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信义之师(求订阅)

第三百三十一章 信义之师(求订阅)

  “看宣高的气色,最近恢复的不错。”

  男爵府,议事厅。

  莫小白和臧霸对坐两侧,望着这位在官渡副本时就有所交集的中年男子,举了举手中的茶杯:“试试大明朝的绿茶,味道应该和我们大汉的茶汤区别很大。”

  茶叶,是胖子程乾许久前第一次来大梦镇,顺便给莫小白留下的。莫小白虽然平常不太喝,但偶尔想起来了也会泡一壶。

  臧霸坐在莫小白对面,学着莫小白的动作端起盖碗,轻轻荡了荡碗盖后抿了一口,突然发现这茶的味道,就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面前男爵,臧霸并不陌生。

  昔日官渡一战,作为督战徐州的人物,他太清楚那时战局究竟糜烂到了什么程度。

  莫小白的战功,臧霸更是看在眼底。

  之后以白身入驻麒麟村,臧霸谈不上对旧主有多死忠,但他也曾在那全力以赴。

  结果呢?

  莫小白兵锋之盛,简直让他防不胜防。

  在军事上,他对莫小白以及大梦镇已经服气,同时这些日子在大梦镇养伤,臧霸也感受到了大梦镇和麒麟村截然不同的一面。

  在大梦镇的生活,他就像是回到了徐州,物质上的条件,麒麟村恐怕拍马都赶不上。

  这段日子在大梦镇,除了人身自由被限制了以外,臧霸几乎没有什么不满,原本就算莫小白不找他,他也会主动找莫小白细谈一次。

  对他而言,麒麟村旧主已亡。

  改换门庭投靠大梦镇,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怎么,茶不好喝?”

  臧霸脸上一闪而过的皱眉动作,让一直盯着他的莫小白捕捉个正着。

  笑着放下盖碗,才继续道:“宣高可知道,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我才单独把你找来?”

  “男爵请讲。”

  “其实,我大梦镇如今依旧人才稀缺,这段日子已经有不少昔日降将,在我麾下得到提拔和重用。”

  莫小白眯着眼睛开口,语气不急不缓:“但那几位在我看来,始终只是一方将领,不太可能为我分担更多的重任。宣高你和他们不同,在我眼中你绝对不是沙场战将那么简单。”

  “宣高对义理执着,在我看来要高出许多当世名将,单凭此一点,你就拥有守牧一方的资格。而闻名一时的‘泰山兵’,何尝不是以‘义’字为核心,所组建出的一支骁勇善战的独特军队。”

  泰山兵在建安时期,能和丹阳兵齐名,靠的是什么?

  险峻好武的丹阳,用‘穷山恶水出刁民’来形容并不为过,所以哪怕没遭受什么战乱,依旧民风彪悍,被世人所熟知。

  泰山呢?

  泰山兵看上去是指在泰山一地,由曹操、鲍信这些诸侯所征募的兵卒,但事实上这群‘泰山兵’大多都不是本地人,而是周边州郡的‘流民’。

  一起躲避兵祸,相互扶持逃难,来到泰山这一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过活,这群‘流民’论身体素质未必比其他地方的流民强,但这群人当中,有一部分人的特点十分鲜明。

  义!

  没有互助之义,这群流民在不大肆劫掠乡里的情况下,能不能撑到诸侯征募的那天都两说。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泰山兵的首领中的代表人物有臧霸、于禁,自然也有昌豨这种二货。然而即便昌豨几次反复,臧霸也没对他下狠手。

  臧霸以‘义’字统帅兵马,同时也用‘义’字治理州郡。

  原本满宠没有出现的话,臧霸就是莫小白心中原定的金源村领主。

  当然,这话莫小白肯定不会和臧霸说,毕竟现在满宠已经上任,和臧霸比,满宠显然又要优秀一些。

  莫小白没把自己脑海中的话语全说出来,臧霸也只听到了他所提到的‘泰山兵’一词,想到麾下那些泰山兵,臧霸不由蹙眉:

  “敢问男爵,当日战败后,大梦镇是如何处置那些儿郎的?”

  “你是说你的部曲?当然全都关着,不瞒你,我其实派人去接触过他们,但他们知道你还没死,没有一人愿意转投我大梦镇。”

  莫小白之所以敢确认臧霸是以‘义’统兵,就是因为李绩、国渊的确劝降了当初一起俘虏回来的原麒麟村领民。

  那些普通领民和各种职业NPC很容易劝降,现在几乎都已经融入了大梦镇的生活,可偏偏有那么上百号人油盐不进,根本不理会李绩的苦口。

  泰山义兵,在臧霸麾下的表现一度高光、抢眼,不是没有道理的。

  反之自从臧霸死后,泰山一地的‘流民’因为中原安定,纷纷回归安稳的日子,一时璀璨的泰山兵就这么莫名其妙消失,同样有它的原因。

  真要深究,只能说泰山一地自身并不盛产优质兵源,同时也失去了那面‘兵锋所指、义之所向’的旗帜。

  而那面旗帜,正是臧霸臧宣高。

  “说起来,宣高麾下的兵卒,对你可是拥有着高度的认同,似乎在他们眼中,你不仅仅是领兵将领那么简单。”

  随着莫小白开口,臧霸眼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丝缅怀。

  自己的部下,他当然知道是什么样子。而臧霸这大半辈子,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这些东西了。

  换句话说,这就是臧霸的人生价值。

  自己的价值被击败自己的人肯定,这对于臧霸而言也是十分受用的。

  “男爵过誉了,霸从不和他们说大道理,更不谈什么仁善,唯一让他们记住的,无非是一点点信义罢了。他们愿意听,大概是因为同袍之间的信义,能让他们在战场上活的更久一些。”

  臧霸说的很简单,莫小白听着也觉得很简单。但要把‘信义’两字,灌输到每一名泰山兵的内心,那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

  莫小白沉思了片刻,随后突然抬头:“宣高,若我将大梦镇基础兵卒的选拔和训练全权交付给你,你能否为大梦镇训练出一支信义之师?”

  说出这句话,莫小白并非临时起意。

  大梦镇虽然军事强盛,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莫小白不清楚缺少的究竟是不是所谓的‘信义’,然而试试总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