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较劲

  胜利的凯旋之歌响起,在·本小粉丝的组织下·,在本校学生们的相拥中,这场战役最终还是以叶飞大获全胜。

  奶茶店中,不时有人发出高喊,耶,我们赢了,我们用自己的尊严来捍卫飞神的荣誉。

  坐在对面的柳祺听到这些,不由得一笑,“看来你以后会在学校很受欢迎,飞神,看来,你以后好好保护我哦。”

  叶飞听着,有些肉麻,头一回,真的是头一回听到他说这些话,真的很别扭,“你是不是得病了?你的病没有事,我立刻带你去医院,”这样的柳祺非常不正常,不正常的脑子都坏掉了,停止运作了。

  柳祺听后,生气都生气不了了,这家伙,夸他两句还要这般拐着抹角说自己,他的良心被狼给吃了,一定是的。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是病的常客,病的喜好就是往你的脑子灌水,水灌多了,就漏了,所以,你的脑子就神经病了,”柳祺被他这些话,忍不住了,就朝着他这样子,他活着,真是一个奇迹。

  叶飞一笑,“我是有过生病,但也好的差不多了,脑子的话,还算灵活,勉强还知道一年级的数学题怎么算,”柳祺无语了,他的脸皮,不能称为脸皮,而是一块石砖,但,他与石砖不同的是,人家还知道害羞,他,根本不知道。

  柳祺不想理他,扭头就走,理他,就如同和他一样,都是有病,只有冰的人才会在一起聊天,并且,厚着脸皮自吹。

  叶飞也起身离去,就在这时,田岚溪走了过去,把一本的账单给了叶飞,“这是学生们为了你所砸坏的东西,所损失的一些,总共六万块,请你报销一下再走。”

  一听,叶飞的脚有些站不稳,身体一快垮了,回头看看一片狼藉的店,再看看粉丝们的无辜眼神,叶飞欲哭无泪,这钱花的,真值得。

  饱受着眼泪的涌出,痛快的把银行卡给了田岚溪,“没有密码,去刷吧,”田岚溪的甜美的一笑,转身就走,一会儿,转身回来了。

  “谢谢你的惠顾,欢迎下次再来,”田岚溪道,叶飞狠劲的,咽下一口吐沫,这味道,好甜,甜中还有少许的苦。

  叶飞走出奶茶店,回头一看,果然,这家奶茶店还是苏媛是老板,而她,却去了另一座城市。

  跑去,追上去柳祺,走在旁边,“花钱的滋味爽吧,”柳祺说道,看叶飞的样子,就一准的痛心,在手中,很高兴,有个小钱,可以买喜欢的东西了,可是掏钱,又有些伤心,我的钱,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抛弃我,我们度过的时光,你都忘了吗?

  一提到钱,那可是自己从牙缝中省下来的,整整六万块,你说,你说爽不爽,钱又不是自己花的,我那是坚强,坚强并乐着。

  “爽,可爽,比冰霜的雪碧还要爽,”叶飞说道,说的自己都肉痛,那可是六万,任谁谁都不好受,恐怕,只有自己才能享受着这种苦爽。

  这些话柳祺是不会相信的,白了他一眼,走她的,爽,信你才怪呢,你爽,你爽怎没有手舞足蹈呢。

  一想,柳祺就笑了,“要不然你给我们跳一段吧,也让我们大开眼界一番,什么叫做感动中带着哭。”

  叶飞现在想撞墙,撞得自己晕头转向,撞得自己头破血流,撞得辞别于世吧,“你觉得话题好吗?”叶飞问道。

  柳祺挣得真诚的眼睛,问道:“难道你不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立马的,叶飞立刻的闭嘴,你是大小姐,一说有道理,就一定有道理,这里面的倒立的学问,可大着呢,像我这种小人物,根本不会懂得。

