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平王皇后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闻帖而动

第一百七十九章 闻帖而动

  读完了云墨安写的来信,萧瑾的心情果然好多了。

  此时的她浑然不知,她发出去的公开招亲请帖,在各方势力引起了多么大的轩然大波。

  京师方面。

  秦昊已经登基。

  自立为大昌的皇帝。

  原来京师留下来的不少大臣,因为秦烨已经不在了,不少保守派已经默认了秦昊为大昌的陛下。而秦昊此时刚把星妃沈汝玥纳入自己的后宫,他终于得偿所愿,正在飘飘然之时,猛然听到如此噩耗,有些不可置信。

  “你不是凤星?”秦昊扣着沈汝玥的下巴,凌厉地质问起来。

  早已非当年单纯的那个沈家小姐了,沈汝玥眼神流传,狡黠一笑:“我一个柔弱女子,可不知道什么凤星,我出生之时天生异象,是张天师强说我是凤星,陛下刚刚把我从扬州那边救出来,然后张天师就跳出来说萧瑾才是凤星?我记住萧瑾根本不是和我同日出生的吧。”

  沈汝玥这话说的极为聪明,其隐含意思是张天师等人故意使得计谋,表明自己还是有很大可能是凤星,这样秦昊为了这一些可能,不会杀了自己,另一方面又为自己留了一些余地,因为她从来没有说自己是凤星。

  闻言,秦昊思索了片刻,便一甩袖子,脸色阴沉地离开了沈汝玥的院子。

  萧瑾是凤星,秦昊其实已经信了八成。

  刚刚沈汝玥说是自己把她从扬州救出来,其实只是美化说法,实际上这是他和纪嵩他们谈判后,沈汝玥作为交换的条件,他们送过来的。要是沈汝玥真的是凤星,纪嵩和文纪升又岂会放弃?如此说来,十有八九这个沈汝玥是假的。

  更何况,即便现在萧瑾不是凤星,以她现在在东北手握十几万精锐大军,谁能娶到她,这天下就坐定了。如此实打实的助力,和那虚无缥缈的“得凤星得天下”的传说岂可相提并论?

  当西原二王子拿着一个华丽的请帖来的时候,御书房内,秦昊脸色极其难看,极其不悦地眯起了眼睛。

  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开口,一时间气氛凝重而沉闷。

  许久,和拓跋霖一起来的秦岚忍不住开口道:“这是萧瑾的阴谋,说什么招亲一定要本人亲自到场,我看她是想把大家一网打尽。”

  秦岚很生气,没想到这个萧瑾来了这么一招,她居然同时给秦昊和拓跋霖都发了请帖。拓跋霖现在是她秦岚的未婚夫,最让她郁闷的是,拓跋霖心有所动。

  拓跋霖扫了一眼满脸咬牙切齿的秦岚,美丽的脸上全是怨恨,让原本的美色硬生生减了几分。他并没有见过萧瑾本人,这样一个奇女子,他倒不是真的想娶她,只是纯粹好奇,想会一会。

  秦昊冷笑道:“二王子,你怎么看?你可别忘记了,我妹妹现在可是你的未婚妻。”

  “去,当然要去。”拓跋霖笑道,“陛下不会以为这次只是单纯的招亲大会吧?这次并州城一定很热闹。”

  秦昊思索片刻,立即明了道:“你是说,其他人也都会去?”

  拓跋霖点头道:“当然,能亲自去并州勘察一下敌情,本就是绝佳的机会,我们得到的消息不是说,并州被布置的固若金汤吗?”

  “当然岚儿可以和我一起去。”拓跋霖又笑着补充道。

  西南。

  西南的卫王同样也接到了请帖,卫王倒是什么也没有多想,只是想要是自己的一个儿子娶到萧瑾,换来如此大的助力当然非常好。

  他的嫡长子卫尧并不这么想,他是知道一些萧瑾和云墨安的关系,他在东南是见过顾亭瑜的,但天下传闻萧瑾是女子之时,他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顾亭瑜和萧瑾就是一人,要不如何能说明这两人长的如此相似。

  “尧儿,你的意思是说那这次招亲,我们就不掺和了?”卫王征求自己儿子意见,这个儿子,他一向喜欢,对于他的看法还是很听得进去的。

  “父王,我并非这个意思,去是肯定要去的,只是结亲的可能不大,但是有些合作还是可以去谈的,萧定雄不是死了吗?还不知道是谁下的手,秦昊或者纪嵩都有可能。”

  卫王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儿子继续说下去。

  “我听说纪嵩和秦昊现在私下再谈判,我们可以和萧瑾合作,先解决一方势力,现在天下五分的说法,虽有微妙平衡,可暗地波涛汹涌的很,现在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你是说……契机就是萧瑾的这次招亲?”卫王眼前一亮,自己儿子脑袋就是活。

  卫尧一脸笑嘻嘻的样子,暗自扫了扫那华丽的请帖,脑中不由浮现出那白衣女子的身影和那绝美的容颜,要是真的和云墨安闹翻,真的招亲,岂不是更好。

  扬州。

  华升一边听着幽冥教从并州传来的消息,得知萧瑾已经知道萧定雄是被风云阁的人所杀。

  一边盯着请帖,嘴角含笑,“云墨安,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然后低头一只手又抚着一件大红喜服,含情脉脉地念道:“亭瑜,我的新娘,等着我。”

  与此同时,东宁,皇宫内的安远长公主正倚在贵妃椅上和自己的弟弟也聊的是同样的话题。

  “本宫听说萧瑾此次对外公开招亲?”长公主慵懒地聊到。

  东宁是个部落国家,而长公主的弟弟东宁王就是她凭借强悍的能力,支持当的这个东宁王,因而姐弟俩感情很好,东宁王比较年轻,比萧瑾年长不了几岁,他发现自己的皇姐从几个月之前打赢北勒回来之后,就极其关心大昌萧瑾的消息。

  他忍不住打趣道:“怎么,皇姐输给了萧瑾,就开始对她念念不忘了?她要是男子还可以抢回来当驸马,可惜是个女子。”他的皇姐自从十年前杀了自己的驸马,现在一直都没有再嫁人。

  “皇弟,你胡说什么。”安远长公主笑着斥责了一声,笑道:“你倒是说对了,本宫确实看上了萧瑾,想把她给你娶来当皇后。”

  东宁王笑着拒绝道:“皇姐,你饶了我吧,那么彪悍的女子,还是异国人,当皇后会被部落的各首领反对的。”

  安远长公主突然坐了起来,正色道:“我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本宫打算派人去大昌的并州,替你向萧瑾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