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这里是二十号区域铭用来招待来自其他组织或者大势力的贵宾歇息的场所,你们就暂时呆在这里吧,我想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的。”她说着,若有深意的瞟了几人一眼。

  宁浩不理解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对于李梦茹的指挥以及同伴之间实力的过于自信才敢这样信誓旦旦的开口吗?几根人继续不急不缓的往走廊深处走,就在宁浩略微分神的透过两侧玻璃窗看向其中一间小房子时,他仿佛看到一道人影从中迅速掠过,看那样子,似乎是在偷窥他们的行踪,当即大叫道:“什么人?”同时身形如电,立刻朝着那间房子窜了过去。

  突然产生这么大的反应,位于宁浩身后的四人都被他的怪异举动吓了一跳。而走在最前面的娇碟则是微沉着脸,若有所思的望着前者奔跑而去的那间屋子怔怔出神。

  宁浩第一时间来到那扇半人高的玻璃窗前,皱着眉头朝里面浏览了一番。那是一间有一个卧室大小的办公间,摆放着很简单的一张桌子,以及一个沙发。奇怪的是,当他仔仔细细的将里面一起=切能够藏匿的地方统统检查过后,那道速度极快的影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了,这不由得让他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首先,他敢肯定自己那有意无意的一瞥确实是看到了某个漆黑人影的存在,由于那间房子没有开灯,走廊里的光线也相当黯淡,那道黑影具体的形貌没有被捕捉下来。其次,他隐隐地感觉到了不对劲,仿佛有人在暗中监视着他们一样,一股莫名的寒意开始涌入他的周身,让他如坠冰窟,却又不知道这股莫名的寒意来自哪里。

  “你在干什么?”这个时候,娇碟走了过来,她先是默默地朝房间里看了一眼,继而摆出一副难以理解的眼神看着宁浩,似乎是不太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有人,我刚才看到这房间里藏着一个黑影,我敢肯定我确实看见了,他就趴在窗户上看向我们这边,等我注意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就消失了。”宁浩这样一说,其他四个人也都是一脸的震惊,难道这个据娇碟说已经很就没人拜访过的还有什么人的存在吗?

  “怎么可能!”没想到这个短发女人听了却是连连摇头,“这里是不可能有外人潜藏的,它的保护工作做得相当完善,无论你从哪一扇门进来,都需要经过脸部识别才能够打开,再说了,就算是格雷斯的暗杀组织成员,也不会无聊到潜伏在这里等候时机吧。那样只会让他们空手而归罢了。”她说的漫不经心,似乎是在有意无意的否定宁浩所认定的事实。

  “会不会是你们铭组织里的人呢,有什么秘密的任务之类的?”克雷雅突然开口道。娇碟仍然无声的摇了摇头,“这也是不可能的,我们组织里拥有能够自由出入这个楼房权限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而已,他们现在也都被各种任务限制的脱不开身,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我想或许是你看错了吧?”她的语气不急不缓,却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带着小女生的一丝蛮横。

  宁浩没有出言表明他的观点,但是他的心中却是变得更加笃定,刚才出现在那扇办公室窗户里的一定是某个人的影子,按照正常情况推断,若是知晓了这样一件惊悚的事情,不管它是真是假,最起码应该将那间办公室的门打开进去查探一下,看看是否有过相应的痕迹,可是这个女孩子呢,她则是一味的选择了否定,否定宁浩所看到的一切,否定了他的想法。单单从这一点来看,不得不让人心生疑窦。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也有可能是她那种自我优越感的性格使然。一般像这样还处在涉世未深的年龄的小姑娘总有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感觉,她所认定的事情就一定是真相,哪怕这其中还存在着诸多疑点,她可不管那么多,依旧是我行我素。这也是为什么当有人对她的观点发出质疑、反驳的时候,娇碟才会以如此肯定的口吻说出那一番话来吧。

  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开始在宁浩心中变得可疑起来,他开始回忆起刚刚在帐篷里李梦茹分配任务时好像并没有具体提到过要带他们来这样一座与这个营地格格不入的建筑里。换句话说,带他们来这里只是她的擅作主张,亦或是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目的私心。

  想到这里,他便不再继续往前走了,朝着身后四人做出了一个警告的眼神,他们同时会意,彼此之间站的相隔开来,带着颇有戒备的神色看向站在最前面的白衣女人。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娇碟眼看着刚刚还显得平稳和谐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剑拔弩张了,虽然有些明知故问,但她还是将试探的眼神投向最前方正带着莫名意味看过来的宁浩。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梦茹她刚刚交代你让你照顾我们的时候没有指出具体的位置吧,正常人或多或少会犹豫一下,究竟把我们放在什么位置最为合适,但是你却毫不犹豫的把我们带到了这里,如果不是有什么刻意的缘由的话,我觉得一般人是不会这么做的。”宁浩说着,示意身后的莱恩他们往后方慢慢移动,他则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一脸阴晴不定的娇碟,时刻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慢慢的,一抹残忍的笑容开始在她的脸上缓缓浮现,之前那个虽然看上上去有些扑克脸的女孩决计不会出现的,如同一头恶狼在看着眼前的猎物一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宁浩心中也是早有准备,他冲着身后大喊一声:“跑!”便将反应速度提升至最快,五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走廊的出口处跑去。

  现在他已经十有八九可以肯定,这个娇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她千方百计的将他们引诱至此,不断否定宁浩早已亲眼目睹的事实,同时又在双方产生芥蒂的时候露出那种嗜血的笑容,她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五个人,出于某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将他们骗入某个合适的地方,再将他们抓捕亦或是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