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七十章 淮南平定,邯郸危急(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章 淮南平定,邯郸危急(求订阅)

  “大汉王朝公告领主玩家白日做梦成功夺取淮南大仓,致使联军阵营失去粮草支撑,半个月后将陷入断粮危机。特此奖励白日做梦1000功勋,奖励淮南战场全体长安阵营玩家100功勋。”

  正午出发,深夜抵达淮南大仓。

  以最快行进速度赶来,莫小白几乎兵不血刃的就诈开了营门,并且趁势拿下了整个副本战场的关键枢纽。

  紧随而来的智脑公告,也将他的又一战绩公布于众。

  这一次的公告,显然要比前一次击杀淮南王更加令人咂舌,特别是对于吴楚阵营的玩家而言,接连几场败仗下来,他们虽然还没被强制退出副本,但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了。

  一个敖仓、一个淮南大仓,中原两大粮仓都被白日做梦搞定。

  他们这些造反派的玩家还能指望什么?

  打下梁国缓解危机?

  就是再天真的人,也不敢这么想了。

  “看来阑珊的选择是对的,这次副本又要被白日做梦主宰,自己不如趁着副本还没结束,去挖掘一些其他奖励,这样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梁国外,联军大营。

  无常小妖算是看明白了,吴楚联军不管怎么折腾,都逃不过失败的下场。吴楚斗不过周亚夫,自己这些玩家也没能战胜莫小白。

  周亚夫和莫小白这对npc、玩家组合,已经能锁定七国之乱的胜局。

  差别只在于,究竟还要多久才能彻底结束叛乱。

  与其在这坐等和吴楚一起覆灭,无常小妖决定和公子阑珊一样,放弃战场功勋,转而寻求副本内的其余奖励线索。

  而碰巧的是,他刚好有那么一点头绪。

  淯水河北,通往洛水支脉的大道边。

  一支庞大的马队正停留在一片平地暂歇,其中领头的是个身着锦衣绸缎的胖子,一手抓着烤兔腿,一边啧笑:“咱哥们就是厉害啊,每次都能在副本里搅风搅雨的。”

  “是啊,不管副本还是活动,就没有他失手的时候。”

  鲈鱼身侧,阿呆也是不住点头。

  先是敖仓一场大战,紧接着又干掉了大名鼎鼎的淮南王刘安,现在更是直接断了吴楚的军粮。

  这种收割副本战功的本事,不服都不行。

  “就咱们现在的行进速度,等我们顺利过河,估计中原的战事都要结束了。”

  胖子撕下一块兔肉咀嚼了两口,又继续道:“接下来就剩最后一个赵国,嘿嘿,我琢磨着到了那边,你能捞着一笔功勋。”

  “你是说,送马?”

  “嗯。”

  胖子点了点头:“这次进副本,我什么事都没干,就只做了这一件事,但我不是你们阵营的,肯定赚不到功勋,你就不一样了,送马的玩家只有咱们两个,我拿不到,你肯定能大赚一笔。”

  “那你呢?就为了帮白日送马?对了,我一直都没问,你这次选的是哪个阵营?吴国?楚国?”

  听到阿呆的询问,胖子神秘的笑了笑:“不,选吴楚我怕我会很快被智脑送出去,我选的是胶东国,不出意外应该能撑到最后。”

  “为了给白日送马,你这么选不是等于一点副本收获都不要了?”

  “谁说的?我这次副本收获并不少,等结束了你就知道。”

  胖子咧嘴笑了笑,把手里吃的只剩下骨头的兔腿扔进火堆,擦了擦手才道:“接下来几天要抓紧时间赶路,咱不能让北边的匈奴人太猖狂。”

  “是啊,哪怕知道这是副本,听到赵国勾结匈奴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愤怒和担心。”阿呆同样点头,随后打了个哈欠,就这样靠着火堆,眯着眼睛陷入沉睡。

  翌日一早,在手下兵卒和雇佣马夫喂好了周围数千母马后,这支庞大的队伍再次踏路北上。

  行程加快,只用了三天就来到了涛涛黄河沿岸。

  两人也没东进去荥阳或者昌邑,而是就近选择渡河,花费了一天时间,才将所有马匹都运至对岸。

  过了黄河,要去邯郸也就不远了。

  ………

  胖子和阿呆领着马匹沿途北上,莫小白在结束了淮南一战后,也带着兵马重回昌邑。

  回来第一件事,自然是向周亚夫禀告军情。

  将整个淮南一战从初至到定计,再到寿春叛乱、诈取大仓的详细过程解说一遍后,周亚沃望着莫小白足足盯了好一会,才突然笑道:“之前倒是小看了你,连淮南王都死在了你手上。”

  周亚夫一说这话,莫小白哪能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要知道淮南王可不是死在乱军中的,甚至远在千里外的周亚夫,都可以看的出来,莫小白就是一心想杀刘安。

  胆子不可谓不大!

  “太尉,淮南王蓄谋叛乱已久,不臣之心淮南皆知,卑职这么做也是为了防患未然。”

  “罢了,战阵无眼,你也没落人口舌,此事休要再提。”周亚夫其实也就是提点一句,没有什么太大的深意,毕竟他和刘安不熟,不会为一个将死之人多说好话。

  摆了摆手,很快又拿了一份竹简给莫小白:“看看吧,中原战局已有眉目,但匈奴骑兵却是咄咄逼人呐。”

  结果竹简,莫小白很快就明白了周亚夫的意思。

  竹简是北路统帅郦寄发来的战报,和淮南一地的喜报不同,邯郸一地的战况却是没那么顺利。

  起初兵围邯郸,虽说拿不下来但也没有吃亏。

  可匈奴骑兵一到,郦寄在吃了一次亏之后,就只能死守本寨,根本没法出击。眼睁睁的看着匈奴骑兵耀武扬威,内心的憋屈可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再加上围城不成,赵国兵马已是蠢蠢欲动。北面的僵持局面,已经快维持不下去了。

  郦寄也是没有办法,才火急火燎的找窦婴、周亚夫求救。

  “一摸一样的战报,荥阳那也有一份。”

  周亚夫沉着脸捏了捏拳头,随后凝眸望着莫小白:“男爵屡立战功,麾下谋士奇策百出,不知对此有何见地?”

  见地?

  莫小白看完战报,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见地不敢当,卑职只有一问,还望太尉赐教。”

  “说吧,有何良策?”

  “太尉可知,一年之中马匹进入发情期,是在几月?”

  莫小白笑着开口,周亚夫只想了一会,便直接回答:“当在三月。”

  话刚说完,周亚夫也愣了一下,紧接着马上恍然:“你是说,效仿昔日赵国李牧以母马诱敌骑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