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五十章 神勇(求订阅)

第三百五十章 神勇(求订阅)

  关于薛万彻,唐初一代无论太宗也好,李靖也罢,对他的评价都很统一。

  甚至连薛万彻自己的老婆,丹阳公主在新婚的日子,也觉得自己是嫁给了一个没啥脑子的莽夫,因此拒绝跟薛万彻……同吃同住同房。

  但莽夫虽愚,可薛万彻作为隋唐名将,自身强项也是那个时代所有人都不敢忽视的。

  勇!

  薛万彻的勇,并非勇冠三军、披荆斩棘,更倾向于悍不惧死、匹夫意志。

  普通战将见到李广这样的骁将直奔自己而来,心底大多都要胆颤,但薛万彻心底苦叹一声后,却打马迎了上去。

  来吧!

  哪怕死斗,我薛万彻也不会后退半步!

  “好胆。”

  见薛万彻敢冲向自己,李广眼底也闪过了一丝意外。

  右手提刀将右侧两名木锤兵扫开,双腿再一次夹紧了马腹。

  “喝!”

  战马飞奔,长喝举刀。

  战阵中二将聚首,第一个照面就是全力拼杀。

  薛万彻自知不尽全力难以保全,而李广却是在对方的身上,依稀看到了一些自己当年的影子。

  在没加入大梦镇前,李广武艺也没强到如今的地步,比眼前薛万彻自然厉害不到哪去,但那时李广的勇气,却和薛万彻一般无二。

  虽千万人,吾往矣!

  面对这样的对手,李广愿意给对方最高的尊重,一如当初与孙策一战。

  “噌~”

  李广重力劈斩,力道之强还在其次,出刀的角度,以及快马带来的速度加成,让李广可以卡在薛万彻出手后力道尚未完全释放的那一刻逼近。

  难受!

  薛万彻此刻只觉得十分难受。

  臂力未能完全释放,就像一口茶水刚吞到喉咙管还没来得及咽下,就被呛的一口反喷出来,薛万彻刚抬起的胳膊直接被压了回来。

  随后薛万彻就感觉到自己两条胳膊一阵发麻,掌心虎口更是传来了难以忍受的剧痛。

  “给我下马!”

  将薛万彻的挥砍直接压回,李广得势不饶人,双手猛地一沉,硬生生的把薛万彻连人带马给压跪在地。

  “轰”

  战马跪地,薛万彻失去重心栽倒,李广手中刀尖径直斩向地面,擦着薛万彻的侧脸,在地面破开了一道裂口。

  散碎的泥头飞溅而出,落了薛万彻一脸黄泥。

  “将军!”

  主将有难,周围兵卒哪能在旁边看戏,蜂拥上去威逼李广,同时也分出两人,赶忙将薛万彻拖拽到后方。

  ………

  “薛万彻武力已经接近0,居然连一招都接不住?”

  远处土坡上,无常小妖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虽然他已经看出了那位白日做梦麾下战将很厉害,但眼下的对比,是不是有些厉害过了头?

  堂堂A级资质、以勇武见长的历史名将,居然连一回合都撑不下来?

  这可是他手下,最得力的部将啊!

  “能让白日做梦托付坚守敖仓重任的战将,有这种实力我不会意外。”公子阑珊就站在一旁,目光望着李广,也是夹杂着羡慕。

  如此战将,恐怕华夏也不会有多少。

  偏偏有一位,这么早就已经投靠了大梦镇。

  现在公子阑珊也觉得,打敖仓硬取肯定不明智,哪怕最终打下来了,联军还能剩下多少兵马,都是一个未知数。

  在这群玩家身侧,旁边那一圈战将其实更加感同身受。

  薛万彻的实力,他们虽然不能像玩家一样知道的那么具体,但大多都能判断估摸出个大概。

  现在薛万彻是在武艺上被对手完败,在场几人你看我、我看你,谁都知道换了自己上场,大约也是同样的下场。

  即便作为汉末有名的骁将,庞德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无奈摇头。

  敖仓敌将,非他所能抵挡。

  “传令,收兵。”

  作为全军统帅,智罃反倒是情绪波动最低的那位。平淡下达了一道将领,同时便转过头来:“今夜,就在敖仓西南方扎营。”

  随着撤退讯号传入前方乱阵,原本就快抵挡不住李广攻势的八百兵卒,立刻护着他们的主将向后方撤退。

  李广见状也不去追赶,抬手便示意麾下汉卒结阵缓步退回敖仓。

  当李广领兵回归,镇守在墙头的众多游侠儿,望着他的目光都和之前大不相同。

  之前虽然听从李广调遣,但那是大义之下的选择,而现在这群人望着李广,哪怕再孤傲的游侠,心底也要升起钦佩。

  一己之力洞穿敌阵,再力败敌将。

  虽然麾下汉卒战力平平,但围拢在他身后,却能和敌兵斗个平手,甚至因为包围态势愈发明显,而出现了对阵压制。

  若不是对方退的及时,八百人铁定全栽在这了。

  “将军神勇!”

  “将军神勇!”

  “将军神勇!”

  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很快整个敖仓的上空都飘荡起了一声声呼喝。

  声音洪亮宽阔,远处联军将士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且让他得意一时,单凭勇武终究不堪大用。”智罃眯着眼睛回头瞟了眼敖仓,随即吩咐大军扎营。

  在他看来,敖仓守将越是勇猛,自己的计划才越容易成功。

  当联军开始就地扎营,关于这一战的情况,也随着一只鸿雁向西南方向飞驰,传入荥阳县城。

  战报到手,莫小白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虽然李广小胜一场值得庆贺,但这并不足以让他放心。

  将周瑜找来讨论了一番,周郎给出的建议是立即做好恶战准备:“主公,观联军此举,应该无意强取敖仓,下一步或许会重兵攻打荥阳。”

  对于联军到来后如何排兵布阵,在这之前莫小白已经和周瑜猜测过一些可能。

  联军真要立刻拿下敖仓,肯定是直接强攻,不会给敖仓守军留下哪怕一丝的喘息机会。现在联军没有这么做,那么另一种可能将被无限放大。

  攻打荥阳!

  再逼敖仓守军急援。

  这样一来,哪怕伏击不成,也能在地域开阔的地带与敖仓将士野外阵战,而不是强攻狭窄的一面石墙。

  要猜到这一点并不难,难点只在于即便知道了,也很难做出什么具有优势的调整。

  智罃用的是阳谋,针对荥阳一地城小兵寡的阳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