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吓

  麻辣烫附近,叶飞左摆右摆,舞动着双肢,在邓晨面前,表演了一出猩猩吼叫,周边人不少人聚集,都拍手叫好。

  邓晨的脸上,一丝丝的笑容都没有见到,叶飞泄气了,就像气球被炸了,遗留的残余还在苦苦挣扎,最后,气球中的气还是被融入空气中了,气球只剩下一张皮了。

  从刚才,叶飞就跟着邓晨,说说话,谈谈今天新闻上发生的趣事,可是,这家的比臭石头还臭的难闻。

  简直了,不给自己一脸好脸色,“喂邓晨,我在给你说话,我好心的看你一个无聊,放下身段给你玩,你咋就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你觉得我不够吸引?没事,我给你唱首歌吧,两只小蜜蜂呀,飞在花丛中呀,飞呀,啪啪飞呀,啪啪。”

  叶飞郁闷死了,要是因为他跟封子云有关联,你以为我跟小丑一样逗你了,告诉你,小爷后面还有很多的杂技团等着自己呢。

  重回状态,叶飞摆出一张咧嘴笑,笑得乐呵呵的,笑的还要滑稽三分,周围的小孩拿着糖葫芦吃着并看着越来越好吃。

  一会过后,叶飞觉得,自己是一个街头卖艺的,为了博得一位来客的笑脸,自己给付出多大的努力。

  最后,叶飞选择霸王硬上弓,拽着邓晨就上去撕扯,“你这个混蛋,你快说,你把我的朋友扔进那条河里了?我给他收尸的时候还能留得全尸,不然,被鱼吃完,我连骨灰都捞不到了。”

  撕扯着,卖力的喊着,使出力气撕心裂肺,像真的一样,周围开始了对邓晨的指指点点,开始了远离,有些人想着,哎了我去,这人还是个危险人物,那我给躲远点,我的一身的清白可要保住。

  叶飞的无理取闹让邓晨的忍耐一度的触犯,一使劲,“给我让开,我没有你要知道的,”邓晨生气了,美男子要生气了,这家伙从刚才到现在都快一个小时了,纠缠自己要朋友,自己的朋友都不知道在哪?还往我这找朋友,真是幼稚,这种游戏玩在他身上也是幼稚到极点了。

  唰,叶飞一前,一个华丽的转身,如同一个舞姿翩翩的舞者,却跳出小孩一样的瞎舞蹈挡在了邓晨面前,“邓晨,告诉你,如果不告诉你最近和我朋友的行踪,我今晚就赖在你们家,反正看你的样子,家里也挺富裕的,告诉伯父伯母不用准备什么,我直接跟你睡一床就行,”叶飞的话邓辰听着可真是一个可笑至极,他跟自己睡一床,还不如自己死呢。

  “给我滚,不然让你们家完蛋,”邓晨发出狠话,等会,这时的叶飞突然惊讶了,“你说什么?!我只是睡你的床,你却要杀我全家,你好不要脸,你好狠毒,我恨死你了,”装腔作势的,叶飞举起拳头就往他身上打。

  邓晨忍不住了,这人分明既是一个三岁小孩中的弱智,一个只会玩笑的大个子,气死我了,气出了天际。

  一挥手,他大步大步的往前走,潇洒地走远,远远的离去,离开这个疯子都不如的疯子,丧心病狂情况下的变态。

  令邓晨烦的是,以前受伤的时候买膏药贴着,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恨的是,这家竟然是膏药的升级版,狗皮膏药,丝丝的缠住对方不放嘴。

  “喂,我跟你说,我现在真难为情,我要是住在你们家,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吗?你倒是给我出出主意,我好有个对应之策。”

  啊啊啊啊啊,邓晨快要逼疯了,要不是这里是公众场合,他早就想打人了,随便,板凳,吃的,玩具,木剑,什么硬就招呼他,一定不会好好的亏待他的。

  邓晨一直走,一直走,只看前面,不用其他的影响,更不受叶飞的影响,忍着,痛着,走着,在后面的叶飞也不追了,看来是没戏了。

  回到别墅,已经七八点了,这耽误的,一点收获都没有,谍战片里就算接头失败还能捞一块果肉吃,可自己呢?连皮都没有吃到。

  打开门的那一刻,别墅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响都没有,叶飞奇怪,这俩丫头不会睡觉了吧?

  看看时间,也不会呀,号称夜店王子的熬夜量遇到她们都给甘拜下风,绕绕头,走进去把门一关。

  嘭,一挂鞭炮突袭了叶飞的脖子,哗,叶飞快手一甩,在客厅中,不一样的多彩烟花在绽放,云层一样厚的浓浓的烟雾渐渐的笼罩在叶飞的周围。

  仔细一闻,一股浓浓的辣椒味袭面而来,刺激感刺激着叶飞,鼻子一直不舒服。

  迅速的,叶飞跑进卫生间,直灌一大口水,喷了出来,刚抬起头来,镜子中,一个面部披着长发,脸上血淋淋像是找你寻仇的女子浮现在叶飞的眼前。

  眼眸一缩,我去,这是从哪去搞来的稀奇玩具?一转头,叶飞发现什么都没有,再转头,发现镜子中的女鬼又变了,一只狰狞的面貌长着獠牙,血口大盆似的来咬自己。

  叶飞触碰一下,顿时,发出一声声恐怖的尖叫,同时,镜子边,不同的闪光接二连三的诡异出现,一种极为不适的感受,浑身冰凉。

  当然,这些叶飞都是不怕,叶飞把这些直接省略了,查看了镜子后面,他叹了口气,原来,后面装着小型投影设置和闪光特效,为了更逼真一点,还故意的弄上一幅,一闻,是猪血没错的。

