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权倾山河 > 第两百零一章 咄咄逼人,陈望心惊

第两百零一章 咄咄逼人,陈望心惊

  “本官倒是没有什么,可是你陈家让陛下苦苦等了一个多时辰,这事可就有些麻烦了。若是此事传了出去,就是本官怕有保不住陈家吧!”

  许沐川看了一眼陈望,然后将目光凝聚到了摆放在石桌上面的天子之剑,轻声叹了一口气。

  陈望和陈平方等人瞬间呆滞了,一张张懵逼的脸中夹杂着无数复杂的情绪。

  “大……大人,您说什么?陛下?”陈望的嘴唇轻轻的颤抖着,心底涌动着无数的震惊之色和惧意。

  “难道陈家老爷不不知道天子之剑所代表的含义吗?”许沐川嘴角的微笑已然收起,冷冷的双眸散发着寒气直朝陈望等人而去:“本官等候陈老爷一个时辰无所谓的,可是陈老爷竟然丝毫不将陛下放在眼里。”

  “这……大人,是陈某安排不周到,还请大人莫要责怪,大人莫要责怪。”陈望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此时的面色虽然有些惊惧,但是也没有显得慌乱。

  陈平方咬了咬牙齿,躬着身子抱拳说道:“大人,这一切都是小人的错,若是大人心底不舒服,尽管责罚小人吧!”

  “冉将军,天子之剑是否代表陛下亲临?”许沐川冷冷的瞟了陈望一眼,然后转头看着冉宏,严肃认真的问道。

  “启禀大人,天子之剑乃是陛下随身携带的龙之利刃,按本朝律法,天子之剑出行便是代表着陛下亲到。”冉宏极为配合的大声回应道。

  冉宏的声音洪亮无比的响彻在整个天地间,陈望等人皆是听得明明白白。陈望这年过半百的身躯顿时感到一阵的冷意袭来。

  “冉将军,北渊百姓若是见吾皇而不行跪拜之礼,当如何?”许沐川紧接着冷声呵斥道。

  一刹那间,整个亭子周围的空气中的温度都是急剧的下降几度,站在陈家管家陈平方后面的一众家丁丫鬟皆是忍不住的在剧烈的颤抖着身子。

  “按照本朝律法,轻者当斩!重则当凌迟处死,以儆效尤!”冉宏轻轻的蹬了一下地板,虎目汹汹的扫过了陈望等人。

  轰隆!

  陈望等人的心底瞬间炸开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哪里还能够在装模作样的站在一旁呢?

  “噗通……”

  陈望立刻就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朝着摆放在亭子石桌上面的天子之剑磕头大喊道:“草民陈望,叩见陛下,陛下万岁。”

  原本已经做好了许多托词的陈望在天子之剑的面前瞬间被击碎了,他心底的无数客套话和准备的敷衍全部变成了泡影。

  随着陈望这个主心骨都跪倒在地上了,陈平方和一众的陈家家丁以及丫鬟怎么还能够站得住,他们纷纷跪拜的喊道:“拜见陛下,陛下万岁。”

  “哼!”许沐川冷眼扫过了不断流着冷汗的陈望,说道:“陈老爷,现在才知道向陛下请安,看起来是有些太晚了吧!”

  “大人息怒,陈某只是一介草民,不懂这些礼数,还请大人莫要生气。”陈望低着头,眼底闪过无尽的杀意和怒意,他陈望打拼这么多年,哪里受到过这等侮辱。不过陈望依然要咬紧牙关的歉意浓浓的说道。

  “陈老爷说笑了,你陈家家大业大,资产遍布整个北渊国。见识恐怕比我这个半吊子的钦差大臣要多得多,陈老爷的这番说词不如和陛下亲自去解释吧!看看陛下能不能原谅你的过错。”

  苦苦等待了一个多时辰,被陈家如此无视,许沐川可不会因为陈望的一句话就这么松口的。

  “大人,陈某当真不知道陛下的天子之剑在此,若是早就知道,陈某定当拖着这副带病之躯前来跪拜请安。”事已至此,陈望怎么猜不到许沐川的想法,因此他只能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到陈望有些急切的撇开这事,许沐川的心里瞬间一喜:“上钩了。”

  许沐川外表面色黑沉,凝视着陈望一会儿后,皱着眉头沉声问道:“哦?那么陈老爷的意思是早知道陛下御赐的天子之剑在此的话,肯定就会早早的过来拜见了,陈老爷的意思是不是这样?”

  陈望跪在亭子外面,正对着摆放在石桌上面的天子之剑,他抬头看着面色黑沉的许沐川,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许沐川的这句话,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陈望使劲的点了点头:“对,陈某若是早知道能够代表陛下的天子之剑在此,陈某定然早早的过来拜见。”

  陈望身为南城的第一富商大贾,他心中的傲气如同雄鹰一样。此时他在面对许沐川依旧自称陈某,可见陈望的态度是怎么样了。

  “如此说来,陈老爷早知道本官已经来了,只是因为没有想到陛下御赐的天子之剑而来,所以才迟迟不肯相见。原来,本官还不够资格让陈老爷亲自相见,故意将本官晾在这儿足足一个时辰了。陈老爷当真是不愧南城第一富商之威名,本官佩服。”

  许沐川双手负在后背,整个人站在亭内,身体内迸发的威势与天子之剑的龙威搅动在一起直冲云霄。

  闻此,陈望的瞬间感到了一股窒息感袭来,他心底叮咚一响,大感不妙。

  “冉将军,若是有人欺辱本朝一品大臣,当如何?”许沐川转头冷视着冉宏,大声的问道。这一声大喝声,似乎是在询问着冉宏,又像是在提醒着跪倒在地上的陈望等人。

  “启禀大人,按照本朝律法,欺辱当朝正一品大员的人,当斩!”冉宏虎躯一阵,赫然吼道。

  冉宏口中吐出的一个斩字让陈望等人皆是身形一颤,在此刻,陈望似乎才记得了眼前年纪不大的许沐川可是真正的陛下钦点的一品大臣哪!而他陈望在怎么有权有势,说白了还只是一个无官阶的百姓而已,与其为敌简直是痴人说梦。

  “冉将军,若是他人故意无视正一品钦差之臣,见钦差之臣而不行大礼跪拜,甚至有戏弄之意。当如何?”许沐川狠狠的一蹬地板,冷视着陈望有些颤抖的身子,大声喊道。

  冉宏躬着身子抱拳喊道:“启禀大人,钦差之臣乃是携带陛下之龙恩而执行圣命,戏弄钦差之臣便等同于戏弄当朝天子,按律当抄家灭族,为首者当凌迟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