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失落者再现身(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四章 失落者再现身(求订阅)

  齐地,临淄城。

  和吴楚大军围攻睢阳一眼,胶西、胶东、淄川、济南四王同样正围着齐国临淄城猛攻。

  但四国联军并不像吴楚那么庞大,面对比睢阳更加雄厚的临淄,没有太多攻城手段的四国联军,打了两个多月楞是没能打下临淄,以及击败领兵前来支援的栾布。

  当莫小白带着麾下兵卒赶赴齐地,更是发现这边的形势早已不像之前所探知的那么激烈。

  受到吴楚联军溃败的影响,四王心底已有退意。眼见以莫小白为首的八千昌邑兵马赶来加入齐地战场,几位封王更是知道这次举事已无力回天。

  失败的结局已经摆在面前,但几位大王都不是三岁小孩,很清楚当今天子什么秉性脾气,即便此刻退兵也不可能保全自身性命。

  所以在联军当中,还是有一部分人的声音,表示应该做最后一搏。

  其中的代表人物,正是胶西王长子刘德。

  “你们是说,我联军应该主动出击,截杀从昌邑远道而来的兵马?”

  刘德年轻气盛,从小又在胶西养尊处优,自然是有一些桀骜。此番兵败的后果,他也是知道的,所以刘德并不甘心失败。

  特别是在两位同属贵族的男爵献策后,刘德更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

  击败昌邑来的汉军,这样就能免于包夹的困境,即使最终不敌,也能想办法杀出去,不论北上还是出海,都是不错的选择。

  可刘德虽然这么想,但他也有自己的顾虑:“我虽有此念,但我父亲,呵,吴楚几十万大军这么快就兵败,让他吓破了胆,如今是不敢再战,也不让其他人再战。”

  “世子,您其实可以这么做。”

  刘德身前,一名男爵玩家低声开口道:“假意顺从大王所念,并前去迎接昌邑大军,让那群远到兵卒放下防备,随后暗中调集兵力,趁夜一举歼灭。”

  “这样做?能行?”

  刘德虽说是世子,但他却没多少带兵打仗的本事,计策他是能听得懂,但真要他自己去实施,他只觉得难以布置。

  好在来找他的两位玩家也知道这货的本事,当下把整个计划详细解说一遍,又向刘德推荐了他们的领兵将领。

  知道这事与自己关系不大,不需要自己冲锋在前,刘德才放心点头。

  如果真能顺利解决昌邑兵马,那么对于胶西或者他自己,都是有一线转机的。

  三人当下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敲定之后刘德立刻离开大帐去找自己父亲。而另外两位玩家在离开后,也来到了他们的地盘。

  在这,赫然还有第三位玩家正等着他们。

  “计划已经展开,这次就算难以挽回败局,至少要把白日做梦麾下将士全都干掉。”二人中的一人率先开口,说话时双眸一直盯着在场的第三人,也就是一直呆在营内的家伙。

  “在副本中把莫小白的兵力吃掉,等副本结束后,大梦镇的防御体系肯定糟糕的一塌糊涂。”

  “是啊,哪怕赚不到功勋,灭掉一个最强的对手也是不错的选择。”身边的同伴点头接话,目光一样看向右侧的‘第三人’:“我们是领主玩家,早晚会和大梦镇起冲突,才想着利用眼下机会削弱白日做梦,甚至解决大梦镇。你和他做对又是为什么?居然设下这般毒计算计白日做梦?和他有过节?”

  过节?

  ‘第三人’闻言冷笑。

  自己和白日做梦之间,存在的何止是过节?

  若非白日做梦,现在何必依附于两个蠢货!

  就这两个蠢货的水平,也想对大梦镇取而代之,简直可笑。

  “我与白日做梦,有杀身之仇。”‘第三人’森冷的回答了一句,一旁两位男爵玩家顿时明白过来。

  什么杀身之仇,不就是被白日做梦挂过。

  莫小白并不在这,若他人在的话,不难发现这位‘第三者’其实也算的上老朋友。

  失落者!

  昔日被大梦村守备藤甲兵生擒,并且当场击杀的玩家,也是莫小白搅乱位面大汉王朝青州世家的重要棋子。

  当初当了一回莫小白的棋子,把卫家送上了万丈深渊后,失落者就消失无踪。

  现在出现,他就是来报仇的。

  ………

  失落者的出现,莫小白并不知情。

  但胶西国派出世子来请罪,却让莫小白多少有些意外。

  不单是世子亲自来了,还带足了礼数,不论是劳军吃喝,还是一些齐地珍宝,都摆在了临时客串兵马指挥的莫小白面前。

  嗯,没错。

  和当初第一次副本被臧霸抓来当‘临时工’一样,莫小白再次荣登‘临时工’宝座。

  而与上次相比,这次他能率领的兵马就更多了不少。好在莫小白此刻麾下文武同样不少,把李绩等人分派下去,统筹几千将士却是不在话下。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胶西王世子能亲自请罪,莫小白也犯不着对他板着张脸,一番尽兴吃喝,酒都喝了两三坛。

  直到刘德以不胜酒力,还需回去向自己父王禀告为由离开这座新立的援军大营,莫小白才擦了擦脸,把周瑜、郭嘉两人叫入帐中。

  “以你们之见,这位世子跑来是做什么来了?”莫小白不是那种吃吃喝喝,受点吹捧就得意忘形的人,迷醉的目光逐渐恢复,莫小白沉声开口。

  “主公,此人所来,无非是两件事。”

  “哪两件?”

  “其一,窥伺营地;其二,以宽军心。”

  周瑜说的很简单直白,莫小白一听不由乐笑:“刚才那顿酒是白喝了,公瑾看样子是不领他的情啊。”

  被莫小白打趣,周瑜不禁摇头:“主公,胶西王起兵反叛已是死罪,不论如何都开脱不得,这般浅显的道理他们会不明白?”

  “继续。”

  “以瑜所见,那世子刘德心中必有不甘,这才假借请罪劳军的名义,来探查我军虚实。”

  “哦?还有呢?”

  “若还有其他,或许今夜会有一番波折变故。”周瑜摸了摸下巴,不确定的开口。

  今夜?

  听到这个词,莫小白笑了。

  “那就让他们来吧,也好让我见识见识,这些藩王究竟是何等水准。”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