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奇幻小说 > 魔法大帝传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激烈的争论

第一百九十八章 激烈的争论

  “子爵阁下的话很对。丹尼斯主教的行为的确让教廷纯洁信仰上沾染了污迹,但是并不能因此否认教廷存在的意义,更不能否认信仰的价值,有了信仰,人们的心里就有精神支柱,哪怕在最艰苦的时候他们也因为有神站在身后而不会绝望到崩溃。”

  少女虽然被艾伦借喝酒的事讽刺了一番,但是并没有退缩。

  “不可否认,教廷的确在希格东部做了很多的慈善事业,不然也无法赢得如此多的民心,尤其是在平民眼中,教廷就是他们在绝望中的救世主。不过平民们总是很健忘,他们完全不记得希格内乱的源头就是教廷入侵希格导致的,他们所遭受的苦难也是来自于教廷。”

  在执行剿匪任务时,艾伦就已经认真地研究过希格内乱的来龙去脉,所以很清楚教廷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我不想为教廷入侵希格的行为粉饰什么,不过大家有机会可以去南方诸国看看,在那里信仰的基石更加牢固。”

  “南方诸国我去过,但信仰只是教廷欺骗平民的手段,目的就是为了扩大和坚固他们的统治。一旦他们的统治牢固了,他们就会撕下虚伪的面具,丹尼斯主教的行为就是这样。说到底,教廷和其他的统治者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信仰可以成为平民心中的精神支柱,但是却无法成为约束统治者作恶的围栏,因为它只是统治者手中的工具,需要的时候拿出来愚弄平民,不需要的时候就束之高阁。至于你所相信的光明神,要么就是教廷编造出来的,根本不存在,要么干脆和教廷同流合污,也是个骗子。”

  艾伦的这番话已经不仅仅是对信仰的批判,更是对神明的侮辱,足够被教廷判罚火刑一百次,烧的连骨灰都不剩。

  “你......”

  少女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指着艾伦,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凌厉的气势,不过艾伦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仿佛并没有看到她那愤怒的样子。

  “光明神不是骗子,也没有欺骗她的子民。”

  少女那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胸脯在一阵剧烈的起伏后,慢慢地平复下来,身上那凌厉的气息也渐渐地收敛起来,她又重新坐回到了篝火边,神情也恢复到了从容。

  “我说自己喝酒是为了睡眠,你信还是不信?”

  艾伦微微倾斜了一下身体,做出一副随时可能倒地就睡的样子,不过他的眼睛仍旧明亮,连一点睡意都没有。

  少女没有回答,只是在火光的掩映下,她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场面安静了下来,坐在对面的子爵夫妇互相看看,他们没想到为了信仰的问题,少女和艾伦的争论会如此激烈,以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解两人。少女显然是个虔诚的信徒,艾伦则对教廷充满了成见,这个事情似乎很难和稀泥。不过他们都意识到艾伦问的正是这次争论的关键。

  教廷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了传播神的福音,还是为了满足当权者的权力欲望?我们该相信哪个?

  但这似乎是一个谁也无法回答的问题,因为有的时候欲望和本能只有一线之隔,即使当事人自己可能也无法分清二者之间的差异。

  “艾伦,你为什么要毁掉光明众神的神像?”

  过了好一会儿,少女终于首先打破了沉默。

  “我的妻子就是死在教廷之手。她甚至连被栽赃的资格都没有,就遭到了屠杀,而教廷杀她的理由就是因为担心她可能会泄露某一个秘密,而实际上她对那个秘密几乎一无所知。“仁慈、平等、博爱”这是光明教廷的教义,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教廷仁慈的一面,更没有看到教廷中身居高位的掌权者与其他人之间的平等,更不用提什么博爱,大家不过都是棋子而已,需要的时候你有用,不需要的时候随时会被抛弃。”

  篝火忽然旺盛了起来,火苗窜起老高,映射在艾伦的瞳孔中,仿佛他的心里也有一团火在燃烧。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应该与你争吵。”

  少女沉默了片刻,看着篝火掩映下艾伦那有些憔悴的身影,她忽然对自己的言论后悔起来。

  “还有酒吗?”

  艾伦一仰头将剩下的半瓶酒全部倒进肚子里,然后向子爵大人伸出了手。

  “还有。”

  子爵让仆人又送过来一瓶酒,艾伦接过来打开瓶塞,一口气灌了半瓶下去,一瓶半酒下肚,艾伦的眼睛终于红了起来。

  “你的伤势刚刚愈合,喝这么多酒对身体不好。”

  艾伦还准备继续喝的时候,忽然发现酒瓶子被人拉住了,他定睛一看,拉住瓶子正是少女。

  “你别管我。”

  艾伦用力一挣,几乎没有连酒瓶带少女都带到自己的怀中,但是少女的双手仍旧死死地抓着酒瓶子不放手,害得艾伦对她怒目而视。

  “你这样做,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大家都是不负责任的。”

  少女毫无畏惧地与艾伦对视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

  艾伦有些受不了少女那近在咫尺、闪闪发亮的大眼睛,他总觉得那双眼睛所蕴含的纯净与固执会唤醒他心底某些脆弱的东西,不过他却不想退缩,退缩只会让他的内心变得更加脆弱。

  “你的伤势没好,喝酒只会加重伤势,你的伤势加重了又如何负起保护我们的责任?”

  艾伦不退让,少女也不放弃,一时间两个人居然僵持在了那里,像两个斗气的孩子一般。

  “好了好了。今天时间也很晚了,明天还要赶路,两位也早点休息吧。”

  子爵夫妇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本来目睹两个人为了喝酒而开始争执的时候,子爵就准备将两个人劝开,但是他的夫人却觉得很有趣,示意再看看,直到两个人谁也不肯服软就差打起来,两个人才不得不插手进来,夫人拉开少女的手,子爵则从艾伦的手中将酒瓶子夺了过来。

  “这个酒瓶子我先暂时替你保存,如果想喝,到了巴登城,我请你喝个够,怎么样?”

  “你收起来吧,没事!”

  艾伦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失态,不禁哑然失笑,他松开了握酒瓶的手,站了起来。

  “今天的晚餐就到此为止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大家都早点休息。等到了巴登城,我陪大家尽兴,一直喝到天亮。”

  子爵对附近的仆人喊道。

  子爵夫人率先离开了篝火堆,子爵连忙跟在他的身后,为她披上厚披风,然后他们向着帐篷方向而去,两个孩子也跟在他们的身后,手里仍旧抓着一大块烤羊肉,如此美味的羊肉,他们即使吃破肚皮也感觉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