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币的秘密(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币的秘密(求订阅!)

  “谁能告诉我,该死的汉人骑兵是什么时候出城的!”

  “他们为什么能准确找到我们的骑兵部队!”

  “为什么我们贵霜勇士,会屡屡败在他们手中!”

  莎车城外,贵霜大营。

  迪利亚的咆哮声,几乎能从中帐传出营外。

  愤怒的表情,无需再用语言赘述,但迪利亚现在不仅仅是愤怒,更多是恐惧和惊乱。

  连番失利,麻烦接踵而至。

  从出兵的那一天起,贵霜大军就不是一帆风顺。

  原以为渡过了葱岭的折磨,接下来的战事会非常顺利,但眼下的事实,是自己被汉人狠狠教训了一通。

  副将巴鲁同样脸色阴郁,想了半天才踌躇道:“将军,或者我们可以把分散的兵力集中起来,这样就不怕汉军的袭扰了。”

  “集中起来?集中一千骑还是两千骑?把他们全都集中起来,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分散的沙漠戈壁的西域人?”

  巴鲁说的办法,迪利亚不是没想到,但这种想法也就只是想想而已。

  现在把部队拆分成数百人的小队,都不是那么容易找到西域人的踪迹,合兵一处后,能抢掠的财货只会更少。

  汉人真是很厉害啊,不多不少只偷偷派遣出千余骑兵。

  这个数字,恰好是最让迪利亚头疼的敌军规模。

  千余骑兵,人数并不多,这个规模的骑兵往往会拥有非常快速的反应能力和机动性,他就是想设伏都很难布下圈套。

  无法设伏,不能合兵。

  外出劫掠的骑兵队,也就毫无安全可言。

  想了种种方法最后都无疾而终,迪利亚颓废摇头:“不用再派兵出去抢夺了,汉人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

  “可副王的命令怎么办,我们自己的粮食也不够了。”

  “怎么办?”

  露出几分嘲讽苦笑,迪利亚扫了眼帕卡、巴鲁两人,嘴角吐出二字:

  “杀马!”

  杀马?

  将军居然说要杀马?

  帕卡和巴鲁两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将军怎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难道将军不知道,战马是贵霜人最宝贵的财富,是他们的第二条命吗?

  “你们不用这样看我,如果能有别的办法,我也不愿意这么做。”迪利亚闷哼开口,随后走出帐外:“这些天我们也折损了许多勇士,他们的战马都空出来了,先把那一批处理了吧。”

  “告诉战士们,这是我的命令,他们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这么做!”

  活下去!

  什么时候贵霜大军出征在外,还需要考虑这么一个问题。

  十年前?

  还是二十年前?

  巴鲁和帕卡不知道答案,但他们此刻也找不出理由反驳迪利亚,因为他们都想活下去。

  “我去和战士们说。”帕卡苦涩摇头,随后走出大帐。

  很快,贵霜大营就传出一阵阵激烈的争吵。但争吵声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似乎是有一方做出了妥协。

  紧接着,上百匹战马的悲鸣传遍贵霜军营。

  ………

  一直呆在莎车王城里的莫小白,并不清楚此刻贵霜大军为了果腹,已经开始宰马。

  随着李广的捷报一封封传回,莫小白对这场西域大战已经彻底放心。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所以此刻莫小白又有精力,去做些其他的事。

  例如……偷/窥。

  “我说哥们,你怎么知道这个希腊炼金术师,居然和莎车贵妇有一腿?”

  一家距离莎车王宫不到百米的西域酒楼后院,莫小白、鲈鱼、阿呆三人的脑袋并排露出围墙,视线全都集中在了后院唯一的一间小屋内,眼底满是八卦之色。

  听到胖子压低了声音的问话,莫小白挑眉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切,还在这装神弄鬼,肯定是去那个炼金术师家里的时候,你发现了什么。”

  “你既然知道,还来问我?”

  “知道什么啊,快点告诉我呗,胖爷我最喜欢听这种头条八卦了。”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我之所以会发现这一点,完全是因为那枚金币。”

  莫小白嘴角一勾,一边瞧着屋内动静,一边解释道:“你们或许不知道,对于任何一名炼金术师而言,金属提纯冶炼都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他们往往把这种过程想象为缔造永恒的方式,而他们得到的冶炼成果,更是各自心中的神物。”

  “试想一下,假如你们就是那个炼金术师,而那枚金币就是你们现在最伟大的成果,你会怎么纪念它?你会在金币上雕刻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金币?

  纪念?

  莫小白三两句话说出口,鲈鱼还没反应过来,阿呆已经恍然点头:“我记起来了,他的金币上有人头画像,他自己和另外一个女人的。”

  “没错!”

  见阿呆已经想到金币雕像,莫小白当即点头:“他的金币上有自己和另外一位女性的头像,当时我就在猜测两人会是什么关系。”

  “母子?姐弟?兄妹?”

  “不,这些答案都不对,或许血缘关系会让他和亲人的感情异常深厚,但这种感情还无法与永恒相提并论。想到高纯度金币所代表的永恒,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爱情。”

  爱情永恒!

  这一点,对于推崇浪漫的古希腊人而言,是没毛病的。

  “可你怎么知道,他心爱的女人就在城里?”

  “这个问题更简单了,当时他正在说的故事,是和他的神圣职业有关的,能让他在讲那些故事的时候,还不停向窗外张望,你觉得他会因为什么而分心?”

  莫小白右手摸了摸下巴,带着几分‘老狐狸’的狡黠开口道:“我至少有八成把握,那个时间就是他要约会的时间。甚至因为不敢过分声张,都不好意思和我们直说,他要去见女友,不是地下恋还能是什么?”

  “之后大战爆发,我也没顾得上这边,只是让人先盯着,结果昨天传回来消息,说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这私会,对象是位莎车贵妇,贵妇的兄长更是莎车国握有兵权的大将。”

  随着莫小白把自己当时发现的信息一股脑说完,鲈鱼不禁啧啧两声:“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看上去神神叨叨、满脑子都是炼金术的家伙,居然还能勾/搭上贵妇。我说,那贵妇不会是有男人的吧?”

  “不,是个寡妇。”

  “那他干嘛不直接去提亲?非得偷偷摸摸的?”

  “提亲?拿什么提?”

  莫小白闻言失笑,随后努嘴:“就他那点身家?还是一枚不起眼的金币?他去提亲,保不准会被贵妇的大哥扫地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