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九转圣灵决 > 第二章大长老的算计

第二章大长老的算计

  “半年,三阶?呵呵.....如果是前世的自己,或许还可以勉强一试!不过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楚阳的心中有些酸涩。

  同样清楚,楚阳底细的楚世华,也知道对于他来说,半年时间,从不能聚气洗体修炼到武师阶段是有多么困难。

  楚世华离开后,房间内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楚阳侧靠在床头前,眉头微微的皱起,看着手中那瓶补元丹,叹了一口气,任由苦涩涌上心头。

  “我草,让老子重生成一个废物,你他娘的在玩我么?”楚阳面目狰狞,一拳狠狠地砸在床榻上,咆哮着。

  怒吼了几声后,楚阳的情绪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望着手中那瓶补元丹,楚阳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坚定的神情,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不管他如何暴躁,也不能解决他不能聚气洗体的问题,还不如趁着现在手里有补元丹,好好的修炼一番。

  想到这的楚阳,再次服下一颗补元丹,盘膝而坐,开始检查身体各处,毕竟他对自己身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一概不知。

  许久,楚阳双眼乍然睁开,从嘴中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围绕在楚阳周身的淡白色气体也渐渐的消散,那是楚阳还没被吸收炼化的丹气。

  “呵呵.....好不容易凝聚炼化的灵气,又消失了!靠....”感受不到体内灵气的楚阳,猛然间愤怒起来,声音有些尖锐的骂道。

  半响后,楚阳微微的摇了摇头,手中的瓷瓶,因为攥紧的手掌太过用力,而被捏碎,尖锐的瓷片,划破楚阳的手掌,带着丝丝的麻痛感。

  身心俱疲的他,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望着屋梁发呆,一晚上的修炼让楚阳疲惫不堪,稚嫩清秀的脸庞扬起了一抹自嘲苦涩的笑。

  这一晚上的修炼,并没有让楚阳找到自身不能聚气的问题,反而他的灵魂,骨骼,经脉,都比一般的修炼者要好上许多,甚至他的灵魂之力还很强,体内的经脉在聚气的时候也畅通无阻,就凭借他这体质,若是能聚气成功的话,绝对会是修炼界数一数二的天才。

  只可惜......为什么他这么好的体质却不能聚气洗体呢?

  按理来说聚气对于他这种体制来说,再简单不过了,但事实却让楚阳有些费解。

  每一次聚气成功,他体内炼化的灵气,就仿佛被人抽取了一般消失不见了。

  “少爷,族长请你去大厅,说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屋外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

  楚阳有些好奇,有什么重要的客人,父亲会非要让他前去?

  “恩!”楚阳随口应了一声,爬下了床,舒展了一下发麻的双腿,换了一身衣服便走出了房间。

  “少爷,你的手.....”一名青衫老者看见楚阳手掌上的鲜血,和蔼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的神情。

  “没事,石管家,我们走吧!”楚阳一脸倦意的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发麻酸痛的腰部。

  青衫老者点了点头,转身的霎那间,浑浊的老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惋惜。

  虽然楚阳天生不能聚气洗体,但他却是楚家最勤奋好学的一个,若是他能够修炼,或许现在已经极其出色了吧.....只可惜.....

  跟着石管家穿过幽静的小道,在二长老楚月的议事厅外停了下来。

  “楚阳....”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楚阳闻言心中冷笑,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转过头看着一瘸一拐走来的楚烈,脸上的笑意却越发的明显。

  楚烈站定到他的身前,面色冷凝,双拳攥的“咔咔”作响,楚阳丝毫不会怀疑,若是石管家不在的话,楚烈绝对会一拳打爆他的头。

  “够了,执法阁的刑罚,你难道还没受够?”石管家压低了声音对着楚烈呵斥了一声。

  “我倒要看看,你这废物还能在家族呆多久!”楚烈咬了咬牙,不屑的瞥了一眼楚阳,歪过头不去看他。

  楚阳轻轻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垂落的手掌,却已是紧紧的攥紧。

  “哎.....”石管家叹了一口气,恭敬的上前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回应声之后,这才推门而入。

  大厅内很宽敞,两侧几乎坐满了人,而端坐在上方的几人,便是楚世华与三位表情冷漠的长老,他们分别是,执法长老,炼丹长老,导师长老,在楚家内,权利不比族长楚世华小。

  在族长的右手边,端坐者是家族中实力不弱且有发言权的长辈,在他们的身边也站立着年轻一辈表现杰出的人。

  族长的左手边则是年轻一辈资质平庸的家族子弟。

  而在三位长老的一侧坐着一位老者,老者的身边站着一位年纪跟楚阳差不多的女子。

  楚阳带着疑惑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生面孔的二人。

  “哼....”楚烈冷哼一声,在经过楚阳身侧时,故意撞了他一下。

  在石管家的带领下,快步上前对着楚世华四人恭敬的行了一礼,:“父亲,三位长老!”

  “呵呵,阳儿来了啊,快坐下吧!”楚世华见楚阳的到来,便止住了与老者的笑谈,对着他点了点头。

  一旁的三位长老,眼眸中带着一丝不屑及不耐烦的神情射向楚阳,楚阳只当做没有看见,微笑的点了点头。

  转身扫视了一眼大厅内,却发现,竟没有他的位置。

  “哎呀....你看我这脑子,居然把少爷忘记了,来人啊,快给少爷安排一下!”身着一身蓝袍的大长老,自责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只是脸上那抹讥讽的笑意,却是显而易见。

  楚阳哪里会不知道,这是大长老故意让他在众人面前难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原本受伤的手掌,却因为过于用力而流出了鲜血。

  楚世华,脸色一沉,眼神中带着一股怒火,对着身旁的大长老皱了皱眉,只是奈何有客人在,他也不好在客人面前失了礼数。

  周围的族中弟子,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楚阳,皆是一脸讥笑且看热闹的表情。

  “就凭你这废物,还想入座?”楚烈在楚阳身前压低了声音,讽刺的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右侧的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