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错婚撩爱 > 第六百六十五章 解开疑惑

第六百六十五章 解开疑惑

  见陆择在那边连连点头称是,陆庭昀才接着说:“好了,既然现在人也见到了,你回去吧。!”

  陆庭昀并不希望陆择和我过多的接触,毕竟这个陆择貌似呆在我身边已经很久了。

  在那些自己不在我身边的日子里,不知道陆择和我怎么相处的,无论如何,陆庭昀心里都是不舒服的。

  “好的陆总,那我这……”陆择说着要离开。

  只见我打断他们的谈话:“陆择,你这么远过来,吃了饭再走吧,再说你不是来找我说剧本的吗,说完剧本再走也不迟。”

  “不了,伊拉。虽然我是你的助理,但也是归陆总管的。”陆择对我说完又看了看陆庭昀:“那么,打扰二位了。”

  虽然陆择的匆匆出现又匆匆离开,并没有改变什么,倒是我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这陆庭昀貌似也把她看得太紧了,我正想着,只见陆庭昀开了口:“我在楼下听方助理说陆择来了,急急忙忙赶了来。”

  闻言,我并不明白陆庭昀要表达什么,于是说:“你好意思说?”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你房间的‘门’大大的开着……”陆庭昀抬起头看着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疑‘惑’的说。

  “你和我呆在房间的时候,你要锁‘门’,你和陆择呆在房间的时候,你反而将‘门’敞开,为什么?”陆庭昀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对方的语气竟然听出了一些愉悦。

  “那是因为,我怕别人知道你在我房间里,到时候说不清楚。我和陆择本来没什么,开着‘门’被人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反倒要是关‘门’,别人还会怀疑呢!”我说得头头是道,却见陆庭昀笑得更灿烂了。

  “那按照你的意思……我们俩这是有什么了吧?”陆庭昀接过对方的话,接着说:“和陆择,害怕别人误会,和我,是害怕别人发现。小曼,我在你心目,本和别人不一样。你在乎我。”

  突然,我发现自己无法反驳,却梗着脖子,不承认也不否认,半响才说:“我要去洗澡了,陆总还是离开吧!”

  随即,陆庭昀笑了笑,站起身才继续说道:“你洗完澡,来我的房间。”

  “你要干嘛!”我一脸防备的看着对方,陆庭昀摇了摇头,说:“前几天威亚丝断了,你们掉下坑‘洞’,那个威亚丝,工程师看过,是人为的,这些天,我也调查出一些头绪,需要和你商量一下。”

  听着这些,我心下有些憋闷,在紫青山接二连三的发生意外,我都有些后悔来这里。

  不过想着陆庭昀要找我商量,我还是开口问了:“这些事情,你为什么要和我商量?”

  “我想和你站在一起……次我和你说伊泽公司也是。”陆庭昀顿了顿,继续说:“我想要你了解,我是怎么想的,我信任你的同时,也希望你信任我……”

  而陆庭昀说完后离开了房间,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突然有些内疚,原来陆庭昀次和我提起伊泽,是因为这样……

  可是自己还在瞒着他……我想到这里,自言自语道:“小曼,你忘了这五年来你吃的苦了吗?不能因为陆庭昀对你示好,你心软。”说着抬起手拍打着自己的脸:“要清醒要清醒……啊啊啊啊啊!”

  我说着说着‘揉’了自己的头发,在边缘扣扣索索的终于将假发取下来,扔到了一边,‘露’出了自己俏丽的短发来,同时栽倒了‘床’:“一定是假发戴久了,影响了我的智商。我怎么会对陆庭昀内疚呢?不行不行!这个想法不行!”

  直到洗澡的时候,我都还在碎碎念着。

  不过这个咒语好像是起了效果,等到我将假发洗了,用吹风机吹着的时候,已经愉快的哼起了歌。

  “江哥……”江清月接通了江哥的电话,便说:“这几天我在拖着我呢,你那边处理好那个司机了吗?”

  于是江总在电话那头,将那个司机目前的状况一一和江清月说了,助理小何在一旁听着,一边给江清月削着苹果。

  “江哥,真是谢谢你了,这边那个割威亚的小哥,我把他的信息发给你,你也处理一下吧!”江清月笑得灿烂。

  虽然她说出来的话云淡风轻,却让小何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只听江清月接着说:“哎呀!哪有,我和刘导闹着玩儿呢……”

  而小何听了忍不住在心里暗暗鄙视,这个江清月和那个江总也是有一‘腿’儿的。

  此时江清月又和江总打情骂俏了一会儿才挂断电话,这一结束通话,脸‘色’沉下来,对小何说:“叫你削个苹果,动作怎么这么慢,我口都干了!”