  撇了撇嘴,叶飞感叹,这别墅没有别人,就这种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恶作剧,对于自己来说,那比没用还没用。

  不到一会,这些都被叶飞给拆了,发现,旁边有一个纸箱子,打开一看,叶飞就笑了,转身,把那个随时移动闪光装置戴在身上。

  出了卫生间,手里的一张极为扭曲的恶魔样的面具让叶飞不由得一笑,走到总电源处,咔,电闸一关,别墅陷入了一片黑暗。

  而殊不知叶飞行动的两女还在二楼的某处乐呵呵呢,二楼走廊的尽头,一间隐蔽很深的房间内,两女相互聊着。

  柳祺一脸的担忧,宋小沫旁在看着也是一声声的无语,“祺祺姐,你到底怎么了,说好吓吓小飞哥的,怎么这会你就变成这副样子了?”

  柳祺道:“小沫,你说你设计的管用不管用呀,我总觉得,那些东西对于他来说,似乎一点威胁都没有,”一听,宋小沫就露出来小得意,“放心吧,这招很灵的,在没有任何防备下,一看就会吓傻的,除非小飞哥是机器人。”

  柳祺觉得宋小沫说的也对,除非他是机器人,但,总觉得不对劲,抬头一看,周围的一切怎么黑下来了?

  “小沫,怎么关灯了?”宋小沫一愣,“没有呀,”一时,她就发现,原本该光亮的地方突然黑下来了。

  就在这时,一声破碎声响起,接的,又是几声更大的声音响起,弄得两女一慌,“祺祺姐,不会,不会真的有鬼吧?”

  刚才还勇敢客家的宋小沫,此时,也有了害怕感,柳祺看的,忍不住从背后伸出两指食指。

  二楼走廊中,摔了好几下的叶飞,重新站了起来,看着被自己摔碎的花瓶,真是心疼,我的小花呀,对不起呀。

  走廊一路,都被涂满了清洁剂和肥皂沫,还有润滑油,看到这些,叶飞真是的,为两女堪忧,她们这一路涂过去,摔的给多疼,可怜,为止可怜。

  看了看两边的墙壁,哎,只能做一回蜘蛛了。

  走到下边,拿了两个吸盘之后,就准备顺手一爬,借助着吸盘,很快的,就越过了这道封锁线。

  在没有敌人布置的地雷圈之外,安全的下来,一笑,这屁股终于不受罪了。

  带上面具,耳朵一灵,就听见了房间里传来的女声,叶飞一笑,把手一打,门,悄悄地打开了。

  而在房间里的两女丝毫没有注意到叶飞的来临,只是屏住呼吸,一瞬,房间的灯打开了,推算着时间,叶飞把电闸推到一半,不推到顶,灯光很快就恢复了,叶飞利用一根牙签的重量,精打细算过的支撑时间,在这时间之内,叶飞穿梭过这里,到达目的地。

  恢复了灯光,两女反而更加恐惧了,这不会真的神明显示,鬼猖獗吧?唰,一声冲破云霄一般的尖叫,在别墅中回荡。

  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叶飞很是委屈的站在那里,脸的右边还有被踢的鞋印,按照大小,这是柳祺,狠的程度相当厉害。

  柳祺用手巾擦了一脸的眼泪,刚才,他真的哭了,哭得特别,叶飞看到,有些后悔,他真的很不愿意看到她的泪水,况且,还是自己弄哭的。

  叶飞乖乖站的,话语欲出,但又掐在嗓子中,宋小沫递过一杯水给柳祺,“小飞哥你也太可恶了,竟然扮鬼吓我们。”

  叶飞面无表情,心里却是一哼,也是你们提前吓我的,你还有脸说,叶飞对古灵精怪的宋小沫真是无语。

  无语到用这么特傻的技巧来反驳自己,“我扮鬼,也是以其人之道反其人之身,”这句话是冲着宋小沫。

  宋小沫话语一噎,的确,叶飞接的说道:“算了,我不怪你了,刚才你也是摔得不轻,”刚才,叶飞是直接把柳祺公主抱起来,一两下的跳跃就过来,这也多亏脚尖的泥土。

  至于宋小沫,叶飞就眼睁睁的看的宋小沫,一路摔过来的,这也不为过,一切都是她造成的结果。

  “小飞哥,这就你不好了,为什么你把琪琪姐给抱回来,就不能也把我抱回来,”到现在,摔的她全身都在酸疼。

  叶飞道:“你?我的任务只是负责柳祺的安全,一点伤害都不能有,所以,我当然不能像你这样,让柳祺一样了。”

