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才陨落

  “呵呵......你真的以为,我会爱上你?从头到尾,我们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你现在是不是特想杀了我?哈哈........”

  女子如银铃般的笑声,声声刺耳。

  酒杯从他微微颤抖的手中跌落在地,身子失去重心向前一扑,压得梨花金丝檀木铸造的桌子微微晃动,发出“吱呀”数声响动。

  .........

  晋城,楚府。

  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内,楚阳猛的睁开双眼,眼神之中充斥着一股怒火。

  他的心中,如同掀起的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静,紧握的手掌,因为太过用力,尖锐的指甲刺进掌心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过往种种,如同湖面泛起阵阵涟漪,浮上心头。

  楚阳本是,漠北“轩帝”二子,二十几岁凭借特殊的体质修炼到了大成境界,成为漠北叱咤风云的第一人,就连漠北的大半疆域,都是他一手打下。

  可是他竟然万万没有想到,楚飞竟联合白岩对他下手。

  楚飞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白岩则是蛮荒“白帝”之女,白帝为了拉拢轩帝,不惜将女儿许配给了楚阳。

  堂堂漠北第一战神,居然死在心爱的女子手中,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白岩,我竟没看出,你的心机竟有如此之深。”楚阳双眼伶俐,周身冷凝。

  白帝将女儿许配给楚阳,本身就是为了将他除掉,欲要攻打漠北疆域,楚飞想要杀了他,是因为楚阳阻挡了他帝王之路。

  时过迁境,众人已经忘记了五百年前叱咤风云的第一战神楚阳。

  昔年的轩帝已死,漠北已亡,龙帝当立。

  这个时代,只有一位皇者,那就是他那同父异母的哥哥楚飞,白岩因毒害楚阳有功,被封为凤后,母仪天下。

  “龙帝”“凤后”御统七洲,成为后世传颂的佳话。

  许久,楚阳镇定下来,眼神锐利,心沉似铁,:“白岩.....楚飞....既然上苍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定踏破星河,血洗金銮殿!”

  楚阳立誓,要将前世的屈辱尽数抹尽,可是当他看到自己体弱的身体时,嘴角却扬起了一抹自嘲,带着淡淡的苦涩的笑容。

  楚阳被白岩毒死之后,再次醒来,就已经重生到了这位少年的身上,巧合的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竟然也叫楚阳。

  融合原主记忆的过程中,得知原主是,三大世家之一的楚家,家主楚世华的独生子,自幼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天生不能聚气洗体的他,成为楚家一直以来的笑柄,也明白了他是怎么重伤躺在床上的。

  原来前几日,在武技场,楚烈在众人面前辱骂他是有娘生没娘教的废物。

  楚阳大怒,跟楚烈打了起来......

  只是,洗体都没有完成的他,又怎么会是武士九星,楚烈的对手,他直接被楚烈打成了重伤,三天前就因为伤势过重,病死在了床榻上。

  “吱....”

  房门被打开,从屋外走进来一位中年男子,身着华贵紫灰色的衣衫,虎步生风的向楚阳走来,眉宇间带着一股威严,他便是楚家,现任家主楚世华。

  “呵呵....这么晚了,阳儿怎么还没休息。”安静的屋内响起了楚世华关切的笑声。

  楚阳脸上扬起了一抹微笑,眼神中多了一份柔和,:“父亲,您不是也没睡么?”

  虽然楚阳有原主的记忆,但心里上还是很排斥楚世华,毕竟对楚阳来说,他只是一个外人。

  但经过几天的接触,楚阳发现,楚世华是真的很关心他,在发现他不能聚气洗体后,楚世华对他更是百般呵护,暗地里给他带来,各种有益修行的灵液,楚世华这一份执着,却让楚阳心甘情愿的唤了他一声父亲。

  楚世华从怀中拿出,一灰色带着花纹的瓷瓶小心翼翼的塞进了楚阳的手中,:“阳儿,这是为父为你买来的橙级三品补元丹,你快试试,看看对你有没有帮住。”楚世华微微的笑了笑。

  看到楚世华急切的眼神,楚阳的心间微微一颤,心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摊开手掌,从瓷瓶里倒出一颗橙色且带着三道纹路的补元丹,丹药之上萦绕着浓郁的丹气,在楚世华的注视下,楚阳将丹药放进嘴中咽下,盘膝而坐,尽量不浪费丹药中的每一丝药效。

  服下丹药的楚阳,周身围绕着一股肉眼可见的淡白色气体,从口鼻中,缓慢的灌入他的身体内。

  楚世华一脸紧张的,在床边来会走动着,期盼着楚阳能够借着橙级三品补元丹的药效聚气成功。

  随着楚阳的胸膛不断起伏,那围绕在周身的淡白色气体,已经尽数吸入到了他的体内。

  感受到体内那股淡白的气体,楚阳开始熟练的聚气,调动气体在体内形成气旋,可就在这一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在体内凝聚的气旋仿佛被什么东西牵引一般,尽数溃散。

  “呼....”楚阳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眉头微微皱起,明明已经被炼化的灵气,却在体内聚集的时候,猛然间消失了?

  难道他真的是一个无法聚气洗体的废物?要知道聚气洗体只是修炼武道,最基本的条件。

  楚阳有些不甘心的,继续去感应体内那股灵气,奇怪的是,那股灵气既没从他体内流出,也没有被他吸收,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沉思片刻,楚阳缓缓的睁开双眼,稚嫩的脸上猛地愤怒起来,:“这不可能.....不可能啊。”语气中带着一丝暗哑。

  楚世华看到楚阳那攒紧的双拳,心中就已经知道他又失败了,楚世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哎.....阳儿,不着急,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楚世华伸手拍了拍楚阳的肩膀,脸眸上却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该举行成人礼了,成人礼上,不但要测试年轻一辈的实力,还会测试他们对灵气的掌控。

  只有通过家族成人礼的人,才能进入家族内部修炼,学习家族功法。没有通过的家族子弟,注定只能一辈子在家族底层打杂。

  这是楚家几百年前立下的规矩,即使身为楚家,家主的楚世华,他也无法改变。

  而对于楚阳来说,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内,从无法聚气洗体,修炼到武师级别,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的楚世华心中有些歉疚,望着此时已经平静下来的楚阳,微叹道:“对不起了,阳儿。有些事情为父也无法去改变,你若恨我,为父也不会怪你,好好休息吧!”

  楚阳望着父亲离开的身影,心中有些苦涩,他知道父亲说那些话的意思,若是他在半年时间内,修为无法达到了武师阶段,那么他将被家族送往外城,终身将不会再有修炼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