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还老夫儿砸(求订阅)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还老夫儿砸(求订阅)

  翌日一早,程记后院。

  当整只车队准备妥当,近百护卫分列两旁,程乾扫了眼所有的马车,右手一挥:

  “出发!”

  和车队一同出行,骑在马背上的胖木木,看着长长的车队不禁开口:“原来在位面开药铺也这么赚钱,真是气派。”

  一旁青年没有说话,只是郁闷的跟在旁边。他现在已经很清楚,身边的女该肯定是要去大梦镇了。

  一行人沿着街道前行,最后从南门离开。

  不紧不慢的在荒野中赶路两日,才赶到大野泽北岸。

  原本按照以往行程,至少还得再走十天才可能来到大梦镇地界。但今时不同往日,菏泽村水寨如今基本将大野泽全都纳入势力范围,所缺的就是在各个沿岸建立长久码头。

  “程老板,这些船都是大梦镇的吗?”

  跟着程乾一起坐上战船,胖木木发现自己虽然号称大神的粉丝,但对大梦镇却一点都不了解。

  “对,他们是大梦镇的水军。”

  “这就是大梦镇水军啊,好厉害的样子。”

  带着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胖木木不难发现战船上的各种军事设施,还有那些站的笔直的大梦镇水军兵卒。

  “我们乘坐到对岸,应该很快就能到大梦镇了吧?”

  “丫头你可小瞧了这浩瀚的大野泽,日夜不停的行驶,也得明天才能到大梦镇地界。”

  “啊?还得坐一天一夜的船?”

  “比起再走十天,这点时间可不长咯。”

  ………

  正当程胖子、胖木木一行乘船向南行驶之时。

  起了个大早的莫小白没来得及去检阅这些日子大梦镇扩建的成果,就听到麾下兵卒汇报,瓮城外有一大批来势汹汹的士子要硬闯入镇。

  硬闯?

  这年头,竟然还有不拍死的找自己麻烦?

  莫小白觉得有些古怪,没等国渊他们过来,便与麾下兵卒一同赶往谷口。走上城头就能看到,谷口外居然来了七八十号人,大多都是弱冠年纪。

  嗯,除了为首的是个留着黑须的中年人。

  这么多士子NP?

  要闹哪样?

  望着一副水蓝星讨薪工人神态的大汉士子,莫小白站在城墙上拱了拱手:“各位请了,我就是大梦镇领主,不知你们来我的领地有何贵干?”

  莫小白刚说话,下方为首的中年文士便怒视道:“贵领主无故扣押我儿,至今已有月余,莫不是欺老夫年迈,救不得我儿?”

  “扣押你儿子?不可能啊,我这没有扣押任何人。”

  莫小白想都没想直接摇头,给了对方一个‘你搞错了’的眼神:“我想你们可能与我有些误会,既然来了,不如先入镇歇息,再说明原委如何?”

  “休要诓我们进去,我们是来讨人的。”

  “就是,快把伯仪兄放了。”

  “无缘无故扣押伯仪兄,快把人请出来。”

  “今日你不把伯仪兄放出来,休怪我们不客气!”

  底下几十名文士嘈杂开口,全都摆出了一副拿莫小白当死敌的架势。莫小白多少有点纳闷,望向旁边小卒:“咱们大梦镇,有谁叫伯仪吗?”

  “主公,卑职哪里知晓这些。这些人蓄意滋事,是否将他们全都拿下?”

  小卒抱拳回答了一句,然而他话音刚落,后方就传来国渊的声音:“不可,主公不可对城外士子动武。”

  “子尼来了?你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主公,您忘了领地内,的确有一人还被您关着呢。”国渊小跑上前,来到莫小白身侧耳语了几句。

  听完国渊所说,莫小白不禁讶然。

  有些无辜的望着国渊,开口道:“我不是说让那小子教一个月的书,就放他走吗?现在咱们大梦镇应该有不少儒士吧,还缺他一个老师不成?”

  “主公,一月期限虽已过去,但那人他自己不肯走,非要留在书院。加之他对书院幼童比较熟悉,渊便私自做主把他留了下来,由他统筹学院内的幼儿课程。”

  国渊同样是哭笑不得,摇头道:“这些小事一时忙忘了,都未曾与主公禀告。”

  “行了,我现在知道了。”

  摆了摆手示意国渊不必自责,莫小白转头望向下方中年文士:“敢问先生,可是鄄城蔡氏一族族长?”

  “老夫正是蔡焕,快把我衡儿交出来!”

  “额,老先生怕是误会了,我肯定没有扣押您儿子,是您儿子他自己不肯走,赖在我的领地,我没找他要伙食费就不错了。”

  自己儿子不肯走?

  还没要伙食费?

  听着莫小白这几句话,蔡焕气的脸颊涨红,指着上方莫小白开口:“领主以为有爵位傍身,便可如此欺我?真不怕士林口诛笔伐?”

  “口诛笔伐什么的,不是你们一家说的算,我也懒得和你掰扯。开门放他们进来,子尼你带他去书院找他的宝贝儿子。”

  莫小白撇了撇嘴,说完便拂袖转身。

  这蔡家老头,还真以为自己怕他不成。

  本爵爷只是懒得搭理!

  莫小白转身离开瓮城走下隘口,守在瓮城内的兵卒也依照命令打两道大门全打了开。

  望着缓缓开启的大梦镇瓮城正门,蔡焕思索了片刻便迈步走了进去。

  身后几十名士子也都齐步跟上,他们全是蔡焕的学生,按辈分来说,就是蔡衡的学弟。

  莫小白没兴趣陪一个老头找儿子,他还得去视察城建。国渊则留了下来,见蔡焕走靠,当即上前一步:“蔡族长这次是真误会我们主公了,贵公子此刻正好着呢,的确是他自己不肯离开。”

  “休要废话,带我去见我儿。”

  “那好,这边请。”多亏国渊脾气和善,否则换个脾气暴躁的武将,这会肯定是先揍一顿再说其他。

  一行几十号人浩浩荡荡踏入大梦镇,沿路走向应天书院。

  当这群人来到书院前,即便是满脸愤慨的蔡焕,都自觉收敛了许多。毕竟他身为鄄城蔡氏书院山长,面对教化之所并不会太过造次。

  跟着国渊一路绕过崇圣殿、大成殿,很快一行众人就来到了讲堂院落。

  此刻应天书院早已不是当初大毛小猫三两只的场面,十几处讲堂院落内,都有不同的朗诵声传出。

  而在这些独具特色的早读课中,有一些奶声奶气的腔调,显得非常突兀、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