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见李昖(求订阅)

第四百五十二章 见李昖(求订阅)

  能,或者不能?

  刚被莫小白放开的祖承训双拳紧握,似乎随时都有再次暴起的迹象。

  但在莫小白的注视下,祖承训撑起了身子踏步走出席位,来到大堂空地抱拳道:“末将有愧辽东儿郎的信任,今日只求经略公将此事交于末将来办,来日大军南下,某愿为攻伐平壤之先登死卒。”

  听到祖承训落地有声的话音,宋应昌双眸微微眯起。

  一旁佟养正不由发愣,两位赞画更是面露诧异。

  祖承训这是被打傻了?

  不知道刚才的提议是谁说的?

  “你想清楚了?”宋应昌不咸不淡的话音随之飘转,双眸却如刀般锐利直逼祖承训眉间。

  “末将要为我辽东儿郎正名,望经略公恩允。”

  见祖承训再次点头,宋应昌才缓缓开口:“明日便由你来接手堡内后勤事务,庆远你从旁辅助。”

  “是,经略公。”

  赞画袁黄起身答应,扫了眼祖承训和旁边的莫小白后,忽然明白了什么。

  如果今日这一出不是经略早就安排好的,那这个火爆脾气的年轻提督,肯定是个厉害角色。

  打一巴掌再给颗枣,可是大明朝上位者御下的最佳手段。

  偏偏还激起了祖承训仅存的那点北地血性,想来此战后勤事宜虽然会很繁杂,但却容易展开工作了。

  高明呐!

  袁黄看出了莫小白的那些小伎俩,宋应昌这位在朝堂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狐狸怎么看不出来?

  他之前一直没说话,就是想看看莫小白究竟几斤几两。现在结果显而易见,祖承训轻易便被莫小白激将。

  “倒是个可造之材。”

  心底默念了一声,宋应昌挥手示意几人坐回席位。只是酒席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再坐下也只剩尬聊尬酒,毫无气氛可言。

  片刻后,随着祖承训率先告辞,酒席自然是不欢而散。

  作为搞砸酒席的罪魁祸首,莫小白非但没觉得不妥,反而很高兴的回去睡觉。

  因为,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祖承训这位辽东军副总兵,已经乖乖入套。

  ………

  翌日。

  莫小白刚醒,还没洗漱就听到自己的侍从来报。

  去义州交涉的使臣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朝鲜使臣。

  这也意味着莫小白才刚在镇江堡歇一晚上,又得赶路去义州。

  虽然对这种劳顿很是郁闷,但这条路是莫小白自己选的,当然是跪着也得走下去。

  匆匆吃过早饭,又与朝鲜使臣见过之后,莫小白便与阿呆、上善若水一起,领着自己的骑兵踏上渡船,过江面前朝鲜王。

  横渡鸭绿江并不需要多久,下船后一路通行,莫小白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这就是你们朝鲜的官道?”

  勉强骑行了10里,莫小白突然勒马止步,望着身侧的朝鲜使臣,右手指向不远处的水坑:“你不要告诉我,这坑坑洼洼的官道,是倭人打到义州来之后搞得破坏!”

  莫小白有发脾气的理由,因为他从没见过像眼前这么烂的平地官道。

  如果是山路,崎岖颠簸一些情有可原,可特么现在才刚过江,江边地势还是很平坦的,就是这样的道路,居然也会五步一小坑,十丈一大坑?

  朝鲜人是多久没有修整过了!

  更别提这地方还是义州,朝鲜最西北的边缘地带,几乎不可能发展战乱的地带。

  如果义州路况都这样,南面的安州会是什么情形?

  平壤又会是什么状况?

  面对黑着张脸的莫小白,朝鲜使臣有些尴尬,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此事我会向王上禀明,会在大明天兵过河前,派人把道坑填补好的。”

  莫小白听罢也没说什么,直接挥鞭继续赶路。

  反正至始至终,他就没把希望放在朝鲜人身上。

  继续前行,当莫小白一行赶了大半天的路,至少走了四十里后,一直尴尬沉默的朝鲜使臣才突然开口:

  “大人,前面再有三里路,就到义州城了。”

  “嗯。”莫小白点了点头,抬手示意骑兵减速。

  整顿好队伍,才保持着匀速继续前行。

  等他走过这千余米的距离,已经能清晰看见城池时,却意外发现城外居然站满了人。

  为首之人,更是身穿极为晃眼的王袍。

  “有意思了。”

  面对城池外驻足迎接自己的朝鲜君臣,莫小白脸上闪过莫名笑意:“别人堂堂一国君王都出来接咱们了。咱们也给他点脸面,都下马吧。”

  “好勒。”上善若水当即点头,跟在莫小白身后便翻身跳下马背。

  众人下马步行,跟着莫小白来到了朝鲜君臣前面。

  望着三步开外的朝鲜王李昖,莫小白嘴角泛起一丝嘲弄,给他行了一道军礼:“大明提督,见过王上。”

  随着莫小白开口,身后上善若水与众骑兵也纷纷抱拳:

  “我等见过王上。”

  “提督无需多礼,无需多礼啊。”眼看大明提督总兵官能给自己行礼,朝鲜王脸上也浮起了笑容。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兵败回来的祖承训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他。

  还是面前的提督涵养好,难怪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天朝大官!

  如此想着,李昖上前两步便抓住了莫小白的手臂,一副我跟你很熟的模样,开口道:“我盼提督,可谓久旱盼甘霖呐,来来来,与我一同入城。”

  莫小白知道李昖为什么这么热情,无非就是想要自己尽快出兵,所以在不着痕迹抽出手臂后,立刻换上了面瘫表情一言不发的步入城内。

  此时的义州城,可谓热闹非凡。

  一来是跟着李昖往北逃难的朝鲜人特多,二来也是因为有很多朝国、大韩国的玩家降临在这。

  莫小白几乎是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走进了李昖的临时王宫。

  一进王宫,李昖没带莫小白前去议事,反而将他带进了餐厅。看着一位位衣着艳丽的朝鲜女子将准备好的餐具、美食端上桌,莫小白不禁摇头。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得了!

  反正这是朝鲜人的君王,跟自己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有的吃、有的喝。

  何乐不为?

  似乎是为了表示自己对天朝的重视,李昖将莫小白的座位放在了自己身侧。

  刚坐下就不停劝酒说好话,却是只字不提战事。

  莫小白也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好一阵推杯换盏,身上的疲惫都因此消散了许多。

  如此酒过三巡,直到一个名叫金命元的胖子,端着酒盏笑呵呵来到莫小白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