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壶仙记 > 第七十八章:技惊

第七十八章:技惊

  席位上的武王面无表情,但心里却对国教暗暗吃惊,心想:“难怪国教能够屹立大周王朝数百年而不倒,当真是底蕴雄厚。胜出八人,无论其一,均可算是天赋异禀,世纵奇才,皇上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第一轮比试结束之后,杨起便回到北拙席位之上,商若愚立刻为杨起注入真气,让他尽量恢复。接下来的战斗可就不会那么简单了,其余七人均是怪物级别的存在,是站在气鼎境界巅峰的修士。直接的说,目前八强之中,杨起仅能排在末端。

  半个时辰转眼过去,圣尊持着一件法器再次出现在擂台之上,朗声说道:“待会儿天命轮盘上的光点洒落在何人身上,便是何人出战。每次仅落到两人,实行两者之间的逐斗,唯有胜者方能参与到第三轮比试。”言尽于此,便催动手里的天命轮盘。

  只见从天命轮盘之上,飞出两个光点,其中一个便朝着北拙方向的席位落去,杨起不由得暗暗苦笑。当第一个光点落在杨起眉心之后,他整个身体便消失在原地,倏然之间便出现在擂台之上。而此刻在场众人的目光便投注于第二个光点之上,在万众瞩目之下,光点向着南屈一脉的席位飞去,终是落在楼凤眉心之处。

  楼凤脸上出现一丝阴狠之色,然后接下来便与方才杨起那般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擂台之上。正处擂台中心的圣尊说道:“跃龙大会第二轮第一场比试,北拙杨起与南屈楼凤,现在开始。”

  杨起目光落在楼凤身上,从一开始,便察觉到楼凤向他散发而出的腾腾杀意,于是便寒声说道:“半年之前,有一位来自南屈的弟子白箭来找我决斗,想必便是你派遣过来的罢?我不明白的是,我与你素无恩怨,为何要处处针对?”

  楼凤冷冷说道:“此言实是可笑至极,正是一山不容二虎,一界不容双骄,在未来的大道岁月之中,欲要证道超凡,就必须披荆斩棘,挫败所有对手。而你展现出来的天赋,已经令我刻骨铭心,短短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便能有与我一战的资格,若是再任你滋长,三年之后,我就不会是你的对手。”

  杨起目光一寒,说道:“你说的不错,仙路相逢勇者胜,既然我们二人注定为敌,不如提前在此了结。小小年纪便能有如此心机城府,你当真是一个极度可怕的人物,若非迫不得已,我不想与你为敌。”此言倒是由衷而出,楼凤的心计与其年纪不相匹配。

  楼凤突然杀气腾腾的说道:“休要多言,今日之战,将决定我们两人之间究竟是谁能够继续朝着仙路前行,若是连你都不能打败,以后又如何面对整个中州的天之骄子?故而今日,并非跃龙之战,乃是属于你我的大道之战。”楼凤不再多言,立刻上前一步,伸出一指,蓦然点出。

  一指点出,立刻调动四周灵气,全部汇聚于指尖,发出令人骇然的一招。杨起面不改色,淡定自若,登时施展愚公六剑前三式融会贯通,最终以强势一剑,碰上楼凤无双一指。两人上来便是大法,在场众人纷纷屏住呼吸,目不转睛。

  楼凤厉声喝道:“此招方才已然见过,而若你仅有如此能为,今日必败无疑,因为方才我只使出三成实力。接下来便让你好生瞧瞧,我苦练多年的百鸟朝凤神通。”言尽于此,一指倏然点在眉心,双目发出熠熠光华,如迸异芒,身体竟是逐渐化作一只大鸟,鸣震九霄。

  杨起见状,内心凛然,失声说道:“世上竟有如此厉害的神通。”说完之后,不敢轻敌,忽然闭上双目,从其五官之间,竟发出一股无形之力,冲向振翅大鸟。楼凤双翼挥出,形成层层气浪,与杨起神识之力碰在一起。

  在场众人已然大惊失色,倒并不是因为楼凤的百鸟朝凤,而是因为杨起的神识之力。想不到此子不仅修为深藏不露,竟在天师一道,亦有如此天赋,这般年纪,堪称奇才。而且就在杨起方才表现出色之时,众人便已探知此子来历,

  而当他们得知杨起仅来国教不足一年半的时间能臻至九元气鼎境界,已是难以平静,然此时又展示出一品神识,此子当真是妖孽怪胎。商若愚再也无法从容,杨起能够在短时间内臻至九元气鼎,本就是不可思议之事,但仍能接受。而此刻又是一品神识,此乃天人之象。

  圣尊亦是微微动容,向北冥大师说道:“倘若不是你那天带此子前来见本座,此时定当难以置信此子竟能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达到如此成就。若是今日他能脱颖而出,夺得魁首,前途必定无可限量。但毕竟修行时日尚短,莫说夺得魁首,就是楼凤他都未必能够战胜。”

  武王的目光同样落在杨起身上,在被杨起展现出来的天赋感到震惊的同时,又觉得此子有些熟悉,似曾相识,但无法说出在何处见过。武王认真细想,终究得不到答案,于是摇头,认为是自个瞧错了人,随即便继续观看大会。

  而至于天镜尊主,则语气冰冷的质问站在身后的年松古,寒声说道:“此子便是那日你在洛阳城截杀周府余孽之时遇到的少年。倘若你办事得力,就不会被北冥及时出现,将人救走,国教便会少一名天才。此子天赋绝伦,只怕又是一尊孔雀大明王,实乃天镜司的心腹大患。”年松古惶恐不安。

  在与杨起交锋的楼凤,此时同样出现难以置信之色,全无料及,杨起竟还有此招,此人当真仅仅修行不足一年半么?但杨起愈是出色,楼凤的杀心便愈重,此子绝不能留,否则未来便会出现一个不世大敌,届时大道之路将遥遥无期。念及此处,楼凤冷冷喝道:“火凤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