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买马,买母马(求订阅)

第三百六十一章 买马,买母马(求订阅)

  二月初,玩家进入副本第20日。

  窦婴领一万后军赶赴荥阳,莫小白再次出城相迎。

  不过莫小白真正迎接的并非窦婴,而是跟随窦婴一起来的宣赏官员。

  嗯,不是太监。

  宣旨内容也不是写在布质圣旨上的,而是被宣旨官员捧在手中的三尺长简。

  一番宣读之后,书简便交到了莫小白手中。

  当莫小白伸手接过这份‘天子敕策’,耳边的智脑提示也跟着响起:

  “因玩家‘莫小白’立保荥阳、敖仓不失,天子特赐奖励100金、随机特殊领地建筑×1、1200功勋。”

  力保荥阳、敖仓的奖励!

  不但给了功勋,还有金币、道具。

  莫小白对此十分满意,脸上都笑开了花。

  与此同时,已经离开了荥阳的阿呆,也收到了一道奖励提示。作为从属莫小白守城的玩家,他同样获得了200功勋,只不过道具什么的就没有了。

  看着前方遥遥在望的汝南平舆城,阿呆甩了甩马鞭,加快了行进步伐。

  排队入城,汝南一地并没受到太多战乱的波及,此刻依旧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而汝南一地之所以能在中原大乱中保留几分祥和,有一人的功劳不可磨灭。

  汝南王,刘非。

  十五岁的年纪,却已经深谙理国、强国之道,算是汉室皇族年轻一辈中的顶尖野心家,当然现在刘非的野心,还只能用‘抱负’来概括。

  加上自小崇拜武力,刘非自然不是什么温和王侯。

  在他治下,不算太大的汝南国,成了此刻中原难得的安定场所。即便刘非本人已经披甲执锐东击吴国去了,汝南还是那个汝南。

  背靠刘非这样的诸侯王,汝南城内百姓过的十分安心,就连以往很多习惯在吴地做交易的商家,战时也都云集与此。

  自然而然,酒店业务就变得炙手可热。

  来到汝南最大的一间酒楼前,阿呆只瞧了一眼,也能看出几分‘车水马龙’。

  把自己的坐骑交给小二照看,阿呆只说了句来找马商的,立刻就被另一名小厮请上了三楼。

  相比下面两层,三楼更显清净、华贵。

  最里的厢房中,一位富商打扮的胖子,正摇头晃闹的听着琵琶曲,看的门口阿呆眼皮直跳。

  好嘛!

  自己和白日做梦在荥阳累得昏天暗地,这家伙在汝南过的快乐赛神仙。

  “咳咳”

  重咳了两声,摇头晃脑的鲈鱼才看到是阿呆来了,赶忙招手:“来来来,你们总算是来了,快进来坐。”

  “这日子,过的真不错。”阿呆啧啧两声,走进了包间。

  “就你来了?白日没来?”

  “没,他还有其他事。”

  “哦哦。”

  胖子点了点头,随后嘿嘿笑道:“既然你来了,那个,带钱了没?”

  “当然带了。”

  阿呆当即点头,把身上的包袱取了下来。

  包袱‘哐当’一下砸在案桌上,震的酒盏都翻了一支。

  “这么多?”看着颇具分量的包袱,胖子两眼一亮就要伸手去拿。

  “等等。”

  阿呆右手一按,把胖子的肥手给拦了下来:“你先告诉我你要干嘛,我带着两千金币过来,得为白日的钱负责。”

  “还能干嘛,当然是先付这两日的房钱、酒钱,哦,还有赏钱。”

  胖子撇嘴开口,然而他说完后,阿呆两颗眼珠都瞪出来了:“你自己没钱?还住这么好的酒楼?不行,这钱不能给你!”

  见阿呆一副‘不能公款吃喝’的态度,胖子顿时无语,先抿了一口酒酿,随后说道:“白日让你带钱来,是怎么说的?”

  “就是让我把钱给你,然后在这帮你的忙。”

  “就是直接给我,没毛病吧?”

  “额”

  “放心,胖爷做事有谱的。”

  鲈鱼摸了摸刚吃半饱的肚子,也没再去拿包袱,继续开动筷子:“咱们这次要做的是上千金的生意,接触的是大商家,我不来这里,去哪找他们?这是个抬高自我身价的门槛,也免得那些商人小瞧了咱们,在生意上拖延使绊。”

  “我自己那几十金早就当第一笔定金付出去了,要不然也不至于结不起账。来来来,先不说那个,咱们先吃,吃饱了再谈钱的事。”

  和鲈鱼比,阿呆更关心这次来汝南要办的事,只动了两三筷子,就最追问道:“我来的时候,白日什么都没说,只让我来找你。到现在都不清楚要用两千金做什么,你总该让我有点底吧。”

  “他没说?那我跟你说吧,这事不是什么秘密,就是来买点东西。”

  “买东西?神神秘秘的,什么东西要花这么多钱?”阿呆脑海中瞬间冒出不少问号,猜测道:“不会是什么盗墓、古董吧?”

  “噗~”

  听到阿呆开口,胖子好悬没一口酒全喷出来,连喘了几口大气,才笑道:“你这是什么思维,那种生意,有在大酒店谈的?我是来买马的。”

  “买马?这里有马卖?”

  “当然有,大汉一直鼓励民间养马,虽然现在还达不到未来武帝时期那种超低价,但一匹普通公马不过接近两万铜的价,母马更便宜,8000一匹,买得多还有打折。”

  胖子把最近大汉马市的行情说了出来,阿呆不禁点头:“那这次我们要买的是战马?战马应该很贵吧。”

  “不,这次我们买的是母马。”

  胖子耸了耸肩,努嘴道:“别问我为什么,我是自己马场要,白日他说最少要两三千匹母马,我也不知道他要来干嘛。”

  “两三千?那么多?”

  阿呆有些膛目结舌,这个数字实在是让他心惊。

  白日做梦要那么多母马做什么?

  “你别说,一时半会想要搞到这么多母马也是不容易的,我在这已经谈了三四天的生意,到现在搞定的数量也才不到三成。”

  三四天,三成。

  那也有好几百匹,不少了。

  “匈奴、骑兵、母马。”

  嘴角轻声嘀咕,想着临走前在卧室的谈话,阿呆隐约感觉到了莫小白是有什么计划。

  可是想要想通这些看似相关,但又毫无关联的名词之间究竟有什么玄机,却又不是那么容易。

  白日做梦的思维,太天马行空了。

  想知道其中究竟,还得先把母马买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