  而小何刚好削完最后一刀,赶紧递给江清月,江清月并没有接过而是说:“拿去洗洗,你手细菌那么多。”

  只听小何应了声,转过身一脸嫌恶,想着自己呆在江清月身边这么多年了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自己的母亲生病了,需要大笔的治疗费,是江清月帮助了她,于是她才这么踏踏实实的呆在江清月身边吧!

  这小何很会处事,和经纪人也处得好,经纪人想着提拔小何去学着做经纪人,可是当时江清月知道了不准,小何没办法,只好拒绝了。

  那时江清月对她说:“这个圈子‘乱’糟糟的,做经纪人有的时候还要去陪睡,你受得了吗?再说,我对你也算不错了,这娱乐圈那些助理哪个不是被折磨得最后没办法只得改行。”

  听江清月这么说,小何才坚持了下来,直到在紫青山,遇到了珊爱的助理,那个叫小付的助理,时常在她面前提起珊爱如何对她好。

  这时小何才知道,并不是每个明星,对自己的助理都很坏。

  等小何洗好了苹果递给江清月,只见江清月说:“你今天晚去找到划断威亚那个男的,叫他收拾好东西,在‘门’口等着,半夜有人来接他走。”

  闻言,小何点点头,这是江清月惯用的把戏了,先招人替她办事,办完了事拿一笔钱给对方,再让江哥给安排一个假身份,改头换面到另一个地方生活。

  最后即使这些事情被发现,也会因为找不到做事的人和证人,而不了了之。

  晚十一点,小何走出了房间,她看到我进了陆庭昀的房间,心下疑‘惑’。

  不过想到我和陆庭昀本来有关系,便也不再多想,而是凭着记忆,来到了那个划威亚丝的男人的家‘门’口。

  “你……”那男人看着小何站在‘门’口,一脸的防备,说:“不是说事成之后,不会打扰我吗?”

  “爸爸……是谁呀?”小何还没有开口,见从里屋走出来一个小男孩,心下有些不忍心,于是问:“这是你儿子吗?”

  “这姑娘是谁呀?”小何又看到一个老‘奶’‘奶’从里屋走出来。

  那男人赶紧说:“妈,这是来问路的……”

  看着这三口人,小何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人,也不禁想这个男人也只是这个村里很普通的人,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正想到这里,那老‘奶’‘奶’开口说:“姑娘啊,大晚还是别在外面‘乱’走,这不安全,我家孙子的母亲,是在县城里班,大晚的回家被撞死了呀……你说现在剩下他们两父子也没有‘女’人照看……”

  “妈!别说了。”那男人制止了老‘奶’‘奶’,又对小何解释道:“我妈有老年痴呆,我儿子,有心脏病,你不要介意……”

  当小何听到这里,哪里还敢开口说江清月‘交’待她的话,于是寒暄几句离开了。

  回到了酒店,来到和江清月一起的房间‘门’口,拿出了房卡。

  “你怀疑是剧组里的人做的?”我坐在沙发看着陆庭昀。

  刚才陆庭昀和我说了掉落坑‘洞’里的猜想,也说了自己的推理,我还是有些震惊,也不相信:“可是这样做,那个人能得到什么?”

  如今,陆庭昀见我总能抓到问题的关键,点点头表示赞赏,才说:“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没有头绪,所以打算先想一想,你们是什么情况下掉下去的。”

  闻言,我才一边回忆一边将那天的事情说了起来:“江清月和珊爱的威亚丝缠到一起去了,我过去帮她们解开……然后我牛仔‘裤’被一个东西钩住了,一同掉下去了……”

  听后,陆庭昀沉思了一下,实在是想不出头绪,场面一下子陷入了冷场。

  “扣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陆庭昀过去开了‘门’,看到江清月的助理小何站在‘门’口,一时有些疑‘惑’。

  “陆总……我要告密……威亚机出问题是月姐叫人去动的手脚!”

  这下陆庭昀和我都愣住了。

  原来刚才小何‘摸’出房卡之后,准备回到房间的时候,又想起了江清月‘交’给她的任务。

  如果她没有完成,回去免不了是一顿臭骂,如果她办好了事情,那家人唯一的支柱得离开。

  她已经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而且今晚已经安排好了人在半夜的时候去找那一家人,如果小何不快些决定的话,来不及了,这才敲开了陆庭昀的房间‘门’。

  “陆总,今晚月姐安排好了人,去那个男人的家里找他,如果您不帮忙的话,那家人几乎毁了,快来不及了……”小何有些语无伦次,陆庭昀没有多想,立即打电话联系了方助理,让他去联络当地政fǔ,解决此事,这才让小何放下心来。

  “小何,到底是什么事情?”我有种预感,所有疑‘惑’的问题都会解开答案,于是有些按捺不住。

  可是小何还有些紧张,单薄的身体无助的站在那里,我走过去拉住了她,将她拉到椅子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