  在学校中溜达,每到一处,学生的崇拜目光无一都瞄准了叶飞,到处,万丈光芒,叶飞心里有一点点的小得意。过去的享受的,现在依旧。

  同时,小得意之中还有一点点的失落,唯独,前面的佳人是最看不起自己的,也是自己最爱最恨的,打不得骂不得。

  叶飞叹了口气,这或许是自己的内心的小躁动吧,谁也不知道,包括她,都不知道那段非人的经历,只有自己,才能明白其中的苦。

  走着,柳祺就不爽,看叶飞那张讨厌的嬉皮笑脸,就领自己的心情指数大幅度的降低,以前,自己是多么多么的受人喜欢,可现在,却成为了叶飞的陪衬,这如何不让气的脑溢血的。

  哪个女孩心里没有一点的傲娇,当然,柳祺也不例外,她心里,感觉自己呼吸的空气在自己的全身乱窜,弄得自己不得安宁。

  这一切,都是因为后面的家伙,令人恨到心坎里面的人物,她转过头,指着道路边的灯说道:“你给我站在那里,把你身上那些臭光辉洗尽给跟过来,让太阳,好好的惩罚你,你这个虚伪的家伙。”

  叶飞听到后,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呆呆的,看着灯,再指指自己,“你说的是我?”一句话,柳祺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眼镜长在身后,还是走路的时候忘路上了,手指的方向再明确不过了。

  这时,柳祺不想跟他吵架,跟他吵架,都是无意义的,根本没有,还不如行使自己雇主的身份,命令他过去。

  叶飞照做了,暗暗的一笑,纯属的嫉妒,哈哈,柳祺柳祺呀,原来,你还有嫉妒可爱的一面,真是开心死我了,我的嘴皮都笑光了。

  柳祺坐在树荫下面,静静看着,叶飞是如何从太阳的暴晒简直不住的,也让大家看看大家心目中的飞神是怎么出丑的。

  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四十五分钟,一个小时零十二分,依然,没有一点反应,叶飞依度谈笑风云。

  柳祺低头了,彻底败了,看来没有错了,爸爸不是给自己找一个保镖,而是找了一个怪物,今天的温度可是高达三十多度,他非但没有出现不好的反应,而且,他也没有出现热的表现,难道他是电冰箱不成?还有制冷装置。

  柳祺挥挥手,叫宋小沫叫他过来,这下没得玩了,完全就是不行呀,暴晒的结果,最后,还是没有一些显著,一点让自己满意的地方都没有。

  叶飞走过来,看了一眼柳祺,心里暗笑,就这点温度还要把自己搞垮,真是好笑,赶快睁开你一双傻乎乎的眼睛,看一看,你面前是怎么样的男人。

  叶飞的轻蔑,看的柳祺心里恨不得拿一把刀,把她活活的千刀万剐,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总是摆不平,总是输。

  柳祺一扭头,啃着手中买来的面包,就吃,就吃,吃的壮烈,吃的悲痛,吃的可恨可气,叶飞看了之后,很是不明白,转头看宋小沫。

  宋小沫摆摆手,“别看我,我只是个观众,”柳祺连水都不可喝一口,吃的面包干干的,也是水淹死叶飞的。

  吃的面包,像一座座大山,压死叶飞,做的动作,活活的踩死叶飞,一个眼神,瞬间的秒杀叶飞,得而诛之。

  面包在很快的时间消灭掉,叶飞看的柳祺吃得津津有味,想了一下,用不用再加俩滚烫的鸡蛋,更有味道的,感受到火山的温度。

  一想,叶飞的小恶魔就重新振作,吃了俩滚烫的鸡蛋,还不给烧的喉咙都说不出话来,想想都可笑,等会,万一成了哑巴怎么办?

