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贵霜的最后一步棋(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九章 贵霜的最后一步棋(求订阅!)

  反击!

  说是反击,实际又与正常的反击并不一样。

  从甄瑶莎车国主那顺利接收500莎车骑兵,莫小白便将李广找了来:“今夜丑时,飞将可领兵出北门,随后给我尽力寻找那些四散的贵霜骑兵。”

  “记住一点,此次出击目的不在杀敌,碰上毫无收获的敌兵,直接将他们打散就行。若碰上那些抢掠得手的,将他们抢来的粮食给我截下即可,不必将他们赶尽杀绝。”

  “喏!”

  李广抱拳答应,虽然莫小白的命令会让他没法尽兴,但李广也不是笨蛋,知道自己主公是有着什么样的打算。

  掐断贵霜的后方劫掠补给,却维持着对方兵马数量不变。

  一旦贵霜大军真的缺粮,不战自溃都是轻的。

  望着李广领命而去,莫小白才摸了摸下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猥/琐流的打法,虽然看上去不光彩,可它的确是效果最好的战争手段。只要李广严格执行我的军令,贵霜大军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

  是夜,凌晨三点。

  凉风习习的夜晚,莎车国北门外一片寂静。

  连续几夜的‘相安无事’,让贵霜兵马再次警惕心大减。随着城门缓缓推开,上千骑兵钳马衔枚徐徐走出北门。

  “此战关键,皆在你的肩上了。”

  亲自来到北门相送李广,莫小白不禁嘱咐:“事成,则贵霜不日可破;若不成,切记保住自己性命。总之,要活着回来见我。”

  “主公尽管放心,我看那贵霜铁壳子也无甚本事,此番定能完成主公重托。”

  “好,我等你回来庆功。”

  “主公,末将去也!”

  主臣话别,看着李广领兵悄然离去,莫小白狠狠搓了搓手:“懋功,你说贵霜人如果知道了我们的打算,他们会做何感想?”

  “或许是会后悔吧,后悔擅自翻越葱岭与大汉一战。”

  “哈~我就想看他们后悔的样子!”

  …………

  翌日一早,当莫小白安定的稳坐军营大帐,等待李广传回捷报的时候。

  远在东北疏勒王城外,副王谢刚下令大军继续攻城,就听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大军带来的口粮,满打满算已经不够坚持两天的了。

  没有粮食,这仗根本没法打,副王谢沉着脸在帐中来回踱步几趟,才开口问道:“迪利亚还没送来军粮吗?”

  “回禀副王,迪利亚将军并未派兵前来。”

  “简直是个废物!”

  中年副王没忍住暗骂了一句,随后踌躇了片刻,才开口道:“把所有将士的口粮集中起来,从今天开始每日一餐,这样能多坚持几日,迪利亚应该能把吃的送来。”

  副王这么说着,但帐内却没人回应。

  过了好一会,才有一员重甲大将低声道:“副王,迪利亚或许根本就抢不到粮食,即便能抢到一些,也不够他自己部下食用。”

  在大军军粮紧缺的时候,突然说出这种话,无疑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副王谢没等他说话,整张脸上已经不满怒意:“苏萨,你是在质疑我的命令吗?”

  “苏萨不敢,但副王您也看到了,这次我们来西域,这里的一切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重甲大将苏萨无奈摆手,愁眉道:

  “就在去年,莎车与疏勒都没有这么多的坚城堡垒,可现在这两个地方,大小坚城随处可见。就像眼前的疏勒王城,汉人和疏勒人依城而守,我们已经有五千战士死在城下,却依旧打不开王城的大门。”

  “如今我们的战士尚且还能吃饱,都无法攻克班超镇守的城池。一旦军粮紧缺,战士们要如何攻城杀敌?”

  苏萨所说,就是贵霜此战最大的困境。

  完全不了解西域的变化,更没经历过与汉军的守城交锋。冒冒失失领着六七万大军,结果来了才发现不管怎么打都是束手束脚。

  在这里,汉军根本不与他们进行,最适合贵霜骑兵的野外阵战。

  在这里,汉军有足够的粮食,而贵霜兵马却随时可能断粮。

  不是他副王谢自大到不带粮草,而是带了粮车的话,根本就翻不过葱岭。

  “那你们说,我们要怎么做?”副王谢一时间头皮发麻,闷声扫视着帐内诸多手下。

  随着中年副王开口问计,苏萨再次出言:“副王,现在我们需要援军,能够给我们提供粮草和攻城军械的援军。”

  “援军?我们哪里还有援军?”

  “有的,在西域一地,并不是所有邦国都向着大汉,如果没记错的话,龟兹国与大汉就不是那么友好,甚至一度敌对。”

  “龟兹?”

  听到手下提起这两个字,副王谢眼底陡然放亮:“不错,龟兹算得上西域大国,供应军粮应该不成问题。苏萨,这件事交给你办,我这里还有一些金币和珠宝,你全都带上拿去给龟兹王,务必说服他相助我们攻破班超。”

  “一旦我们攻破班超,西域也就不再是大汉说的算,这事不止对我们贵霜有好处,对他龟兹王也有好处。龟兹王一直不肯臣服于大汉,他会答应帮我们的。”

  就像是迷失在黑夜时,突然遇到一盏明灯,副王想都没想直接就把主意打在了龟兹身上,而一旁重甲大将苏萨还重重答应领命。

  两人根本就不知道,龟兹王早已易主,新任龟兹王亲汉都来不及,根本就不可能帮他们。而那位前任龟兹王,此刻已然走在前往洛阳的官道上。

  想找龟兹求援,注定会收获一场失望。

  更别提此刻贵霜的对手是班超,论及对于西域的熟悉,即便是西域人,恐怕都不如班超知道的多。

  贵霜一旦战事不顺,会有什么举动,班超早在战前就已料到。否则当初他与莫小白一同离开龟兹王城时,也不会把八百驰刑士留在龟兹。

  换而言之,这会班超正巴不得贵霜走这步棋呢。

  贵霜一但连这步棋都用上了,也就说明他们自己本身已经没别的招,只能寄希望于外力。

  当这股外力无法给予帮助,贵霜大军的命运,就只剩下一个字:

  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