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三百零九章 八戒和飞雪(求订阅)

第三百零九章 八戒和飞雪(求订阅)

  大梦镇,小型马场。

  虽然建筑介绍上标注着面积有50亩,但除去一些房屋、马厩,真正能放养战马的面积其实也就是八成左右,一眼就能望到尽头。

  不大的马场中,上百匹大宛马慵懒的扫着尾巴,然而大梦镇没有职业弼马温,所以此刻照料马场的都是一些李广训练出的骑兵。

  “这些就是大梦镇的战马?”

  “嗯。”

  午饭过后,带着荆轲刺秦步入马场,莫小白努嘴道:“这些战马平时都会放养在这,白天喂食两餐,晚上也有两餐,养的体健膘肥,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就这样放养?这么随意不会出事?”

  “能出什么事,都是训练过的战马,很通人性。”莫小白笑了笑,上前两步朝着一匹半躺草地的大宛马吹了声口哨。

  原本正躺着晒太阳的大宛马听到口哨声,先是抬了抬脑门,看清楚是莫小白,立刻翻身小跑过来。

  来到莫小白身边后,立刻拿头往莫小白怀里拱。

  “好了好了,我不是来给你加餐的,看你懒成什么样了,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莫小白好笑的把马头从胸口挪开,拍了拍马背便直接跨上去:“快点,今天1000米跑了没,我不来就不训练啊。”

  双脚夹了夹马腹,莫小白给它下达了‘健身’的指令。

  “昂~”

  没有看到吃的,鲜红色的大宛马慵懒的嘶鸣了一声,才不情不愿的迈开步子。然而它依旧没跑,只是迈着蹄子往前挪。

  看着莫小白就这样翻身上马,荆轲刺秦不由差异:“居然这么好骑?而且连马鞍、马镫都不用?”

  “不需要,八戒它很听话的。”

  莫小白耸了耸肩,然而他这句‘八戒’说出口,胯下战马猛地踏动前蹄,跟着又嘶鸣了好几声。

  “哎哟我去,造反呐,又懒又能吃,叫你八戒还有错?”莫小白双脚再次用力,虽然战马故意颠簸,但他却稳稳的坐着没有掉下来。

  开玩笑,不说前世十几年的位面记忆,光是副本中驰马狂奔远赴西域的历程,就足够让莫小白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司机。

  见自己颠不下马背上的家伙,大宛马很快就做出了另一种抗议。

  不走了!

  后腿微曲,又要滚地上睡觉。

  “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傲娇货。”坐在马背上的莫小白撇嘴骂了一句,随后从空间袋中抓出了一把混杂着干红枣的草料。

  别人的战马喜欢吃什么,莫小白不太清楚,但他这一匹对红枣情有独钟。

  莫小白自己准备的食料,已经把枣核给剥出来了,直接塞进马嘴,刚刚还要往下躺的懒货马上甩着小尾巴又重新站直。

  美美的吃了一口,伴随着‘唏律律’的嘶鸣,这匹被莫小白取名为‘八戒’的战马立刻迈开步伐跑了起来。

  “你别跟着我了,自己去挑吧。”坐在马背上的莫小白,当即朝后方摆了摆手。

  望着莫小白骑马向远处跑开,荆轲刺秦也来了兴趣。虽说他是带着‘特殊’目的来的,但此刻一眼扫过这些战马,当然也想试试。

  两眼扫过面前的马群,荆轲刺秦很快就选定了一个目标。

  一匹又高又壮、独自享受上百平米空间的战马。

  像这种拥有独自领域的战马,肯定是良驹,至少看上去比莫小白的那匹懒货靠谱。

  学着莫小白的样子先吹声口哨,然而并没引起那匹战马的注意,荆轲刺秦只能自己走过去。

  靠近的前一段路还很顺利,然而当荆轲刺秦来到这匹战马的五丈以内时,原本正在迈着小碎步的战马,突然停了下来,耳侧出现了不可查的震动。

  对此毫无所知的荆轲刺秦依旧在往前走,当距离从五丈缩短至三丈,再到一丈,原本侧身对着荆轲刺秦的战马猛地转身,后蹄猛地抬起向后飞踹。

  “我艹”

  荆轲刺秦面对这一幕有些措不及防,一句粗口爆出,立刻向后翻身。倒地滾了好几圈,才算脱离战马的攻击范围。

  而高大战马似乎也察觉到了荆轲刺秦退开,轻声嘶鸣后扬了扬前腿,又开始迈着小碎步,绕着马群缓慢前行。

  看上去,如同巡视部下的将军一般。

  “居然敢去撩拨李广的飞雪,也是不怕死啊。”

  莫小白端坐在八戒背上,目光其实一直在关注荆轲刺秦的动作,见这家伙一眼挑中飞雪,顿时乐笑。

  飞雪可是贵霜副王从小养到大的宝马,虽然在副本里饿瘦了那么一丁点,但回到大梦镇后,不仅恢复了纯正大宛汗血的容貌,更在李广的调教下变得更具攻击性。

  何纯曾经就想试骑,结果折腾半天也没能坐稳。

  大梦镇唯一能折服它的,目前就只有李广。

  “唏律~~”

  似乎是感受到了背上‘主人’的念头,奔跑中的八戒又打了一个响鼻,突然调转方向,朝着飞雪跑了过去。

  不过百米距离,人跑也就几秒,八戒四蹄连踏,四五呼吸后就来到飞雪身边。

  完全不让其他‘生物’靠近的飞雪,看到八戒过来却没做出同样的攻击动作,只是张口叫了一句,便低头后退了一步。

  “於於~~”

  成功让飞雪退开,八戒很高兴的叫一声。稍稍回头拿眼珠瞧了瞧莫小白,虽然不会说人话,但表情也很明显。

  看到没?

  飞雪还怕我呢!

  “这家伙。”

  莫小白摇头一笑,又喂了一把红枣,随后翻身下马走向荆轲刺秦:“怎么样?没伤着吧?”

  “没。”

  荆轲刺秦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这匹马性子真是烈的很,完全不像你的那匹。”

  “哈哈~我的八戒是母马,怎么能和飞雪这种公马比。”莫小白眼底闪烁着明显的笑意,开口道:“我劝你另外挑一匹,这匹太凶了些。”

  “它是公马?不是骟马?”荆轲刺秦闻言一愣,虽然他对马匹不太懂,但骟马才是优质战马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谁说战马一定都没蛋蛋?”

  莫小白稍稍挑眉,开口道:“在唐宋以前,骟马虽然已经存在,但并非主流战马。汉朝多用母马,而那个时期的外族,没多少人舍得给自己的战马开刀,大多都选择公母混用,甚至全用公马也不新鲜,否则不会有美马计这种奇葩战术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