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揍金胖子(求订阅)

第四百五十三章 揍金胖子(求订阅)

  “提督大人真乃海量,一身气度更是俊朗非凡。”

  “着实令我等藩国小臣羡慕。”

  金胖子来到莫小白面前,说了好一通恭维的话,但莫小白压根没有举杯的意思,淡声问道:“你是?”

  “额,我”

  “此乃我朝鲜国元帅金命元,他对提督这般年轻俊杰一直仰慕着呢。”

  金胖子一时尴尬刚想开口,旁边国主已经替他‘解围’。李昖一句话说完,金命元更是接连点头:“我王所言不假,我一直都很仰慕大明天朝,期望有朝一日能去天朝长长见识。”

  “金命元?”

  莫小白嘴角念叨了一声这个名字,右手刚抬起酒杯,却又停了下来:“你来向我敬酒?就凭你在平壤城外弃我大明铁骑不顾,自行逃跑的举措,你觉得我会很高兴吗?”

  金命元,赫然就是莫小白在质问祖承训时,对方口中的朝鲜国将领。

  是和祖承训一同出征平壤的人!

  可这家伙在看到祖承训中伏后,非但没想过能不能从外围再来一次反包围,更没试过冲入平壤将祖承训和大明军队救出。

  他第一时间做出的选择,是带着手下三千人跑路!

  大明来帮朝鲜打仗,朝鲜兵马自己撂挑子,只让大明军队冲在最前头。之后危急关头也不救人,反而把责任全都推在了祖承训身上。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如果祖承训有冒失进兵的责任,那么眼前这个胖子便有畏战脱逃的死罪!

  莫小白能因为两千辽东儿郎的死而把祖承训臭训一顿,当然不会给金命元好脸色。

  而金命元在听到莫小白所说之言后,脸色也难看起来:“本元帅是没能救出上朝天兵,可那不是我的错,是祖将军自己贪功,怎能怪到我头上?”

  “是,祖承训自己贪功,怪不到你头上。”

  莫小白低念了一句,随后起身便是一巴掌,将这头快两百斤的肥猪拍飞出五六米外。

  脚步连跨,在金命元倒地的瞬间又把他抓了起来。

  右手向前一递,扣住了肥猪的颈脖。

  “我不怪你,但我能杀了你!”

  掐着金命元的脖子,把他拉至面前;“我若要杀你,别说你是朝鲜元帅,就算你是朝鲜王室也没人可以救你性命。敢坑害我大明将士,你有几颗脑袋可以偿命?”

  莫小白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以他大明远征军提督的身份,只要不是杀朝鲜王,别的朝鲜人,只要随便按上一些罪名,就能直接处死。

  朝鲜王不会阻止,大明更不会有意见。

  就如此刻,朝鲜王李昖就被吓的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半天都没吭声。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大明武将就没一个好说话的。祖承训敢不给他面子,眼前的提督其实更不把他放在眼中。

  亏得他之前还以为来了个好打交道的人,实际是他李昖想多了。

  不过李昖没敢吭声,一旁终究还是有人咬牙走了过来。

  来人也是个老头,论资排位甚至比金胖子还靠前。

  “提督莫要气恼,莫要气恼。”

  身为朝鲜领议政,也就是宰相官职,柳成龙虽然心底无奈,但还是鼓起劲上前进行劝说:“平壤一役多有蹊跷,我与王上已在派人勘察,如今事无定论,能否暂先放下成见?倭人气势正盛,提督何苦为难我番邦臣子?”

  “你又是谁?”

  “老臣柳成龙,平壤一事,我定会给提督与天朝一个交代的。”

  “柳成龙?”

  关于这个名字,莫小白多少有些印象。

  如果说李昖此刻身边还有可用之人的话,那么除了海战将领李舜臣以外,就只剩下丞相柳成龙。

  想到接下来的战役还有不少事情要对方来完成,莫小白才松开了五指:“我今天给你一个面子,现在让他给我滚蛋,别让我再见到他!”

  “是,是,是,这就让他回去。”

  柳成龙皱着老脸与金胖子使眼色,后者才刚坐下喘两口气,见此却是又悲愤又后怕的翻了个身,连话都不敢再说,快步走出了厅堂。

  等金命元自己滚蛋,柳成龙才赔笑道:“提督可消气了?此番我朝鲜遭受国难,还望天朝与提督,能尽快施以援手啊。”

  “放心,我既然千里迢迢的赶来了,自然是要与倭人开战的。”

  莫小白眯着眼睛点头,随后转过身扫视那些朝鲜臣子,嘲弄道:“我若不帮你们击败倭人,你们还能在这吃喝几天?”

  “各位继续吃、继续喝,本提督先行告辞!”

  ………

  “老大,你刚才不会玩真的吧?”

  当莫小白一行率先告退,刚回到朝鲜王给他们准备的卧室,上善若水就忍不住惊叹:“我和阿呆都看傻了,还以为你真要在朝鲜王宫杀了那胖子。”网首发

  “我有那么重的杀心吗?”莫小白没好气摇头,给自己倒了杯水解渴。

  “怎么没有?我们可是听说了,之前宋应昌摆宴,老大你就差点杀了祖承训。”上善若水依旧咂舌,他发现自从莫小白来到辽东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得。

  极其暴躁,动不动就要人命。

  难道是当上提督,所以……膨胀了?

  “连你们都这么觉得,看来我演的还算成功。”

  莫小白喝了口水,来到案桌边坐下:“我之所以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金命元,完全是因为我没时间和那些朝鲜人玩什么谁是卧底的游戏。”

  “这场战役打到现在,朝鲜已经没剩几个忠臣了。你们信不信,我们今晚睡一觉,明天我打了金胖子的事,就会传到倭国人耳朵里。不超出三天,平壤的那些个倭国大将都会知道,甚至倭国玩家都可能听到风声。”

  听到这话,阿呆马上开口:“所以你是故意的?要让倭国人以为这就是你的性格?而且让倭国人知道,你和朝鲜高层有很深的芥蒂、矛盾?”

  “对啊,看着吧,明天的朝鲜朝会肯定还有热闹。”

  莫小白把玩着手里的精致瓷杯,笑了笑:“一部分朝鲜大臣肯定会跳出来的,我就是要看看,究竟多少人会上蹿下跳。”

  “可是,万一里面有朝鲜的忠臣呢?”上善若水还是不能理解,反问道。

  “朝鲜忠臣?”

  莫小白嘴角一勾,打了个响指:“你们看到我打金命元的时候,朝鲜丞相柳成龙的态度没?”

  “那就是朝鲜的忠臣,面对大明的怒火,只能忍气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