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会哭的梁王(求订阅)

第三百六十二章 会哭的梁王(求订阅)

  阿呆和鲈鱼正忙着在汝南国买马,莫小白这会已经领着麾下将士,与韩颓当一同开拔前往昌邑。

  荥阳距离昌邑不过百余公里,即便是步兵缓行,两日一夜之后,这支混合兵团也是赶到了昌邑。

  偌大的河南范围,已经形成了荥阳、昌邑、睢阳三角布防体系。

  在力学上说,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在战争局面上,三方兵力互为犄角的事态,同样非常牢固。

  当然,这种牢固只是窦婴和周亚夫的理解。

  梁国国都,睢阳城。

  呆在城内的梁王刘武根本不觉得这个三角形态有多牢固,甚至他都不觉得自己的王都是安全的。

  原因也很简单,吴楚联军此刻已经全面入侵梁国,就在两天前,棘壁一场大败,让刘武整个人陷入了阴霾。

  “安国,前往昌邑的使者回来了吗?”

  睢阳王宫,刘武看着眼前的美味,完全失去了往日的胃口,烦心的丢下筷箸,望向自己最为信任的大臣。

  刘武身侧,韩安国默然站立。

  使者?

  早就连夜赶回来了。

  但是一同带回来的,却不是梁王想听到的消息。

  “我王,太尉领兵初至,兵马劳顿,恐要暂歇一段时间,才能应对眼下战事。”

  韩安国无愧忠厚之臣,并没有在此刻给梁王与周亚夫之间,挑起无端矛盾,并且把周亚夫‘固执不出’给改成了‘劳师休整’。

  但他这么说,刘武却一点都不‘领情’,一巴掌掀翻了面前的餐食:“他周亚夫恃兵而骄,我梁国危在旦夕,为何还不来援!”

  对于刘武来说,他会发火的原因很简单。

  一来,梁国的确到了危难时刻,几十万大军威逼而来,任谁都德掂量一下自己是不是能挡得住。

  二来,这场战争是他那位当天子的兄弟一手造成,却要梁国来承担阻敌重任,梁王心底潜台词用一句话就能形容。

  宝宝超委屈,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

  怨气和忧虑交加,同时也不甘心让大梁的实力太过消耗,刘武现在巴不得周亚夫赶紧过来。

  可惜,他的算盘打错了对象。

  周亚夫根本不接招!

  两天催三次,周亚夫都懒的搭理。

  随便梁王顺着恳求还是逆着勒令,周亚夫都是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姿态。

  “不行,我要上书天子。”刘武愁眉了一阵,也知道发脾气于事无补,马上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我不是你周亚夫的老板,叫不动你,我让你老板跟你说。

  饭桌撤掉,换上笔墨纸砚。

  刘武到底是有老刘家传统,不但人会哭,写出的‘表奏’更是潸然泪下。

  其中核心思想很明确,刘武认准了自己老妈那个点。直言天子再不救他,他就见不到母亲了,要天子代他好好照顾太后。

  换而言之,这就是一份‘至孝绝笔’。

  可想而知,景帝看到这玩意会是什么反应。

  弟弟耍招数,哥哥也没辙啊。

  韩安国一直默默看着刘武写完这封‘绝笔’,几次想要开口都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刘武写这封信。

  这信与其说是写给天子,不如说是给太后看的。

  一直等到刘武洋洋洒洒写完表奏停笔后,韩安国才低声开口:“我王,此信去长安,再有回复不知要多少时日,您与梁国都不能把希望放在一封信上。”

  “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可现在我又能如何!”刘武对此也是头疼不已,虽说表奏上用了夸张笔法,但他现在真的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

  但凡有点办法,也不会对天子用这种耍无赖的招数。

  “大王,安国以为,梁国或可一战。”

  “一战?还战什么?已经死了几万人,没死够吗!”刘武一听到‘战’字,火气就噌噌往上冒,若非站在这的是韩安国,他绝对要拿砚台砸出去。

  “非战于野,而是死守王都。”

  韩安国行了一礼,又接着解释道:“睢阳城厚民众,甲士仍有数万,大王莫要太伤神,吴楚再强也难破王都。”

  “说的简单,可我手上没有堪当大任之人啊。”刘武叹了口气,苦笑道:“安国你虽知兵,但久不入军营,何况偌大睢阳,你一人怎行?”

  “王上如果是担心此事,我有几人,或可推荐给大王。”

  “推荐?何人?”

  “先说兵马统筹,张羽将军统军多年,其人不失战勇,可由他统筹王都战事。另外几员督战将领,则是由几位男爵所荐,安国昨日也见过,皆为难得强将。”

  韩安国一边说着,脑海中也在回想前一夜,几名男爵联袂造访他府上的画面。

  那几位男爵可以忽略,但他们帐下门客大将却是勇猛不凡,似乎每一个都不比梁国自己这边的张羽差。只不过统筹兵马的大事,不可能交给外人,所以韩安国才会先推出张羽。

  只要刘武同意,韩安国觉得整合睢阳所有的力量,不说击破吴楚联军,至少能坚守半年。

  半年时间,朝廷和天子无论如何够该认清梁王的‘忠心’,不会坐视睢阳城破。

  “王上,您是否要面见那几位男爵和将领?”

  当韩安国再次开口,刘武沉思了一会,才点头:“明日我去城西大营,你带他们同去见我。”

  “喏。”

  ………

  翌日,城西大营。

  刘武先是对都尉以上将领训话,随后就在军营中账接见了韩安国所说几位男爵,和他们的门客将领。

  “参见梁王。”

  五位男爵玩家一字排开,在他们身后,同样站着五名身着甲胄的将领。

  “诸位不必多礼,可否为我介绍你等所荐大将?”

  刘武对几个小小的男爵并不感兴趣,但以他汉室皇族的身份和见多识广的眼界,不难看出后面五人很是不凡。

  “在下祖茂。”

  “末将潘凤。”

  “某家张绣。”

  “末将,石守信。”

  “冯翊,鱼俱罗。”

  五员大将,各个仪表不凡。

  刘武特别注意的张绣、鱼俱罗,更是让他觉得一点不比长安那些名将差。

  “诸位请入座,今日相见恨晚,必要畅饮才行。”

  面对这种层次的人物,刘武自知不能怠慢,就连隐藏在眼底的愁容都淡去了不少。

  有此大将相助,梁国之烦十去七八。

  睢阳无忧矣!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