  变成哑女,相对柳祺这种女子,也会很欢迎的,毕竟,人家颜值摆在门面上,谁说不好,立刻踹到南山上去。

  吹吹清风,也让毁坏女神名誉的人,重新启动大脑,转一转,他有什么资格敢说我们女神的坏话。

  一想到这种剧情,一定很狗血,叶飞捂着自己的脸庞,还是不要了,说话总比不说话,要是变成哑女,那自己不给郁闷死了。

  长椅上的柳祺看到叶飞一副鬼样子,心里指不定又搞什么新花样,等着自己呢,不行,她必须主动出击,这次的扬名飞神,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她必须夺回来。

  站起,大小姐的气势从内到外,“我们走,”柳祺的冷从薄薄的雪到寒寒的冰,叶飞绕绕头,这下完了,又惹到了她不高兴了。

  完了完了完了,指不定她想出什么来折磨自己,那样,自己可真是没有救了,硬的头皮,跟上去,瞬间,他就想明白啦,自己可是上过刀山下过火海的人,还怕什么?什么都不怕,来吧,叶飞心中呐喊,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点吧,让冰冷的刺进我的骨。

  三人走着,但路过的目光大多于都是朝着叶飞的阳光一样的脸庞,原来,认真的看,我们的飞神是那么的帅气。

  来到了广场中央,水池旁,泉水从四面喷涌出水流激荡,水池中的雕像乃是大明大学创建以来第一位学神,全科都无一没有减过零点一。他的样貌和他的才华是并肩的。

  每逢考试的时候,有些同学都会来祭拜,保佑他们考得更好,可这些,在叶飞的眼里根本不屑,学神保佑的,全部都是迷信,对一座雕像而言,我们只是尊重,只要自己肯付出肯努力,照样,人人都是学神。

  叶飞选择了无视,而在柳祺和宋小沫则是一脸的痴望,叶飞看的就辣眼,难道你们的学习情况差到去这位学神去保佑你们?拜托,用不着这样诅咒人家吧,一个个都去祭拜,人家还没有死呢。

  叶飞无奈的摇摇头,真伪那人惋惜,要是他看到这样的状况,不吐血都难呀,站在一边,叶飞就静静看着。

  柳祺看到对自己不理不睬的,坏笑一声,“小沫你看,人家长得那么帅气,学历优势郑遨的境界,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心中的白马王子非他莫属了。”

  这边,叶飞的耳朵一竖,什么?白马王子,那可不行,崇拜崇拜就行,不用喜欢,坚决不能喜欢,那会出人命的。

  拿出手机,叶飞发现自己昨晚忘充电了,可恨的,关键时候出链子,不行,我必须维护我的爱,那叫学神的赶紧出来,咱俩打一场,不把你打到姥姥家,我就不姓叶。

  叶飞装作无事的,慢腾腾地走过去,咳嗦一声,“的确不错,但是,他就是一座雕像,哎,”一声叹息,叹出了多少的遗憾,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早出生几年,这样,我就可以跟我的男生相聚见上一面。

