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不可共患难(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不可共患难(求订阅)

  当靳强领兵与阿呆、鲈鱼来回奔波一趟,花费两日时间总算把数千母马都安全带回了大营。

  马匹交接完成,不出意外阿呆听到了一道智脑提示:“叮~因玩家‘阿呆’为郦寄军团贡献急需马匹2821匹,特此奖励1410副本功勋。”

  一千四百点功勋!

  都抵得上一颗淮南王的人头了。

  阿呆脸色难掩喜色,一旁鲈鱼也是悄悄询问。在听到‘1400’的回复后,更是忍不住啧啧了几声。

  这么多功勋,比上次副本跑西域划算太多啊。

  得到了这么一大批母马的郦寄同样十分高兴,当下开口道:“多谢二位义士慷慨相助,这批母马权当我军相借,待来日破敌后一并相还。”

  “马匹既已送到,我等就此告辞。”

  阿呆笑着点头,这批母马本来就不是他的,现在送马过来捞着一笔功勋,他已经非常满意,至于母马最后怎么处理,靳强肯定是会接手的。

  同时阿呆也明白了,这是白日做梦有意送给自己的一笔功勋,否则的话他完全可以让麾下部将来做这件事。

  阿呆开口告辞,到目前为止并没捞着什么好处的胖子更不会留下,当下拱了拱手,很快便与阿呆一同离开了汉军大营。

  等两人一走,郦寄、靳强两人回到中军大帐后,立刻开始商议如何使用这批母马。

  准确说,要如何复制出许久没出现在战场上的‘美马计’。

  ………

  大梁,睢阳城。

  连日的攻城战事,让整座睢阳城看上去就像是一处人间炼狱。

  短短月余时间,睢阳东、南两处城门外,至少堆积了超出三万具尸体。

  而就在近日,联军的进攻也是愈发疯狂。

  数十万大军昼夜交替,几乎是不间断的进攻。

  “这是他们最后的疯狂,必须顶住!”

  “再撑一天,再撑一天吴楚联军必然彻底断粮,我们不能输在最后关头。”

  “胜利再望,将士们务必尽心尽力!”

  睢阳南门,半身染血的祖茂双手执刀疯狂劈砍面前敌军。

  联军仗着人多,几乎是拿人头往城墙上堆。

  祖茂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有敌兵冲上城头,他现在只知道自己不能后退,必须把来犯之敌全都赶下去。

  祖茂身侧,潘凤手中长斧也不是吃素的。两人背靠背互为依托,已经是鏖战了足足一天两夜。

  至于他们的‘主公’,其实也在城头。

  但因为实力问题,几位协助守城的玩家都死了不止一次。也多亏这是副本战场,死了无非是掉钱,否则这几位根本不敢登上城头。

  铺天盖地的箭矢,黑压压的联军。

  无时无刻不在挑战他们的心神!

  距离之前淮南大仓告破的公告时限,已经过去了三天,也就是说断粮危机已经酝酿发生了三天。

  他们现在只能祈祷,吴楚联军的危机彻底爆发。一旦联军因缺粮而内乱,他们才算是真正守住了睢阳。

  或许是吴楚真的没法在段时间内征到粮食,又或者是智脑设定的副本规则如此。

  当睢阳城下还在鏖战,连绵十几里的联军大营内,吴王刘濞正满脸怒容的望着联军督粮官:

  “你说什么?我军前线还剩多少军粮?”

  “回禀我王,如今前线军粮已不足,不足十石。”

  十石?

  听上去不少,有好几百斤呢。

  可是和偌大的联军相比,这几百斤粮食够干嘛?

  打一顿牙祭?

  “混账!”

  老迈的吴王这会已经是怒急攻心,一脚将麾下督粮官踹倒:“吴楚大地,广袤何止万里?这几日怎么就征不上一点军粮?”

  “我王,如今正值春耕,民间亦无闲粮啊。”

  “没有闲粮?那他们的口粮呢?他们的种粮呢?”刘濞气的不行,当即喝问。

  听到刘濞这么说,督粮官顿时苦笑。

  自家大王素来爱惜羽毛,什么时候会说出这番话?

  吴国一地能征召数十万民众,靠的可正是大王几十年来积攒的声誉。现在为了攻城略地,竟然要夺百姓口粮?

  督粮官这会终于发现,眼前的吴王已是万分陌生。

  不再是那个能为治下民众免税轻赋的吴王了。

  眼前的吴王,一心只想登上九五之位。

  “这些年多受大王恩惠,臣无以为报,此次督粮不利,只能以死谢罪。”

  “臣,去也!”

  作为吴王身边的老人,督粮官满脸苦涩的叩首之后,很快就拔出了腰间利剑,利落的从颈脖处抹过。

  鲜血溅撒,督粮官就这样笔直的倒在了刘濞面前。

  刘濞没料到他会自杀,这会看着地上的尸身,也是半天说不出话。但眼底的目光,却不似之前那么狠辣,似乎在这一瞬间又苍老了许多。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就在刘濞暗淡失神的时候,帐外突然有人急步靠近求见。

  刘濞低应了一句,来人立刻跨入帐中,第一眼就看到了死在地上的督粮官。

  眉头一颤,马上就想到了什么。

  “有何事?快说!”暮气沉沉的刘濞,已经失去了平常的好脾气,见来人没说话,当即沉着脸开口询问。

  “回禀我王,右营许多士卒都不满小斛分粮且一日只有一餐,如今正闹腾的厉害。”

  “军法如山,谁敢闹事?”

  “全军上下无粮可食,军法也难以管束,再不想办法,他们就要逃了。”

  “我要你等何用!”

  一个个坏消息传入耳内,刘濞一把抽出了自己的佩剑,直指面前的部下:“给孤听着,谁人敢因缺粮闹事、逃跑,就地诛杀决不姑息!”

  “喏!”

  来将见刘濞已是态度明确,当下只能抱拳领命。但口头上这么说,心底怎么想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如今兵败之势已经无法逆转,再死吊着联军这棵树上。

  肯定会一同送葬!

  “既然你老吴王已无力回天,那也就怪不得我们兽聚鸟散。”

  吴王身边受重用的,无不是昔日因避难、利诱等因素靠拢他的,这样一群人同富贵可以,想共患难却几乎不用指望。

  当来将从中军离开,刚回到自己的营地就立刻把昔日的兄弟召集到身边。

  “吴楚联军不足以成大事。”

  “我们还要早做打算。”

  这样的对话,并不止发生在这一处寨口,几乎是一夜之间,十数里的营地中到处都有类似的议论。

  吴楚要败了,不想一同覆灭就得尽早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