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作死的刘德(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作死的刘德(求订阅)

  临淄城,四国联军大营。

  当刘德将白天去见莫小白的情形告知他的父亲,身为胶西王的刘昂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随后就摆手让儿子回去。

  昌邑来兵的主帅愿意和儿子共座一桌吃饭,这是好事。

  至少,自己死后应当不会连累子孙一同被诛。

  刘昂其实也想过自己儿子在此前的一些建议,但都被他一一否决。身为大汉皇族,刘昂觉得自己哪怕要死,也是死在大汉中原之地。

  而不是逃亡大汉以外,苟延残喘客死他乡。

  目前他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儿子,他希望在自己认罪之后,天子能饶恕自己的后人。而从今日情形来看,情况还没坏到超出他的预估。

  天子终究还念及,那么一丝丝血脉亲缘。

  这么想着,刘昂脸上又多了几分笑意。

  在胶西一地,实际上他与帝王无异,主宰一国数十年,他的遗憾已经没剩多少。

  这次起兵,他胶西王也没想过要登帝位。无非是气不过晁错的削藩,以及天子对他们这些藩王的态度。

  如今既然斗不过天子,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胶西国必将回归大汉郡制,他只求子孙能够平安。

  叹了口气,刘昂准备去与另外三位老哥们最后商议一下,也去看看他们的态度,好为接下来的事做最终准备。

  四王在营内齐聚,帐外三十步内不留任何外人。

  没知道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昂、胶东王刘雄渠四人究竟谈了些什么,只知道他们至少在里头呆了足足两个时辰。

  随后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率先离开,表情多有几分愤恨。片刻后刘昂与刘雄渠也出来了,二者抬头之时,双眸中却浮出了几分淡然。

  二人已经达成了共识,待会就遣散部将,索性彻底表态请罪。

  等二人回到自己的营地,刘昂一个人枯坐了许久后,再次命人把儿子找来。毕竟这次请降后,他是不会也不可能再回封地。

  自己的后事和家小,都要交托给儿子。

  然而当刘昂派出手下去叫儿子,过了半天也没见人回来。等了足足小半时辰,虽然等回了部下,但自家儿子刘德却没一同前来。

  “让你去请世子,他人呢?”

  “回禀我王,世子,世子他”

  见部下一直支支吾吾,刘昂顿时皱眉:“他怎么了?回来的时候不是好好地?”

  眼看大王布满,站着的部下立刻低头抱拳:“启禀我王,世子已不在营中。”

  “什么?”

  乍然听到这句话,刘昂还没反应过来,但下一刻猛地上面一步:“我儿哪去了?他和谁一起出去的?”

  “还,还有庞将军。”

  “庞会?他们怎么会一起,不,不对,他们从哪出去的?带了多少人马?”刘昂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的宝贝儿子要闯大祸。

  “从后营走的,有六千人。”

  后营。

  六千。

  刹那间,刘昂脚步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旁边的部下立刻上前搀扶,却被刘昂一把推开:“你们,你们为何不报?为何不拦着他!”

  刘昂此刻的表情,已经从之前的淡然变成绝望。放弃退守封地而主动请罪,为的就是尽力保留最后一分血脉。

  可现在,自己的儿子却在往死路上闯。

  星夜领兵出营?

  妄想夜袭昌邑汉军?

  他难道不知道,这次领兵来的是那个在荥阳、寿春两战两胜的男爵?

  偷袭成功的概率何其渺茫!

  “他们,走了多久?”带着沙哑的口音,刘昂脸上的苦涩任谁都看的出来。

  “就在大王前去议事后,约莫走了有一个时辰。”

  “给我备马,快去!”

  刘昂根本不敢去想自己儿子这次领兵离开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但他必须去追。

  ………

  同一时间,相隔不过二十里的援军大营。

  不论是周瑜、郭嘉,还是负责统兵的李绩,其实都看出了刘德的那点小心思,专门就等着这位大汉王世子上钩。

  而剧情的发展,也没出乎他们的预料。

  不过几个时辰,时间才刚刚过第二日的子时而已,那位世子就带着兵马赶来,想要趁夜突袭。

  “指挥这种战斗,对懋功而言怕是一点都没有啊。”

  站在营外半里处的一片高地枫林前,莫小白不禁摇头:“换做是我,也会等几个时辰,快天亮再动手。”

  “他估计也没那么多时间。”

  执笔没有下场战斗,站在莫小白旁边,笑道:“如果是胶西王刘昂自己要放手一搏,就不会派他来。”

  “应该是,这个世子这次作的一手好死。”莫小白点了点头,刘德如果是私自调兵,肯定没法选择一个最好的时辰,毕竟他老子不是摆设。

  说完看向左右两侧,却发现自己麾下的智囊表情有些不对劲。

  眼下这场反伏击就连他都能看出来,刘德翻不起什么浪花,郭嘉怎会皱眉?

  “奉孝可是想到了什么?”

  听到莫小白问话,郭嘉眉头皱的更深了:“嘉只是在想,究竟何人怂恿刘德如此做?”

  “怂恿?奉孝所指?”

  “若四国联军有这等魄力,何至于被临淄一城拖了数月?”郭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可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刘德不甘心兵败,选择偷袭刚来不久的援军,这一点毫无问题。

  但是促使他这么做的原因,又是什么?

  仅仅是不甘?

  似乎还缺了点东西。

  毕竟胶西国父子,不论从哪看都不像是能想出这连环计划的人。

  执笔也听到了郭嘉所说,立刻问道:“会不会是四国联军的部下将领?”

  然而他刚说完,莫小白就摇头:“目的呢?和我们斗的话,赢了也改变不了大局,只会激怒周亚夫,周亚夫若再调兵过来,那可不是几千人,联军将领不会这么主动找死。”

  目的!

  这才是关键所在,也是郭嘉皱眉的原因。

  莫小白之前没考虑过,只当是刘德垂死挣扎,现在这件事能让郭嘉觉得不对劲,他不得不慎重思索。

  刘德他要干嘛?

  或者说他背后的人要干嘛?

  “主公,事情不对。”

  莫小白一时间没了思路,倒是边上琢磨有一会的郭嘉突然变脸:“速速通知懋功,不可让王世子死在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