  这话说的,让宋小沫气得不行,坐下来,弱弱的说道:“祺祺姐,你跟柳叔叔说一说,我也要一半叶飞的行使权,一半天我半天。”

  叶飞一听,得嘞,头一回听见保镖还能撕成两份用,柳祺一听,欣然地摇摇头,“小沫,我劝你还是另请高就吧,你要是问我要这个无赖,你呀,有罪受了,就冲着刚才,你就知道我是怎么度过的。”

  听见,叶飞心里有些不服,说的跟我一天天加害于你,我这真是委屈,一天天供奉你还来不及,我的心好痛。

  回头,柳祺怒视叶飞,“再有下次,菜板上的鱼就是下一次的结果,”叶飞回头看,厨房里的鱼被切的五马分尸一般,特惨。

  叶飞点点头,“明白,”他现在的心情略微很差,柳祺看一眼,“行了,我饿了,”说着,就拉着宋小沫到一边去。

  走进厨房,叶飞的脚刚一迈,一小袋的面粉从上而落,撒在了肩上,脸白了,白的深厚,白的吓人。

  叶飞继续走,碰,碰,碰,碰,碰,迎面而来的铁板,狠狠的砸在了叶飞的脸上,一顿,昏了过去,外边的两女一拍即合,耶,成功了。

  朦胧中,叶飞的眼前是一片的洁白,醒来时,才发现,自己是被拖进了卫生间,而且,还是像挂衣服一样被挂在了墙上。

  此时,就像个犯人一般,叶飞无奈的摇摇头,这俩女人,真心惹不起,也不敢惹,哎,很是轻松的,就挣脱了。

  叶飞无力的坐到了地上,眼睛有种炫幻之感,站起来,走了出去,一看,两女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回到了自己屋子,就准备睡了,再折腾下去,小爷可不奉陪。

  翌日,公鸡叫响,太阳伸个大懒腰,用饱满的阳光照醒还在沉睡的人们,而随着白天的如期到来,别墅中,就响起来一声声噪音。

  叶飞的屋里,到处都是恶魔一般的怪叫,惹得叶飞不得安宁,“啊啊啊啊啊,”叶飞忍不住叫喊,受不了了,大清早的,连个觉都不让人睡了。

  还在睡意中的叶飞,睁眼一看,立马精神都来了,屋里,到处布满了闹钟,其中的怪声就是从闹钟嘴里发出。

  他懒散的爬起来,如同树懒一样打滚,各各的,把一个个闹钟关掉,一会儿过后,叶飞整理好了衣服,把一堆的闹钟放进一个小纸箱之中内。

  洗漱一番,到了外边,正看见两女正在吃早饭,叶飞也是惊讶的吓掉下巴,餐桌上,摆满了好吃的早饭,不管中式和西式,通通都有。

  两女从来没有做早饭习惯的女孩,今天却变一个人似的,难道真有石头蹦出鸡蛋的时候?叶飞过去,把小纸箱子摆在两女的面前。

  “两位大小姐,请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就算让我死,我也能死得明白,”宋小沫低着头继续吃早饭,一言不发,不敢正视叶飞。

  柳祺吃着面包,疑惑着看的叶飞,“你不会认为的你的命有多么不值钱吧?我告诉你,你的命犹如黄金一样金贵,我们哪敢让你死,”说完,柳祺低头继续吃着手里的面包。

  叶飞一听,这是讽刺,白明面的讽刺,现如今,黄金简直一文不值,把自己当作黄金,那简直就是一点都不值,不值都掉渣。

  “行了,你也洗手快来吃吧,我可是请营养师亲手做的,不给我浪费了,”叶飞一撇嘴,好,这是当自己是猪来养。

  到了水池旁,洗清了一下手,就回到自己的做的位置,一看,还给自己准备了,叶飞心里一暖。

  一下,大吃了起来,一顿,味蕾和口感变成了火山爆发,辣,太辣了,也非真为自己的蠢蛋痛骂,自己太蠢了,怎么可以相信这俩女说的话,相信她俩说话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俩货,到底在自己的早餐里放了多少辣椒酱。

  叶飞欲哭无泪,这俩货,还在自己的早餐里房里芥末和大蒜,真是苦,苦不堪言,自己到底得罪谁了?受这么大的罪。

  跑到了水池旁,大口大口灌着,眼泪不知的留下,嘴里的辣味还未退去,找了找能当镜子的物体,看了看,还好还好,自己的嘴巴没有变成香肠嘴,香肠嘴那厚的,真够难看的。

  过后,两女都吃完了,叶飞才吃,这其中滋味真的不好受,叶飞紧握着拳头,这要是别人,自己有的是办法对付。

  但是,柳祺对自己可真的是一个死穴。

  在苦不堪言的过程中,叶飞吃完这一顿早饭,有好几次,都想呐喊,我想活出个样,我不想再碾压。

  再过会,叶飞的嘴已经完全没味了,也好了。

  当两女看到叶飞无处安放的青也是对笑一番,哈哈哈,这就是扮鬼的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