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开店

  开店?

  这个想法似乎还不错?

  当然,如果是其他季节的话,倒也不用这么折腾,直接每天带着念念出去转后海就行了。

  时间一长,她自然会认识一些新的朋友。

  但可惜的是,现在是冬季,而且是北方的冬季。

  气温又低风又大,在滑冰场没有正式开放以前,什刹海的白天可是人气惨淡的很。

  当然,所谓的人气惨淡是指白天。

  后海真正热闹的时候是在晚上。

  如果说三里屯酒吧街走的是时髦路线,那么后海酒吧街走的就无疑是文艺路线了。

  一水小胡同,临海而聚,没有嘈杂的音乐,那悠扬的歌声加上老上京的独特韵味,绝对是现代都市里的悠扬挽歌。

  这种文艺清新的地方,开一家店铺倒还真的不错。

  反正他们整天也是闲着,开个店照顾小家伙,顺便还可以给生活增加一些乐趣。

  想想也是挺不错的。

  不过问题来了,他们开什么店好呢?

  陈曦倒也没有什么想法,既然是秦若盈提出的建议,那就干脆听听她的意见好了,于是笑吟吟的问道:“想开一家什么店?”

  闻言,秦若盈却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

  他们不缺钱,开店纯粹就是图好玩,给小家伙创造一个新的生活环境。

  生意不能太好,太好了就没空照顾孩子。

  但也不能太差,太差的话整天就只有望着门口发呆,那还不如不开。

  想了一阵,秦若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于是便提出去外面转转,看看周围都有些什么店铺。

  后海酒吧街是十多年前的非典结束以后,才以一种令人无法理解的速度飙升形成规模的。

  她依稀还记得,以前这里就只有寥寥几家小酒馆。

  可到了现在,放眼望去,后海两旁全是密密麻麻的小酒馆。

  一家三口沿着后海转了一圈,秦若盈越看越不满意。

  陈曦看在眼里,不过却一直没有说话。

  等小家伙屁颠屁颠的跑到栏杆旁,研究着湖水究竟有没有结冰的时候,陈曦这才忽然笑道:“盈盈,我们开店只是为了让念念接触到更多的人,至于开什么店,其实并不重要……”

  闻言,秦若盈不禁愣了一下。

  仔细想了想陈曦的话以后,她这才有些纠结的说道:“是我想岔了,这里大多都是酒吧,确实不适合开书店……”

  秦若盈最想开的店铺其实是书店。

  但后海毕竟是一个较为成熟的商圈。

  后海酒吧街的名气甚至可以媲美三里屯、工体,所以这里除了酒吧,也就只有一些茶馆、餐馆、大排档之类的店铺,连超市小卖部都没几个。

  名气就已经决定了其他的店铺无法在这里生存,所以秦若盈想了很久,都没想到他们究竟该开一家什么样的店铺。

  陈曦见她一脸纠结的样子,便笑着提议道:“刚才不是看到一家茶馆外面挂着店面转让的牌子吗?我们把它接手过来,怎么样?”

  “茶馆?”

  秦若盈有些惊讶,但看到陈曦一脸认真的表情后,她也不得不认真思考起这个提议来。

  其实相对于茶馆,秦若盈更倾向于咖啡店。

  但可惜的是,咖啡毕竟是西方文化,所以到了这个后海这样一个极具民俗韵味的地方后,就有些水土不服。

  刚才他们沿路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好几家倒闭的咖啡店了。

  华夏自古就有茶文化一说,茶兴于唐而盛于宋,上至帝王将相,文人墨客,下至挑夫贩夫,平民百姓,无不以茶为好。

  在许多年轻人的眼中,咖啡的格调似乎比茶高很多?

  但事实上,咖啡、可可、茶并称为世界三大无酒精饮料。

  丝绸、瓷器、茶叶,这也是华夏递给世界的名片。

  在后海酒吧街未兴起以前,这里本身就以茶馆居多。

  每当到了夏季,后海湖面开阔,水光潋滟,两岸垂柳依依,灯火点点,远处宫墙尖塔倒映水中,不时有画舫扁舟轻轻划过。

  若是在此时沏上一壶好茶,静坐于湖畔细细品味,岂不惬意美哉?

  这是一种文化韵味,属于华夏,也属于后海。

  秦若盈被打动了。

  于是,夫妻俩立刻达成一致,叫上小家伙转头走向了那家挂着店面转让的茶馆。

  老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听到陈曦说明来意后,便立刻热情的为他们介绍着茶馆的情况。

  这间茶馆的规模还算可以,大堂约莫有七八十个平方,后面还有一个五十多平方的小院,整体装修的十分古色古香,精致典雅。

  门面是老板自家的,因为现在茶馆的生意确实不太好,所以老板就不打算继续经营了,准备把店铺租出去收点房租。

  后海的店铺价格可不便宜,位置较好一些的门面,一平方的租金大概在三百块上下浮动。

  也就是说,像这么大的铺子,一个月的房租起码也得在四万块左右。

  一年下来,光房租都将近五十万了,也当真是寸土寸金。

  因为老板就是房东,所以省去了转让费,不过装修费还是得给。

  陈曦钱多不假,但他也不想做冤大头,于是便跟老板谈起了价格来。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老板这才答应只收二十万装修费、铺子里的存货另算,房租每个月三万五,一年一付,外加一个月押金。

  为了防止陈曦说他乱收装修费,老板甚至还拿出自己以前的装修费用清单,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当初是花了五十多万才把铺子装修好,如果陈曦转手租给别人,光转让费都能收到四十万。

  话虽这么说,信不信就看陈曦了。

  这毕竟不是小事儿,所以老板还以为这对小夫妻要回去商量一下。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对小夫妻并没有犹豫多久,两人简单商量几句后,就直接拍板决定要租了。

  价格谈妥了,那么接下来就简单了,看房产证、签合同、清帐、点货、交钱,合作愉快。

  店铺转让其实是个很麻烦的事,如果要改变店铺名字,或者变更店铺经营种类,那就得让老板去工商所注销原本的营业执照,然后陈曦再去重新注册。

  陈曦嫌麻烦,于是连名字都懒得换了,老板见他如此爽快,跟他补签了一条协议后,便也放心的把营业执照正副本都交给了他。

  因此,不到一天的功夫,这间距离东明胡同不远,毗邻后海的茶馆就彻底换了位新主人。

  清逸茶坊。

  这就是他们一家三口的新产业了。

  而在陈曦跟老板签合同的时候,小家伙则带着大猫在茶馆里四处转悠着,时不时还东摸摸西碰碰的,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

  秦若盈一看她那样子,心里头顿时就放心了不少。

  现在,她也就只希望这间茶馆能给念念带来不一样的生活体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