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二十章 寸长、寸强(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章 寸长、寸强(求订阅!)

  莎车王城,西南方。

  李广望着从高空中振翅飞来的鸿雁,脸上浮出了一抹笑容。

  主公带来的鸿雁,真是太有用了。

  自己不用派兵寻找城外的哨探,只通过鸿雁传书,就能清晰掌控莎车王城周边的一切动向。

  “将军,南面有一支300人的贵霜骑兵,他们打劫了一支商队,正在往回赶。”

  “来的正是时候。”

  李广没去看传书内容,右手一挥立刻下令:“两翼骑兵各自分散,待某与敌军交战,再快速靠近包夹。”

  因为这次出城主要目的不是歼敌,李广也就没有布置太复杂的战术。

  区区300贵霜骑兵,就算套在铁壳子里,也不可能与一千骑兵力抗。

  随着李广一声令下,左右两翼各400骑兵纷纷撤开。李广特意选了这么一个中间凸出、两侧凹陷的沙丘地形,为的也正是方便左右兵马隐藏。

  随着两翼兵马分散,李广领着二百骑兵以逸待劳、静静等待。

  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等到,就望见远处尘土飞扬,有一批马匹靠近。

  一千米

  八百米

  五百米

  双方的距离愈来愈近,李广甚至能听到贵霜人哈哈大笑的声音。

  当两支骑兵部队的距离,在短暂的几个呼吸间缩短至四百步,前方的贵霜重骑兵也瞧见了列阵排开的汉骑。

  只有两百骑!

  “看,那些是汉人。”

  “汉人竟然敢出城?”

  “让我们来教训教训他们,这群只知道躲在城里的胆小鬼。”

  “这么少的人,出来是送死的吗?杀光他们!”

  眼看面前汉骑比自己一方的人数还少,这群满载而归的贵霜骑兵瞬间来了精神,呼喝着加快速度,同时抽出了自己的角弓和长剑。

  “冲锋!”

  贵霜骑兵已经发起进攻,李广同样冷喝下令。

  两百名汉骑跟着策马飞奔,将双方的距离再次缩短。

  短暂的距离,即便是贵霜弓骑也只来得及射出一轮飞矢,其中有一半落空,另一半与汉骑身上甲胄相撞,只有寥寥三四十箭射中目标,导致十余人翻身落马。

  当这一轮骑射结束,双方骑兵已经短兵交接。此刻汉骑的优势也随之凸显,因为鸡鹿塞的骑兵通常都是使用马枪,近身战比贵霜的骑士剑更长一些。

  一寸长,一寸强。

  冲锋起来的汉骑,将手中的长枪挥出,即便只能砸在贵霜骑兵的铁壳子上,所产生的震荡也不是那么好受。

  毕竟作用力不会因为一件甲胄而消失,带着冲刺和下砸的力度,足以把那些只靠大腿夹紧战马保持身体平衡的贵霜骑兵扫落。

  当双方骑兵第一回合两相交错而过,场上的战局对比一目了然。

  两百汉骑还安坐马背的还有一百七十,贵霜的三百重骑兵此刻却倒了近50名骑兵。

  “杀!”

  一旦进入战斗状态,李广就没有任何留手的心思,要把这群敌军杀散,首先还是得击败他们才行。

  当双方展开第二轮冲锋,原本藏于两翼凹面的骑兵同样策马奔来。

  八百骑兵从左右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包抄进入战圈,第二轮冲锋对抗恰好刚刚结束。

  转眼间又倒了近四十同伴,剩下的贵霜重骑一个个脸色全都变了。

  汉军竟然还有伏兵!

  发现自己即将被围,剩下的贵霜骑兵压根就顾不上倒地负伤的同伴,立刻策马向大营方向狂奔。

  和两百汉骑相斗,都没能占到便宜,更何况是与足足一千骑兵厮杀。

  贵霜骑兵不惧战斗,但他们绝不是悍不惧死的那种。

  一旦战事不顺,逃跑才是第一选择。

  两百余骑兵逃走,剩下百余人依旧躺在地上不断发出痛苦的呜咽。有的是不幸被汉军马枪刺穿,有的则是落马后被自己的战马赏了一记战争践踏。

  “先围起来!”

  李广没去搭理那些逃走的骑兵,右手一挥当下示意众骑兵将战场包围起来,同时对身侧的莎车骑将吩咐道:

  “让他们投降,胆敢反抗者,就地格杀!”

  随着莎车骑将上前喊话,被围在中圈的贵霜伤兵很快就丢下了手里的武器,没武器的也都高举双手,做出一副国际通用的投降姿势。

  看着这群乖乖投降的贵霜骑兵,李广没兴趣多说什么,吩咐手下兵卒打扫战场:“过去几个人收拢战马缴获,再给我把他们衣甲全都扒了。”

  贵霜骑兵的大宛马,肯定是要留下的。

  后面那些驮着粮食、财货的骆驼、褐鬃马,也都要一一收缴。

  除此之外,李广连贵霜重骑兵的甲胄也没放过。以前李广从没见过这种独具中亚特色的骑兵铠甲,现在有了机会,当然要搜罗一批带回去好好研究。

  特别是背在双肩,环绕整个后背和双肋的围甲,这种铁壳造型,大汉的锻造将作真不一定想的出来。

  短短百余秒的时间,贵霜降卒就被汉军扒的只剩内衣、内裤,李广打量着手里的围甲,漫不经心摆手道:

  “告诉他们,现在可以滚了!”

  对于是否杀降,李广其实并不在意,即便大汉一直都有杀降不祥的传说,杀降的将军也从未断绝。

  此刻不杀眼前的贵霜骑兵,完全是因为让他们回营才更有利于眼下的战争。

  让他们回去,他们就得分食一部分宝贵的口粮;而这群败兵回去后,也必然会将战败的阴影,逐渐传染给他们的同伴。

  这两种影响所带来的后果,都是此刻贵霜大军无法承受的。

  随着贵霜降卒互相搀扶着逐渐离开,李广当即下令全军撤退。

  打一枪,换一地。

  绝不在一个方位和对手过度纠缠,能降低自身被贵霜大军反包围的危险。

  带着这种作战思路,李广开始不断扫荡莎车国周围外出劫掠的贵霜骑兵,有了收获就送去最近的堡垒暂存,没有就杀散骑兵让他们灰溜溜滚蛋。

  短短日的功夫,先后有七八股贵霜骑兵惨遭李广毒手。

  而李广这支大汉骑兵的‘恶行’,也终于在贵霜先锋大营内传开。

  一时间,整个贵霜先锋大营内风声鹤唳。

  攻城,攻不下。

  劫掠,还被汉军反抢。

  来时信心满满的贵霜大军,已然临近奔溃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