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将军,你马甲掉了 > 第118章 遇袭(月票+5更)

第118章 遇袭(月票+5更)

  元峥在燕喃准备踏上马车的刹那,忽察觉到两种危险!

  就在他左手边,马车前方,有暗器飞向拉车的马儿,而在马车后方,有更为浓烈的杀意!

  电光火石之间,他迅速往前拉住正要迈步上车的燕喃退开来,一面朝金豆呼喝,“截停马车!”

  金豆对元峥的话有种本能的执行力,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脚就扑上去拽住车厢头翻上去。

  就在同一刻,那数根如牛毛的银针扎进马脖,马儿吃痛,一扬蹄,不顾车辕上大力拼命拉拽缰绳,往前狂奔起来。

  与此同时,只听“咚咚”两声轻响,两把明晃晃的飞刀扎上马车后辕,车厢往前一动,露出一个一身灰衣,面蒙灰巾的人来!

  燕喃被元峥猛地拉到身后,下一刹那见马车前跑,刀光闪现,也立即反应过来,忙喊金豆,“先带人下车!”

  本来只要截停了马,马车上的人便没有危险,但此时最可怕的是那个使飞刀的灰衣人,眼见他直扑马车后,若被他赶上马车,后果不堪设想!

  马车还在往前跑,灰衣人被萧衡的护卫缠住,元峥将燕喃推往萧衡身后,“保护三娘子!”

  说完拔腿就朝马车前头发狂的那匹马追去,跑过崔十一身边时,将他轻轻一带,崔十一脚下踉跄,猛地朝唐二少撞去。

  唐二少等人为了朝马儿下手,站在离大街更近的一面,见崔十一撞来,下意识往里一躲,元峥跑的内侧,趁机将他往跑动的马车边猛一推,唐二少重心不稳,不妨之下往侧一摔,半个身子“咚”撞到飞驰的马车壁上。

  “二少!”他身旁的少年忙围了过去,四下乱做一团。

  这一撞让马车缓了片刻速度,元峥大长腿飞快跨过几步,赶到马车前头,拉住马辔头,一个鹞子翻身坐了上去,死死拉住缰绳,试图让狂奔的马儿步子缓下来。

  这边萧衡见燕喃莫名其妙就被推到了他身边,暗喜,大手一挥,气势汹汹挡在燕喃前头,“池烟,上!”

  池烟和另几名崔十一的护卫随从,也同朝那突然出现的灰衣人攻去。

  燕喃冷眼看去,那灰衣人武功高强,非这几人所能敌,护卫当中,池烟的身手算是最好的,却也挡不住那灰衣人几个起落,几招之后,眼睁睁看着他突破众人所围,往汴河边的暗巷中跑去。

  “追吗?”池烟回头问萧衡。

  “别追了,没用。”燕喃淡淡道。

  这几人是追不上那人的。

  她平静的语气分明没带着命令的感觉,萧衡还是不自觉地听了她的话,向池烟等一挥手,“退下吧。”

  那边元峥已用匕首割断了仍在暴躁的马儿缰绳,马车已停下来。

  他骑在马上,见马不受控制,当机立断单掌在马脖子上一劈,那马瞬间扬起前蹄,整个身子竖立抬起,马背上的元峥就要掉下来,崔十一一声惊呼,就连扶着唐二少的众人也都想惊叫出声,那马却在瞬间又停下,直挺挺往下倒去。

  眼看元峥要从半空一起跌落,只见他在马儿倾跌的瞬间,纵身一跃,竟是单手撑在马背上一个倒立翻身,堪堪避开倒下的马儿身体,稳稳落在地上。

  “哇!”崔十一惊得扶稳了下巴,师父怎么这么帅!

  唐二少半边身体被撞得发麻,这会儿胳膊还僵硬,被他这一伙人扶着往边上走,见元峥露了这么一手,又恼又妒,暗自咬紧了牙。

  此人骑术竟如此高明,元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混如长在马背上一般,那马怎么狂暴都稳稳在他掌握之中。

  若将来在武举中对上,骑术这一项,只怕自己真要败下阵来。

  那边,金豆已扶着眨巴着眼的梁宛茹和惨白着脸的春妮下了马车。

  “三姐!”梁宛茹直扑到燕喃怀里。

  “别怕别怕!”燕喃没想到她会突然对自己这么亲密,被人依赖的感觉还不错,温柔地摸摸她头抚慰。

  “太刺激了!”梁宛茹扬起头来,小包子脸上怎么都看不出害怕两个字,眼里写满兴奋,“我听见飞刀的声音,还有那马发狂的时候跑起来真快!”

  燕喃:……

  不怕就好,燕喃松一口气,转头安抚仍满面惊惶的春妮,“没事吧?”

  春妮眼神复杂,似想说什么,烟眉轻蹙,忧心忡忡看着燕喃。

  元峥也已走了过来,先走到仍捂着肩的唐二少身旁,微微带着丝歉意浅笑道:“二少没事吧?”

  唐二少也搞不清当时是崔十一撞了他还是元峥撞了他,阴鸷着眼,冷冷道:“卑鄙!”

  元峥本就因他暗中对马儿动手脚动了真怒,却碍于下一步计划,不想把关系搞得没有转圜的余地,听唐二少还不知悔改,那丝浅笑顿时凝在嘴角,眸色冰冷,“二少是说那用暴雨银针射马的人卑鄙吗?”

  “什么?!”崔十一一听说原来是他们先用暗器对付梁家马车,先不干了,蹦起来就骂,“到底谁卑鄙呀?要不是你们的人拿暗器扎马,马车能乱跑吗?你自个儿站不稳撞了过去,不是自作自受是什么?”

  唐二少没想到那么隐秘的动作会被元峥察觉,当下有一丝惊慌,他虽不认识燕喃,但认识梁宛茹,若是被梁少宰知道他曾暗算他家千金,怕会吃些苦头。

  他本还想找元峥算账,如今只好一咬牙,“什么银针?你们找不到那杀手休要怪到我们头上!”

  说完一甩头,“我们走!”

  待他们离开,燕喃方朝元峥凑了过去,萧衡急忙跟上。

  “那马是被他们动的手脚?”燕喃向元峥道。

  燕喃不解,唐二少对付她们三个梁府的姑娘做什么?

  元峥有些歉意,“不论如何,他们定是想冲着我们来的。看来,我得找时间上唐府一趟,去解这个结。”

  燕喃知他是告诉自己他会趁机用这个机会去打探春柳的消息,遂松一口气,笑着点点头。

  “那个灰衣人是谁?”萧衡忍不住问,“你们怎么会惹上那种高手?”

  连池烟都不是他的对手,太可怕了。

  燕喃不语,转头看了看春妮,看当时的情形,只怕是冲春妮来的,毕竟,当初策划让春妮顶替相府千金位置的人,还没挖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