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三路齐动(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三路齐动(求订阅)

  无论哪个世界,都没有不透风的墙。

  特么是吴楚联军的大营,原本就是整个副本的关注焦点,里里外外不知道有多少或明或暗的哨探在观察情况。

  督粮官死了还没超过半天,这个消息就从营内传出。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相距不远的睢阳。知道吴楚联军已然断粮,睢阳城内不论梁王势力还是同阵营玩家势力,对此都松了口气。

  同时几位玩家也都聚在了一块,彼此眼底虽说疲惫成分居多,但隐藏在疲惫下的兴奋却是难以掩盖。

  吴楚要完蛋了!

  吴王刘濞、楚王刘戊两颗最值钱的脑袋,也就等于是摆在了他们面前。

  对于二王首级,他们是志在必得的。相比屯兵东北昌邑方向的周亚夫、莫小白,他们也是更具优势。

  至少他们冲出去,就能直面吴楚。

  “之前让白日做梦风光了这么久,接下来这场副本最大的收获,合该出力最多的我们去拿。”

  “没错,我们先不能乱,齐心协力追杀刘濞、刘戊,等弄到手了再做其他商量。”

  “没能造反的刘安,人头都那么值钱,刘濞的人头价值肯定更高,不论怎么样都不能再让莫小白抢先。”

  “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先下手为强!”

  睢阳内的梁国阵营玩家已经盯上了二王的脑袋,然而他们并不清楚,正当他们在这商量的时候,一只鸿雁已经振翅向昌邑飞去。

  半小时后,莫小白也收到了相同的消息。

  “吴楚已露溃象,懋功、奉孝,你们说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将鸿雁传书递给身边几位心腹,莫小白对刘濞的人头同样有着很大的兴趣。

  “主公,吴楚若要南逃,我等自然是不能错过此番追击。”

  李绩看完传书,很快说道:“但我军将士虽说折损不多,但几番奔波,步卒已经略显疲惫,实在不适合长途奔袭。不如主公向太尉建言,由李广、张郃二位将军,一同率领大梦镇骑兵,随同汉骑部队从击溃逃叛军。”

  “懋功的意思是,只出动骑兵?”

  莫小白对此其实有些迟疑,因为吴楚即便败了,溃军数量却摆在那的,光靠几百骑兵,恐怕很难有什么建树。

  换句话说,只出动麾下骑兵,未必能抢得到人头。

  然而莫小白问话刚说出口,一旁郭嘉却笑着反问道:“主公只惦记吴楚,莫非忘了齐地?齐地诸国势力不大,见吴楚已败,必然心生胆怯。主公何不将吴楚一事交付飞将,带全军再休整四五日,便出击齐地。”

  齐地!

  郭嘉这么一说,也是提醒了莫小白。

  在齐国一地,还有济南王、淄川王、胶西王、胶东王正等着收拾。想要完成‘屠王’大业,莫小白真得分兵行事。

  而且自从出仕大梦镇以来,李广的确没让自己失望过。

  或许,这次也该信任他。

  “听你们的,帮我把飞将叫来吧,出行前我还要叮嘱一番。”

  “喏!”

  ………

  当中原战局随着吴楚联军的溃败,逐渐演变成赤裸裸的追杀。远在邯郸一地的匈奴人,仍然悠哉悠哉的放养战马。

  前些日子的安稳,让原本就没多少警惕的匈奴人几乎百分百放心。

  然而也就是三月上旬的末尾,再一次把战马拉出来‘散步’的匈奴人,却遇上了让他们满头问号的场景。

  就在这片草原的边缘位置,数以千计的零散马匹,同样在啃食着绿地。

  以他们马背上长大的阅历,不难看出这就是一些不堪骑乘的寻常母马,对于这样一支马群的出现,匈奴战士挠了挠头有些不明所以。

  毕竟匈奴不像大汉,没有史册记载的习惯。

  百年前发生的事,换了几代人之后就可以忘得一干二净。

  当第一匹匈奴战马感受到这群母马的气息,发出阵阵躁动嘶鸣,这群匈奴人已是注定要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唏昂~”

  “律~~”

  匈奴的战马嘶鸣声越来越强烈,此刻在他们眼中,已经完全没有了脚下嫩草的影子,硕大的眼珠中只剩下面前的‘异性’。

  所谓‘当年三年,母猪赛天仙’,对于这群匈奴战马来说,随军出征这么久,同样是头一回见到如此多的母马。

  而内心的本能也正在告诉它们,自己需要去追求异性。

  ‘踏踏’

  ‘踏踏踏踏’

  上万匹战马随风而动,一同奔向了母马群。就连少部分放马骑兵的坐骑也不例外,带着各自的主人就往前直奔。

  在本能面前,多年驯养、驯化全都化为泡影。

  马背上的匈奴骑兵已经发现不对,可他们却没法控制躁动的马群,甚至还得紧紧抱着自己的战马,否则一个不慎掉下去,没摔死也会被踩死。

  不到一小会的功夫,一声声口哨声突然响起。

  听到哨声,众多母马立刻朝着声音传播的方向靠拢,而在他们周围,则是亦步亦趋、紧紧跟随的匈奴战马。

  论数量,足有近万匹!

  这么一大片的战马转移,很快就进入了位于西侧太行山脉的一处山谷中。

  谷口处已经搭建出了简易营寨,看到这种只有汉人才会搭建的营寨建筑,一路跟随而来的匈奴人,哪怕脑子再差也明白了。

  这是汉人的地盘,汉人使诈抢来了战马。

  只是没等他们再多想,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出的汉军,在马匹进入山谷逐渐安静后,立刻蜂拥而上,把马背上的匈奴人都抓了下来。

  “不废一兵一卒,缴获匈奴战马上万。”

  “如此邯郸一战,你我总算有了些底气。”

  郦寄虽说一直没露面,但实际上却一直在关注着整个计划,眼见万马归营,整个人悬起的心神总算放下大半。

  匈奴骑兵的强大,九成靠战马。

  现在马匹被夺了一万,匈奴人的威胁已是降了大半。

  靳强站在一侧,笑着点头:“这边计划顺利,下一步匈奴势必要来夺回战马,伏击兵马可以安排下去了。”

  “平原野地难胜匈奴,他们若进山,一战可定!”六旬老头突然露出杀气腾腾的目光,就是旁边的靳强也不由侧眸。

  邯郸一战出现这么大的转机,也难怪这老头情绪激动。

  而靳强自己,也在心底默默盘算着另一件事。

  那是临行前,主公特意叮嘱的大事。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