫没有掩饰。

  三天了?难道我在这修炼了三天?

  楚阳扫视了一眼大厅,此时的大厅内除了父亲以及希兰便再无其他人了。

  “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要举行成人礼了,阳儿切不可偷懒。”楚世华伸手拍了拍楚阳的肩膀,语气之中带着一丝鼓舞。

  “放心吧父亲,我一定会在半年时间内突破到武师!”楚阳眼神中带着一抹坚定,他不想让父亲失望,这些年来的屈辱,他都要一一改变。

  楚世华露出了欣慰慈祥的笑容看向楚阳,这么多年了,身为父亲的他何尝不愿看到自己的儿子能够出人头地,如今他能够修炼,楚世华也能在三大长老面前将原本属于楚阳的修炼资源按照家族子弟统一发放了。

  “石管家,带少爷回房休息去吧!”楚世华,眼眶有些湿润,伸手揉了揉眼眶,似乎像是沙粒迷了眼睛。

  楚阳离开后,希兰便转身对着楚世华行了一礼,:“叔叔,其实希兰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希兰可以用性命担保,艾尔家不会伤害楚阳哥哥,也绝对不会让他人欺辱他!”

  楚世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最终摆了摆手让人安排希兰搬进了楚家,也允许希兰参加半年后的成人礼。

  对于楚世华来说,今日楚家还是受了艾尔家的帮助,不论是代表楚家,还是父亲的身份,楚世华都没有办法去拒绝艾尔家的请求,更何况此番要求并未损害到楚家的利益。

  离开议事厅的楚阳,并没有回到房间休息,而是按照平日的习惯来到武技场西侧的一处角落,慢慢的爬上围墙,坐在围墙之上,波澜不惊的望着竖立在晋城中央的两尊硕大的石雕像。

  “楚飞......白岩......我回来了!”楚阳低沉暗哑的声音如同隐藏着无尽的怒火,十指缓缓攥紧成拳,关节发出“咔咔”数声响声,肩膀微微耸动。

  他依旧忘不了,在自己倒下的那一刻,白岩那藐视的目光,以及那嘲讽的讥笑声。

  “待我有足够的实力,定要踏破星辰,血洗金銮!”楚阳一拳狠狠地捶在围墙之上,原本包扎好的伤口再次裂开,在娟帕上留下了一道血痕,低沉嘶哑的声音却带着一抹坚定。

  “呵呵....踏破星辰?血洗金銮?口气到是不小啊!”就在楚阳心中立下誓言之后,一道甜美柔和的讥笑声,忽然在楚阳的耳畔响起。

  楚阳脸色陡然一变,豁然转身,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扫视了一阵,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

  楚阳缓和了一下神情,以为三天时间的修炼导致他比较劳累产生了错觉,就在楚阳回过身之时,眼神却陡然停在了身旁一位红衣女子的身上......

  “你是谁?”楚阳心中一惊,面色一刹那变成了灰色。

  “没有我,你怎么能够重获得新生呢?”红衣女子转过头一脸戏虐的看向楚阳。

  重获新生?难道自己能够重生,完全是因为她?

  沉默许久,楚阳依旧还是没有想明白,这前后的因果关系。

  “你可还记得五百年前,你曾在蛮荒境地获得过一块残片么?不过还得谢谢你将残片从蛮荒境地带出,否则我恐怕会永远埋藏在那里不见天日。”

  “残片?”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思索了片刻之后,楚阳这才想起,五百年前他曾偶遇机缘,进入到蛮荒境内,蛮荒是上古四大“玄帝境”强者陨落的地方,在那里他无意间发现了一块剑身上的残片,当时楚阳只是好奇也就顺手带了出去。

  “本尊乃是上古剑仙,名其曰:落花无痕!要不是看在你的资质上,本尊才不会耗费魂力救你,这样吧,你今日拜本尊为师,本尊就助你报仇雪恨如何?”红衣女子虚浮的站在空中,只是身影却如同围绕着一层迷雾般让人看不清容颜。

  楚阳眉头一皱,难道是上古四大强者之首的“落花无痕”?据说当时她手执龙吟剑无人能及,后来在三位玄帝境界的强者围攻下,不知所踪,就连那把神器“龙吟剑”也无人知晓其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