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西席蔡衡(求订阅)

第二百八十五章 西席蔡衡(求订阅)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闰余成岁,律吕调阳。”

  ………

  稚嫩的朗读声,从讲堂院落中传出。

  众人走至院门处,就能看到近四十名幼童,全都坐在自己的案桌后方大声诵读。

  而在这群幼童的最前列,一位青年士子正坐在更大一些的案桌前,翻阅手中的一叠写满字迹的白纸。

  “是伯仪。”

  “伯仪兄。”

  “伯仪这是在做什么?”

  “蔡衡兄竟成童子西席了?”

  眼看蔡衡大模大样的坐在一众幼童面前,赶来大梦镇接他的士子们不禁诧异。但没等他们再多说什么,最前头的蔡焕却是皱眉低哼:

  “都噤声!”

  老师发话,这群学生就算再惊讶也不敢多嘴,但眼睛依旧在朝里面瞟,好奇、古怪、跃跃欲试等表情,不一而足。

  虽然门外的骚动只持续了一小会,但依旧传入了蔡衡和一些学生耳内。

  自从大梦镇改制以来,这些平常旬月才能回家一趟的孩童们哪还见过这么多人凑一块的热闹,不少人都仰头张望,忘了自己该做什么。

  “都给我认真朗诵,不许走神!”蔡衡先是瞪了眼那几个抬头的小鬼,随后放下纸张起身。

  父亲来了,他当然得不能继续干坐在院内。

  当蔡衡从座位边走出来,蔡焕打量了儿子好一会,才相信莫小白和国渊之前所说,大梦镇并没扣押自己儿子。

  蔡焕盯着儿子看,蔡衡走出来后也是把目光落在自己父亲身上,开口道:“父亲,您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还不知你竟有了为人师的本事。”蔡焕低哼了一声,随后向慢慢退开这处幼童院落:“方才那些童子所念,是何作?”

  “回禀父亲,乃此应天书院藏本‘千字文’,极为适合幼儿习读启蒙。”

  “千字文?为何不教我蔡氏?”

  “没有父亲允许,衡儿不敢擅作主张。”蔡衡听到父亲的问话先是一愣,随后连忙抱拳回答。

  “不敢擅作主张?说好月余即归,你不回去也就罢了,为何不见音讯?”蔡焕现在知道是自己儿子的问题,顿时就把对向大梦镇的火气,瞄到了自己儿子身上:

  “论语·里仁篇,你还能记否?”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看着火气噌噌上涨的自家老子,蔡衡脑子一转,‘唰’的一下就明白过来,回答之后才解释道:“都是衡儿不对,让父亲担忧了。”

  “老夫可不担心你这逆子,是你母亲天天在我耳旁催问。”蔡焕可不会说自己为了找儿子,刚才在谷口摆出了一副要和莫小白拼命的架势。

  “母亲,身体还好吧?”

  “你少让你操心,你母亲就好得很!”

  蔡焕抖了抖袖口,随后道:“就以你这品性,还给那些许童子当西席,先回去多学几年才够格,收拾东西随我回鄄城。”

  “回鄄城?”

  蔡衡听到这三个字,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不乐意:“父亲,孩儿现在在大梦镇呆的挺好的,整日与鸿儒、藏书为伍,回鄄城作甚。”

  “鸿儒?藏书?”

  蔡焕闻言轻哼了一句,沉着脸说道:“聘任你这样的无才之辈任童子启蒙之师,这大梦镇还有什么鸿儒。”

  “咳咳,父亲,大梦镇看似和鄄城相去甚远,但此地百姓安居乐业,鸿儒还真是有几位的。”

  见自己父亲一副看不上大梦镇的态度,蔡衡就想到了当初刚来大梦镇的自己,当下苦笑摇头:“您身边这位,便是国渊,国子尼先生。”

  “国渊?此名倒是耳熟。”

  蔡焕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等他细细咀嚼了几遍之后,才惊讶望向一旁的国渊:“可是昔日讲学于辽东山岩的先贤,康成公众多弟子之一的国子尼?”

  “那是多年旧账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哈哈~”国渊看到蔡焕眼中的惊讶,当下摆了摆手,作为一个努力干活还不得瑟的老实人,他其实并不在意一些虚名。

  “足下与管、邴二位先贤教化辽东,早已传为美谈,当受我等晚辈礼拜。”

  之前蔡焕根本不知道莫小白身边的人是国渊,此刻听到儿子道破这位大梦镇副镇长的大名,立刻就要向他施礼。

  然而蔡衡看到自己父亲失态,似乎还觉得分量不太够,又抛出了第二个炸弹:“父亲,不止子尼先生在大梦镇,康成公也在这呢。”

  “你说什么?康成公也在?”

  如果说在大梦镇见到国渊,蔡焕已经足够惊讶,此刻听到儿子说郑玄也在,蔡焕整个人都在惊呼间变得呆立。

  自己刚才说什么?

  大梦镇不可能有什么鸿儒?

  如果郑玄不算鸿儒,那他蔡焕又算什么?

  ………

  “主公,经过数日扩建,整个大梦镇周边都已向东西两面山地扩展。老夫与子尼的意见相仿,趁着这次扩展,可将大梦所有领地建筑重新规划。”

  来到大梦镇西侧山地,莫小白一眼扫过,就能情绪看到,周围都已经被挖出一层层平地,当即问道:“娄老有何具体规划建议?”

  “主公,能否将一部分特殊产业全都集中于一地?例如这西山周边。山上可立武庙、书院、凌烟阁,山下则是马场、窑厂等商业建筑,再如桑园等山林建筑可重建于西山背面。未来大梦镇即便再有发展,也好继续拓展西山区域,将类似建筑全都安放于此。”

  娄师德一边说着,莫小白在旁边听到后不禁点头。

  他明白娄老头的意思,娄师德是在说把那些能够集中的智脑道具建筑都集中起来,而且最好形成规模化的管理。

  而另一侧的东面,肯定是留给大梦镇领民自行发展。

  想到这,莫小白不禁笑道:“那山谷呢?全都撤出的话,山谷是不是就空了?”

  “主公,以董家宅院的三百亩药田为界,南面以后会陆续全都开发为田地,毕竟这可都是上好的良田,不用上可就浪费了。”

  娄师德既然提出预案,就是有了万全的腹稿,当下继续道:“而药田以北,贯穿东南两面,则是诸多兵营设立之所在。一来可以更好的护卫大梦镇,二来与主公府邸相近,更便于调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