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就在今朝!(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就在今朝!(求订阅!)

  也是啊!

  虽然炼金术师在玩家眼里,是一种稀缺而又神秘的职业。但在这群西域NP眼中,那是真没多少地位,原因非常简单,都是一个字惹得:

  穷!

  和这些富有的西域贵族比起来,炼金术师柯瑞思就是个在希腊混不下去的穷光蛋。

  “大丈夫,果然不能一日无钱。”

  也是这会,鲈鱼突然叹了口气,下一刻又低咳转移话题:“哥们我真是不知道要怎么佩服你,你懂的东西可真是不要太多。就靠一枚金币,也能发现这么多线索。如果把收服柯瑞思当做一个任务,你现在就剩最后一步了吧?”

  “差不多,成人之美这种事,我还是比较愿意去做的。”莫小白含笑点头,并没遮掩自己要把柯瑞思带回大梦镇的想法。

  至于胖子的佩服,莫小白只能说都是前世经历给逼得。

  失去领地,毫无一技之长,莫小白都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少次失败,才总结出了一些,与NP交流时发掘细节的办法。

  再加上独行冒险的那些年,去过不少地方,与炼金术师打交道不止一次两次,眼下能够发现柯瑞思的秘密,自然不算稀奇。

  只是这些莫小白自己不觉得稀奇的本事,落在胖子、阿呆眼中,可就非常逆天了。

  心细如发,也不过如此呐!

  就在胖子心底感叹之时,后院小屋的房门‘啪嗒’一声从内开启。

  一个卷发脑门露出来,不是柯瑞思还能是谁。

  似乎是因为私/会的次数太多,柯瑞思熟门熟路的探望两下,很快就站直了身子,逐渐走向后院小门。

  下一秒,一位面带潮/红的莎车贵妇出现在房门边,两人四目相对数息,柯瑞思才推门离开。

  正主已经走了,好戏自然要散场。

  莫小白三人拍拍屁股跳下侧面围墙,胖子忍不住‘开车’道:“嘿嘿~这个希腊人不行啊,才进去半个来钟头。”

  “你行你上啊?”

  “我去,那年纪都能当我姨了,胖爷我再饥不择食也不会去好吧。”

  “那你废什么话,赶紧回去睡觉。”

  ………

  莫小白这边刚看完一出大戏,远在龟兹王城的一间下榻酒楼内,却有另一场大戏正在上演。

  酒楼里里外外,至少围着好几百汉军。

  每个都是脸色凶悍,面对异族刀锋,根本不会有‘怕’这个概念。

  这是一群连班超都很难严格管教的手下,平常往往都会带在身边,充当亲卫的部下。

  大汉驰刑士!

  这群人都是戴罪之身,都很清楚自己或许一辈子都回不了大汉。

  现在多活一天不多,少活一天也不少。

  谁和他们动武,他们是真敢拿命去拼的。

  班超起初靠着区区千余人打开西域局面,这八百驰刑士可谓功不可没。更神奇的是,直到现在驰刑士竟然都没出现阵亡,对付西域人,他们一直无往不利。

  然而在今夜,驰刑士们终于遇上了难啃的骨头。

  贵霜大将苏萨,以及他的二十勇士亲卫。

  第一次,有驰刑士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同样也是第一次,驰刑士们的凶狠,被贵霜将士完全激发。

  “杀!”

  “全部杀死!”

  “一个不留!”

  当这群凶恶之徒内心的凶狠被刺激出来,哪怕他们身上没有太多甲胄防护,哪怕对手一个个都穿着的乌龟壳似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得。

  苏萨以及他身边亲卫,也没挡住驰刑士的两轮死亡冲击。

  由西域铁匠锻造出的尖刀,狠狠刺入贵霜骑兵的咽喉,用力一搅再拔出,鲜血几乎是顺着刀尖向外喷涌。

  亲卫一个个倒地,很快就轮到了苏萨自己。

  这群驰刑士完全没给苏萨任何开口的机会,就已经有六七把重刀同时落下。

  铁甲防护?

  在这一刻简直成了阻碍苏萨奔逃的累赘,被驰刑士压着,他连翻身都做不到,更别说爬起来逃走。

  当心口的疼痛直袭大脑神经,苏萨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后悔远征西域,后悔与大汉展开大战。

  这个古老的国度,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是贵霜无法比拟的。

  只是此刻后悔已经太晚,驰刑士也不会让苏萨活着。

  乱刀,斩杀!

  当整个酒楼厅堂,再无一位站着的贵霜人,全身染血的驰刑士们,才一个个起身。

  其中领头之人,手里拎着刚刚割下的苏萨脑袋,转身走向木门方向:“留下一半弟兄为我们自己人收尸,其余人随我出城去见将军,他要的人头,我们给他拿下了。”

  当驰刑士们迈动步伐走出酒楼,原本负责在外围警戒巡视的龟兹将士,望着这些半身染血的囚兵,心底都不由自主的发怵。

  汉人,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好说话的。

  一旦他们凶狠起来,即便是再能打的对手,也会感到畏惧。

  一名龟兹将领带着几分拘谨走上前,强压下心底的不适开口道:“你们要用的马,已经备好了。”

  “嗯,多谢!”

  为首的驰刑士利落点头,往前走两步翻身上马,直接就把苏萨的脑袋给系在了马背上。

  “出发!”

  四百驰刑士,就这么默不住声的策马离城。

  驰刑士们一路西归,此刻西面战况在这短暂几天的时间,也跟着发生了新的变化。

  杀马,或许能充饥一时。

  但把那些能杀的马都宰了之后,还想再杀的话,即便是迪利亚亲自出面,都没有哪个贵霜骑兵交出自己的战马。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仗要败了。

  打了败仗如果想要回去,没有马是绝对不可能的。

  阵亡战士的马匹可以宰杀,但现存将士的战马,迪利亚就算想杀都没法杀。

  不论宰了谁的,都可能直接引起哗变。

  迪利亚的先锋大营没了吃的,副王谢的主营情况更糟。

  别说手底下的战士,就是副王自己也有一天未曾进食,只是喝了点水勉强充饥。

  没有食物,战士无力再战,战马也日益颓唐。

  攻城战,早在一天前就被叫停。

  此刻副王谢只能期盼援军快点到来,虽然这种希望已是愈发渺茫。

  同一时间,几乎是同一地点。

  副王谢已经饿的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年近六旬的班超却依旧神采奕奕的在城头叮嘱驻防。

  “将军,温宿方向有信使来报。”

  一名传信兵急匆匆踏上城头,来到班超面前抱拳道:“留在龟兹的八百将士已有四百人西归,带来了许多大月氏人的头颅,正午即可抵达王城。”

  “好,好,好,驰刑士此番立下大功,实乃天佑大汉!”班超闻言猛地转身,之后大笑下令:

  “给老夫点起狼烟,往莎车方向传讯!”

  “破敌之日,就在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