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搬家

  时值下午四点。

  文皓几乎是被凌宇从床上生拉硬拽下来的。

  “去帮我搬东西。”凌宇眼神奇怪地扫视了一天文皓身上穿着的红色睡衣,转身去拉开衣柜,“赶紧起来去换衣服。”

  “哦。”文皓坐在床上半梦半醒。

  “我靠,你小子的衣服都这么骚包啊!”凌宇打开衣柜,随意拿了一套衣服扔到文皓的头上,啧啧道,“而且居然都是大牌子,没看出来你小子这么有钱,现在网管都这么吃香吗?”

  文皓把挂在头上的衣服拉下来,表情有些复杂,不过最后还是拿着它们去卫生间换上了。

  “动作麻溜点。”凌宇隔着门在外面催促道。

  “比赛打完了?”文皓一边换衣服一边问。

  “那肯定的啊,我大清早地赶过来打这场比赛。”凌宇埋怨道,“没想到输一把那么辛苦,然后我总共要输三把,并且为了观赏性还要象征性地赢两把!你不知道,那个对手真的不行,我演得差点吐血,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反打一波算了!”

  “不要用职业选手的标准衡量这场业余比赛。”

  “这个我知道,只是吐槽一下而已。”

  换好衣服后,文皓从卫生间出来。

  “啧啧,真是人靠衣装啊!”凌宇上下打量着文皓,“该说你是有自知之明呢还是懂得打扮?没想到你还挺适合这种类型的衣服的!”

  “这不是我买的。”

  “哦?那是谁买的啊?”凌宇突然一锤掌心,恍然道,“原来如此,我就说你的性子怎么会穿这种衣服啊!杀千刀的现充啊!”

  “走了。”文皓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了。

  “害羞了?”凌宇穷追不舍地问道。

  “你有和吴经理说过没有?”文皓看了眼窗外的天气,直接无视了凌宇的话,“好像要下雨了。”

  “肯定的啊,早上弟妹带我过去见他了。”凌宇跟在文皓的身后走向玄关,“这个季节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事。”

  “嘭!”

  突然走在前面的文皓站住了脚,让凌宇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他的后脑勺,顿时吃痛,捂着鼻子怒道:“我靠,还没走到门边你停什么?”

  文皓没有回头,但声音却有些冰冷:“收回你的称呼,我和她并不是那种关系。”

  “……”

  凌宇顿了顿,收起了嬉闹的态度,妥协道:“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我叫她大老板好不好?”

  “想怎么叫是你的事,不要问我。”

  “靠!你这前后两句话互相矛盾你知道吗?你语文是谁教的?”凌宇破口大骂,骂完下一秒却转而道,“对了,她今天出门了,让我转告你说晚饭后才回来,好像是去学校办理一些事情了。”

  “嗯。”文皓穿上鞋子后,打开房门。

  凌宇跟在后头继续道:“她都安排好了,我就搬过来勉为其难地和你挤一下吧,以后我们两个轮夜班。一人一夜或者一人半夜,我们自己商量决定,工资一样。”

  “这里只有一张床。”

  “够了,这是双人床,而且我们轮半夜班的话休息时间又可以错开。”

  “……哦。”

  凌宇见文皓一脸嫌弃,怒道:“不愿意就滚去和你老板睡!”

  ……

  走出天迹网吧,虽然天气阴沉,但是广场上的观众较之前段时间却是更多了,看来即便是阴天也无法阻挡大家观看冠军赛(两届冠军的比赛)的热情,到了广场,凌宇不等文皓开口,率先从口袋里掏出一串车钥匙:“地下停车场,开车去。”

  “你有车?”

  “当然没有,这是吴经理的车,暂时借用一下。”

  文皓点了点头,接着问:“你会开车?”

  “这不是废话吗?”

  “驾驶证呢?”

  “你丫的怎么那么不信任我,没有驾驶证我敢借车?”

  “嗯。”文皓再次点头,跟在凌宇身后走了一段路后,又道,“我开吧?”

  凌宇抓狂:“你还想让我再揍你一拳吗?”

  地下停车场。

  凌宇根据吴柏帆的指示找到了车子,那是一辆价格不菲的纯黑色吉普车,不得不承认,这种车刚好符合现在的需求。

  凌宇熟练地启动,倒车出库,载着文皓驶出停车场。

  “远不远?”

  “不远,你安心坐着就行了。”

  正如凌宇所说的一样,确实不远,就隔了一条街,出了商业街拐个弯就到了,十分钟车程都不到。

  凌宇的租房在一栋独立的公寓楼里,占地面积中等,总体来说不算高级也不算差。

  把车停在楼下的停车位后,凌宇领着文皓乘电梯,他的房间在六楼。

  “两房一厅,四十平米,就我一个人住。”推开防盗门,凌宇介绍,“鞋子不用脱了,进去吧!”

  “还可以。”文皓进入这间小屋子,感觉还挺温馨的,没有多余的修饰,朴素的家具令人贴切。

  “我只用了一间房间,另一间用来堆放杂物的,今天我们把主要的东西拿走就好了,剩下的能转手就转手,不能就当废旧物品卖了。”

  凌宇打开了一扇房门,里面的景色一览无余,主要组成依然是简单的家具,唯一的区别就是书籍较多,看起来有些杂乱。

  文皓大略扫了一眼,这房间里最值钱的大概就是那台和这些普通家具显得格格不入的,一看就知道具有高端配置的电脑,以及配套高级电脑桌的电竞椅。

  要怎么表述他此刻的内心感想呢,大概就是真不愧是职业玩家,电脑比生命还重要……

  “你随便坐,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半个小时内完事。”凌宇捋起短袖,立马进入工作状态。

  文皓在一边帮不上手,杵在原地又有些碍事,就退出了房间,在客厅坐了一段时间,无聊的不行,便起身瞎转圈。

  想起用来堆放杂物的房间还没一睹真容,便行至门前,抬手转动把手,初入房门那会闻到一股烟尘味,显然这个房间很久没有打扫过卫生了。

  这间房采光不如隔壁的好,又堆积了各种杂物,废弃品如旧报纸,空罐子甚至还有损坏的家具,透着一股阴沉的气息。

  完全就是个废品回收站。

  文皓立马就散失了探索兴致。

  转身欲合上门的瞬间,仿若惊鸿一瞥,角落阴影处的一箱物品让他停下了动作。

  这些是?

  再次踏入房间,文皓一点都不在意灰尘是否会弄脏他的衣物,径直靠近那个双手合抱大小的纸箱。

  在纸箱内随意叠放的是,各种或大或小的……

  “奖杯?”

  当看清那个纸箱里那些奖杯和证书,文皓着实被震撼到了,伸手翻了翻,发现这些奖杯小到市区比赛,大到省级比赛,形形色色,数量繁多。

  看着这些奖杯,文皓仿佛能看到凌宇这几年来走过的坎坷曲折。

  这些心血的结晶,为何会被当做废物丢在这个房间里沾灰呢?

  文皓不解,也不顾纸箱上厚厚的灰尘,直接抱起来,走到凌宇房间:“这个搬走?”

  “你怎么弄了一身尘?”正在拆分电脑的凌宇闻言,稍稍抬首扫了一眼,淡淡道:“哦,不了,放回去吧,这些东西都那么脏了,之后让收废品的一起收了就好。”

  “扔了,你不会舍不得?”文皓并没有依言放下纸箱。

  凌宇似乎感受到文皓话语中的执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再次抬首,直接和他四目相对,眼底,是一种略带灰色的黯淡光泽——

  “不是和你们一起拿到的奖杯,没有任何留念和价值,更谈不上舍不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