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俘虏胶西王(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七章 俘虏胶西王(求订阅)

  深夜,丑时。

  刘昂领着身边的护卫紧赶慢赶来到援军营外,眼前发生的一幕几近让他崩溃。

  儿子刘德所率领的兵马,果然没能偷袭成功,反被昌邑兵马四面围堵,已是无路可逃。

  “快,快去把世子救出来!”

  作为一方藩王,百余人的轻骑护卫,刘昂还是能养得起的。眼看儿子没法自己突围,立刻示意左右护卫冲进去。

  骑都尉听令迟疑了片刻,点头便带着80骑兵冲杀进去。

  然而他们这支兵马的到来并没躲过李绩的视线,几乎是同一时间,原本正在外围警戒的锐士弩兵就接到了命令。

  射杀妄图加入战场的骑兵!

  以四阶兵种的优势,配上大梦镇出品的西域强弩。

  直面骑兵冲杀路线的五十名弩士,有一个算一个,几乎都是一箭便将自己锁定的目标战马射倒。

  除了少部分人选择了同一目标,其余人几乎一马一箭。

  冲杀靠近的八十骑,眨眼的功夫就扑街了一半。

  弩兵攻击结束,没有迟疑立刻后退。旁边自有枪兵补上,长枪挺举,仅仅面对剩下三十余骑,冲杀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先前倒地的骑兵,运气好的只是摔的头昏脑胀,运气差点的不是摔断骨头,就是被战马砸在身下。

  “昌邑汉军,竟这般强悍?”

  刘昂几乎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骑兵护卫队在几十个呼吸间覆灭。此刻他内心的第一想法不是心疼,而且胆寒。

  这种战力,比他麾下那些杂兵真的强太多了。

  “你们,随本王一同救人!”

  心底虽然恐惧,但刘昂却不能眼睁睁看儿子被围杀,戾喝了一声立刻拍马冲锋,想领着最后几十骑把人救出来。

  只是刘昂才刚拍马前冲,就看到昌邑兵卒硬生生的杀出了一道口子,直接靠近了刘德。

  刘昂脸色瞬间大变,处于阵中的刘德更是心如死灰。

  漆黑的夜晚,不论刘德还是刘昂都没能注意到,在包围圈内的另一侧,一道明晃晃的箭尖已经对准了王世子刘德。

  ‘嗖’

  轻微的破空声响起,在这种纷乱的战场上更是毫不起眼。

  利箭穿梭,不过半个呼吸就已经来到了刘德颈侧。只要再往前一点,就能把刘德颈脖射个对穿。

  “叮~”

  可也是此时,一道清脆的金属撞击,在刘德耳畔响起。

  一柄战刀从刘德正面甩过,速度快到刘德都没反应过来,就砸中了这枚侧面偷袭的羽箭。

  “鼠辈,安敢在某眼皮底下行凶!”

  负责冲阵的高览一声暴喝蹿了上前,在战马落地的瞬间一把抄起,随后就朝着利箭飞来的方向跨步猛追。

  直到高览如一阵风似得从身旁冲出,刘德才‘噗通’一声跌落在地。

  就刚才的刹那功夫,他真以为自己死定了。

  “想跑?”

  “问过你高览大爷没有!”

  高览救刘德,仅仅是因为军令,所以他并不关心刘德有没有受伤,一个劲的直追偷袭之人。

  三步并两步猛冲,很快就来到行凶之人面前。右手一探就要去抓人,因为李绩吩咐了他要带‘活口’回去。

  可行凶之人敢刺杀刘德,就注定不是易与之辈,知道难以逃脱后,翻身就抽出了一支匕首,狠狠刺向高览。

  高览见状更是气笑,身子稍侧便一脚踹出。

  ‘轰’的一声骨骼撞击,直接把面前的凶徒踹飞七八米远。

  “负隅顽抗,找死!”

  高览冷笑一声便逼了上去,对于在千军万马中闯荡的战将而言,小小刺客真不能拿他怎么样。

  当高览拎着还剩半口气的刺客往回走,刘德已经在黄彦的控制之下。仅剩的寥寥两千残兵相继投降,就连最后进入战场的刘昂也被擒住。

  父子相见,刘昂恨不得抽儿子几个大耳光。但想到刘德差点被杀的画面,刘昂最终只能深深叹气。

  也是此时,莫小白才与郭嘉等人慢悠悠的从观战点回到大营。

  ………

  “胶西王,你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

  大营主帐内,望着身下所跪三人,莫小白低哼一声,目光落在最年长的刘昂身上:“要怎么还,你得考虑清楚。”

  刘昂主宰一地多年,如何不明吧莫小白说的什么,沉默了半晌,点头道:“我儿不受管教,受人挑拨鲁莽行事,幸得将军慧眼保全了他这条小命。我自知离死不远,愿为将军做说客,劝胶东王主动领罪。”

  “父王,我”

  “你给我闭嘴!”

  刘昂见儿子居然还敢废话,并没被绳索捆绑的他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若非这是自己的唯一血脉,单是私调兵马一条,不用昌邑一方出马,他就会先杀了刘德。

  “还想跟着我一起死不成!”

  喝骂声随之而来,刘昂是真的恨铁不成钢。

  要真有勇气,早先做什么去了?

  这时候兵行险招,显然是受人蛊惑。

  “好,胶西王深明大义,此刻能有悔悟,我想天子会知道的。”莫小白笑呵呵点头,随后便让人带刘昂父子下去。

  等刘昂父子离开,莫小白才幽幽望向被高览抓来的凶徒:“说吧,请你动手的人,花了多少钱?”

  “三十金。”两条腿几近折断的凶徒,此刻只能跪躺在地,咬着牙给出了一个答案。

  “都用了?”

  “嗯。”

  “我再问你一遍,这笔钱用了没有,你最好也想清楚再说。”

  莫小白目光渐冷,对于这种刺客、杀手,他是没什么好感的,若不是还有点事情要解决,他不会留这家伙废话。

  面对莫小白的威胁,和一旁虎视眈眈的高览,凶徒终究害怕莫小白继续折磨他,开口道:“钱在平昌县,我分文未动都可献于将军,只求将军给我一个痛快。”

  莫小白点了点头,努嘴道:“高览。”

  “末将在。”

  “带上一队藤甲兵去平昌。”

  “喏,末将一定为主公把那些钱财一分不少的带回来。”

  听到高览的回话,莫小白顿时无语,自己像是在乎那三十金的人?

  “给我赶紧过去,如果有人拿钱,你只需要做一件事,给我暴打一顿,扒了衣服吊城门上。”

  莫小白哼了一声,他相信以那位设局玩家的能力,根本不会用真实姓名或者露脸买凶,所以懒得去追问。

  但30金对于玩家而言,却是个不小的数目。只要那家伙想收回,自己就有机会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