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零九章 不费一兵一卒(求订阅)

第二百零九章 不费一兵一卒(求订阅)

  龟兹王城!

  自从得知龟兹大半贵族都与汉商交好,甚至想要恢复与大汉友好通商,尤里多整个人一天比一天暴躁、不安。

  但是他现在也没法对自己人下手,因为即便是直属于他的王宫卫队,里面依旧有许多贵族成员。

  原本这样的做法,是为了保证卫队的忠诚和自己的安全。可现在尤里多只觉得呆在王宫里都毫无安全感,每天都在担心会发生什么变故。

  事实上,尤里多的担心,也并非多余。白霸早在酒宴后的第二天,就已经和伪装成‘卢氏子弟’的鲈鱼进行了更深入的交流。

  之所以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行动,白霸只是在等。

  等支持他的贵族们,把鲈鱼胖子的‘金币论’扩散到那些追随尤里多的贵族群体当中。同时也在等,鲈鱼口中汉军铁骑的到来。

  如果大汉真能在与匈奴决战之际,依旧派出数千铁骑扫荡西域,他白霸才会真正相信,大汉朝有决心和实力,对西域进行最后的整顿。

  一旦整顿完毕,就是西域开始‘金币时代’的日子。

  三日后,莫小白所率领的两千汉骑,正式踏入龟兹国境。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骑行,就算是一开始骑马并不熟练的大梦村乡卒,这会从表面看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大汉骑兵,更别提李广麾下的骑兵,以及鸡鹿塞的骑兵,说是大汉最精锐的轻骑部队也不为过。

  而足足两千骑兵,这也是任何一个西域国度都无法培养的强大军事力量。

  即便是丝绸北道上的强国,龟兹王城也就只有区区六千兵卒而已,能算的上精兵的或许不到两千,其中精骑甚至不满500。

  莫小白到达龟兹王城后,并没急于找办法入城,仅仅是在城外安营扎寨,同时派刘晔为使,入城向龟兹王下诏。

  说是下诏,其实就是带白霸等贵族逼宫。

  原本这事莫小白是打算自己去做的,但郭嘉、李绩等人极力反对,莫小白只能让李广护送刘晔入城。

  至于为什么选定刘晔而不是郭嘉,只能说刘姓在此时,依旧是极为光耀的汉室皇族姓氏,以刘晔为使看上去分量更重一些。

  “你们可算是来了!”

  当刘晔、李广与城内的胖子等人汇合,鲈鱼开口第一句话,就带着几分解脱。

  这些日子,别看胖子依旧得瑟,但心底的担心同样不少,万一尤里多铤而走险,要率先出手的话,龟兹城还真得乱上一阵,他鲈鱼的小命可就没保障了。

  现在好了,莫小白总算赶到城外。

  有数千汉军骑兵在外威慑,城内又有一众心系大汉,或者说心系金币的龟兹贵族想要改变现状。

  宫变的结局,在这一刻已是不言而喻。

  ………

  当宫变禅位的一幕,在龟兹王宫上演。

  连番赶路折腾够呛的莫小白,正抱着自己的狼大衣在营内睡觉。

  这一觉直接睡了不下十个钟头,直到第二日正午才醒来。

  醒来后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白霸已经把尤里多给送了过来。

  “看来白霸想坐那个位置,也是想了很久啊,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把尤里多送出来了。”

  嘲讽一笑,莫小白便让人把尤里多带来一见。不管怎么说都是曾经的龟兹王,见一见并没坏处。

  当尤里多出现在莫小白面前时,整个人已经没有了昔日一国之主的气概。

  披头散发、弯腰驼背,整一个行将朽木的老头。

  这让原本还想和他聊两句的莫小白顿时失了兴趣,摆手道:“懋功,让俭礼带他去鄯善国见班超,我们现在该入城会会那位龟兹新王了。”

  率领麾下众骑入城,莫小白很快就和胖子一起,被新任龟兹王白霸邀入王宫赴宴。

  首次见到龟兹新王,莫小白稍稍行礼:“大汉男爵白日做梦,见过龟兹国主。”

  “男爵有礼了。”

  对于大汉爵位,白霸不敢说非常了解,但也知道个大概。

  像眼前青年,以弱冠之龄就能拥有爵品身份,而且还有独领两千骑的权利,即便自己不居高位,背后也肯定有大靠山。

  所以面对莫小白,白霸觉得他可能比西域都护还不好惹,哪敢摆什么国主的架子,亲自将莫小白引入坐席,才下令开宴。

  宴会上的一应餐具,依旧是莫小白自己带来副本的玲珑白瓷。

  酒过三巡,白霸才终于提起了正事:“如今我龟兹国在男爵相助下拨乱反正,我欲与汉朝重修旧好,也愿向大汉天子称臣,敢问男爵能否代我上表天朝?”

  “呵呵~你有这份心是好的,但这事并不归我管,你可遣人去鄯善,我想那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莫小白浅笑一声,随后端起酒碗:“至于我嘛,此行只奉征西大将军调令,为防匈奴西逃时再与西域勾连,特来安抚平定诸国。只是听闻龟兹素来是北道强国,所以才先到了这里。如今国主与汉修好,若姑墨、温宿等小国识趣,一纸檄文可定是最好,若不行,我只能再劳累一番了。”

  以防匈奴西逃,所以直接派兵来西域?

  听着莫小白这话,白霸心底最后一点小心思也跟着平息下来。

  看样子,匈奴是真的完蛋了。

  除了之前那些早已归附大汉,其他的匈奴人或许要被汉人斩尽杀绝。

  眼前笑呵呵的年轻骑将,可不就是来断匈奴后路的吗?

  换而言之,匈奴败亡已成定局。

  匈奴都要败了,西域诸国又怎么可能和大汉做对?

  如此强汉,西域又有哪国能胜?

  脑海中转过这些思绪,白霸当即笑道:“男爵不必为此劳神费力,姑墨、温宿二国,素来与我龟兹交好,我既已降汉,想来他们也都知道如何抉择。”

  “那就有劳贵国主,请他们也各自遣使往鄯善。”莫小白稍稍点头,随后才补充开口:“能不费一兵一卒使三国安定,我其实也不愿动刀兵。一旦姑墨、温宿二国道路通畅,西域这条废弃许久的丝绸北道也该重新启用,到时西域怕会是另一番景象了。”

  “国主,诸位,为西域将来,还请满饮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