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啪啪啪(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五章 啪啪啪(求订阅!)

  大汉守军与贵霜弓骑的第一回合较量,只能说打了个平手。

  但贵霜弓骑的攻势绝对不仅仅是一轮骑射,当战马从东侧来到西面尽头,几乎不用停下调整,就完成了后部变前部的阵形变幻。

  第二轮,再来!

  弓马娴熟,攻势持久。

  贵霜人能在中亚吊打大宛、身毒、安息诸国,的确是有他们的绝对强项。

  当第二轮飞矢掠过,这群弓骑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将抛射角度又抬高了一分。

  这就是贵霜骑兵的强大之处!

  渗入到骨子里的战场经验,让他们可以自由在战时做出攻击调整。而这么一丁点变动,对于守城汉军而言,又是一次挑战。

  ‘叮叮当当’的撞击声依旧在响,与此同时已经有不少射来的弓箭能擦着盾牌的顶端越过去,然后猛地下落。

  就像一道道并不规则的抛物线,在盾牌顶端到达最高点,然后以大角度向下俯冲。

  如果每一个大盾后只躲一名汉军,这种射击依旧不会对守城将士产生太多影响,但此刻每一名大盾后方都有二至三人,蹲在最后的兵卒就很难遮掩自己的身形了。

  “藤甲兵,再举盾!”

  面对这种局面,李绩的办法其实也不多。好在这次莫小白也是把家底全都带入了副本,几百名藤甲兵举起藤甲盾牌顶在脑袋上,勉勉强强也能罩住一大片。

  但是这种防护,就不再是绝对防御了。

  弓箭刺入兵卒身体时引发的闷哼和痛呜,不时的在城头响起。

  “受伤兵卒后退,其余人继续坚守!”

  当第二轮箭雨飞过,抓着短暂的空隙时间,李绩立刻让那些受伤兵卒退下去接受治疗,虽然所谓的治疗也只是,简单的清洗伤口再包扎而已。

  就这还得多亏莫小白是带着药来副本的,否则哪怕是最常见的外敷药,在西域都是奇缺货。

  随着最后几名受伤兵卒退开,第三轮箭雨又来了。因为已经有一部分兵卒离开,贵霜第三轮箭雨的成果并不大,只有聊聊十几人臂膀负伤。

  “哈哈~~那群没用的汉人,他们的将士根本就不敢进攻。”

  贵霜战将帕卡望着自己的手下耀武扬威,脸上满是得意大笑:“不用一炷香,再有两轮射击,他们就会崩溃。”

  “不错,汉人也不过如此,竟然不敢还击,看来这次我们可以拿下头功了。”一旁主将也是满意点头,他似乎已经能预见,自己领兵踏进王城,而汉人全都跪地求饶的画面。

  就在他们得意交流的空档,第四轮射击又开始了。

  和之前一样,依旧看不到任何汉军反抗的迹象。

  汉军甚至连一箭都没射出来!

  紧接着,是第五轮。

  接连五轮骑射,别说远处的贵霜将军,就是出战的三千弓骑都已经看出来了。

  汉军就是一群乌龟,根本不敢战!

  打败这样的对手,真是一点兴奋劲都没有。

  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策马而过,然后做出标准的抛射姿势,这群贵霜骑兵甚至瞧都懒得去瞧城头的情况,在他们心底,汉军就像是一群孬兵,没有一点威胁。

  然而也是这一刻,李绩的双眸却猛然露出了凶光。

  被人压着揍了五轮,他也是有很大火气的。

  望着城外策马而来,速度减缓、毫不设防的弓骑兵,李绩右手猛地一压:“弓手,出击!”

  ‘刷刷刷刷’

  当李绩的将令传遍城头,一直被压着不让反击的大汉弓手立刻站了起来。

  手中的弓箭,早已拉成满圆。

  “嗖嗖嗖~”

  城头上的弓手一齐出手,数百道飞矢立刻飞跃城墙。

  这一幕,是贵霜骑兵完全没想到的。

  一直龟缩不动的汉军,突然间发动犀利反击。而且论起射击准心,站定射击的汉军比他们移动抛射更加精准。

  并非铁壳子防护的弓骑兵,在这次措不及防的反击下,超过百名骑兵跌落下马,受伤者更是超过两百。

  在移动奔驰的马群中跌落,下场和死亡已经没有区别。至于负伤的骑兵,若要强行战斗的话,必然无法像之前那么自如。

  汉军的一次反击,就废了这三千弓骑的十分之一兵力。

  “好!”

  看到弓手破敌立功,莫小白立刻大喝了一声:“战鼓声,给我再响一些,为我汉家儿郎庆贺!”

  “咚~”

  “咚~”

  “咚咚咚~”

  当城头再次激荡起战鼓轰鸣,众多守城兵卒脸上都浮出了兴奋。

  被压着打,没关系。

  暂时躲着,也没关系。

  但我汉军刀弓只要出鞘拉弦,必然会有敌军倒于面前。

  “战!”

  “战!”

  “战!”

  一时间,因为五轮抛射被隐隐压制的汉军气势,又逐渐凝聚了起来。

  “他们,竟然在此刻反击?”

  城外贵霜骑兵阵中,帕卡脸上的得色一时僵硬,他不久前还在说能破敌呢,没一会就被汉军打脸了,简直是被打的‘啪啪’响。

  因为看双方的战损比,似乎是他的部下伤亡更多。

  五轮骑射,竟然比不上汉军一次还击!

  帕卡这会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贵霜主将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沉着脸开口:“你的部下,他们大意了。”

  “守城的汉将,应该也是精通骑战的将领,他清楚经过这么多次往返冲刺,战马的速度会减慢,汉人抓住了这次机会。”

  旁边另一员战将随即开口,同时侧身望向帕卡:“把你的部下撤回来吧,他们不适合再发动进攻了。”

  帕卡本身就觉得脸颊火辣,听到这活立刻瞪眼:“我的部下不行,难道你的就可以吗?”

  “至少我的战士们,不会像他们一样愚蠢。”

  “巴鲁,你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帕卡这会简直是要爆炸,但没等两员副将再吵下去,贵霜主将已经开口:“不必争了,这座城看来无法直接用骑射夺取,让我们的步兵上战场吧。”

  “哼!”

  帕卡闻言冷哼,随后扭过头下令部队回撤。

  与此同时,巴鲁开始调动整个军团方阵的后方部队。

  一名名贵霜兵卒翻身下马,然后把由几匹战马一起拖动的攻城器械搬往城头。

  弓骑退场后,攻城战接踵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