  旁边的柳祺,嘴一撅,“是呀,就算是雕像也是多么完美。刻工也是精致,比某人可是养眼了不知多少倍?”听见,宋小沫稀里糊涂,这是哪跟哪呀?我怎么听不懂。

  宋小沫观察了两人,再观察雕像,立马就明白了,祺祺姐这是借题发挥,调侃小飞哥呢,而小飞哥又是不服输的人,所以,两人就较上劲了。

  宋小沫叹了口气,这两人,就是上世的仇人,这世的欢喜冤家,一在一块,就是闹得不停,宋小沫赶紧躲到一边,戴上耳机,远离两人,避免着雷劈。

  宋小沫的行动,柳祺看到了,这让给气的,这丫头,怎么回事,跟着我,一起抵御外敌呀,怎么这会到时懒散的听起音乐了。

  仔细观察着雕像,叶飞使劲,必须找出瑕疵,转来转去,刻工的没有一点的瑕疵,挠着头发,都快挠掉了,就是找不到。

  柳祺这边,看到叶飞忙里忙外的真是辛苦,但也没有一点点的辛苦的奖励,柳祺一笑,让他找吧,这雕像可是找的专业人士,顶级的,完美的。

  最后,叶飞败了,怪不得把这位学神,弄一座雕像,还雕刻在学校的广场中心,这份重量,真是没的说。

  叶飞放弃了,“哎呀,这雕像雕的好呀,而唯独,就是他那张脸,雕刻的太丑了,比丑八怪都不如,”柳祺不屑的看一眼叶飞,“你那懂的大师的意境,”叶飞点点头,这话不假,这话不假。

  “人家的这学神比你那飞神实用多了,你连最简单的吃饭都不懂,人家乞丐吃饭都比你有礼节,”柳祺说道,眼中的轻视布满了全部。

  叶飞头一撇,“哼,这可我不跟你计较,你那懂得我吃饭的奥秘。”柳祺一笑,这吃饭跟丧心病狂一样,还奥秘,我看你就是便秘。

  “对,你的奥秘只有你的双胞胎兄弟才能懂得,那么深奥,我可不懂,”柳祺说道,神情之中多了一些看不起。

  叶飞道:“我告诉你,吃饭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至于礼节什么的,都是瞎扯淡,”柳祺听后,神情一愣,这人吃饭不会再土坑里面吧,说出的话也是土不拉几。

  柳祺摇摇头,很是无力,这人的讲话方式,活活的把自己给累死,一想,柳祺深呼一口气,说道:“一座雕像,看哪里,都比你强了很多很多倍。”

  叶飞一哼,“你说说,这座雕像哪里比我强了?”柳祺话都不想说了,为了雕像跟他比,还不是输得一塌糊涂。

  柳祺的表现,明显的充分到,就算是一座雕像,也是比你这一块烂海带强,宋小沫从旁哼着歌,不管两人,从第一次见面,两人就没有和睦过。

  广场中,有不少的学生,来回的走动,看到了两人的举动,都不有自动的看向雕像,不到一会,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向学神雕像。

  叶飞的抗拒,对于雕像的哪哪都看不顺眼,柳祺,反倒是相反的,哪哪都是养眼的,宋小沫看了之后,颇为无奈,你们这样计较,想过雕像的感受吗?

  叶飞和柳祺,两人唧唧喳喳的,一好一坏,对着雕像,理论自己的说法,再然后,叶飞的说辞和柳祺的说辞都是同一等级。

  “大小姐,你的说的雕像,也不够如此,你看,经历过这么多的日夜,雕像早已不行了,”叶飞一笑,想到了雕像的风吹日晒的。

  柳祺根本不在乎叶飞说的话,“就算人家只剩下一口气,也比你这给烂泥巴好太多倍,”叶飞一哼,“哦,原来如此,这座雕像是死的,”叶飞就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这些,是对雕像的不尊重。

  “残枝破叶,想你这种人,是永远不可能发芽的,”柳祺说道,叶飞白一眼,让她自己体会。

  柳祺走到了宋小沫神旁,不看他,看他就是在浪费生命,多看一眼,自己就会遇到灾害,谁人不说他就是一个灾星。

  叶飞一笑,走了过去,说道:“哎,今天的太阳真好,把一切阴暗都驱逐了,”一听,柳祺怒了,这分明是变的花样在说自己。

  真是的,本小姐不发功,你咋还能上天呢,一走,“叶飞,不要以为人人都对你好,那是人人对你的仰慕,瞧你的出息,一点都不违和。”

  叶飞摆摆手,全身的细胞都在炫耀,“人人崇拜我,那是我和谐,因为我有着绝对实力,不像某人,光靠这脸蛋去博取别人的恭维。”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一个巴掌,狠狠打在叶飞的脸上,“叶飞,你混蛋,”说完,转身就跑,带着伤心的飞泪,跑了,宋小沫也看楞了,搞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