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百零八章 奥斯卡·位面影帝·鲈鱼(求订阅)

第二百零八章 奥斯卡·位面影帝·鲈鱼(求订阅)

  这个世界,有不喜欢金子的人吗?

  或许有,但目前鲈鱼还没碰上。

  当鲈鱼把话题转移到‘金子’上,在场的龟兹贵族顿时没了声音,一个两个都望着鲈鱼,眼底都是一种贪婪的渴望。

  这群人不懂遮掩情绪,已经把自己的欲望全都写在了脸上。即便是白霸,在这一点上与其他贵族也没多大区别。

  “这种酒,这种餐具,在大汉随处可见,每家每户都有。在那里,这种盘子,甚至连几十个铜板都不值。”

  手里举着玲珑餐盘,胖子起身开口:“可你们都知道,这玩意我把它带来了龟兹,你,还有你,你们来告诉我,它可以值多少钱?那些从安息、龟霜远道而来的人,他们会不会用金子买走?我说它就是金子,你们信不信?”

  “信。”

  “汉人,你说的对。”

  “对,这种餐盘非金不换。”

  随着周围龟兹贵族先后点头,鲈鱼马上就露出一副苦恼和无奈的神色:“可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能带几百个餐盘来?而不是几千,甚至一万?”

  “因为我的商队,不仅仅是运送货物,还需要有足够的护卫,因为在这条西域大道上,总会有一些只懂得烧杀抢掠的匈奴人,以为抢到了一票财货就能发财。”

  “我现在告诉你们,这种想法是错的!”

  “因为西域的不安定,很多汉人宁愿少赚一点,也不想来这里捞金子。你们都是王城贵族,难道还不清楚?现在来这里的商人,大部分就是那些一无所有的亡命之徒。真正的大商人,那些可以卖出几千只餐盘,上万坛酒的大商人,全都不来了。而你们手里的金子,永远也只有那么一点,一点点罢了。”

  “西域,原本可以成为非常富有的地方,原本我们都可以大把大把的赚金子,赚那些安息、龟霜、大食人的金子,现在金子没了,就和我手里的盘子一样,‘啪嗒’一下它就碎了。”

  胖子一边说着,突然把手里的餐盘摔在地上,惹来一阵落地破碎声,更让周围的那些贵族眼底跟着发颤。

  每一个盘子,可都是钱啊!

  “盘子没了,金子也没了。我就想问问诸位,是谁摔了大家的盘子,究竟是谁不让我们赚更多的金子!”

  “他是谁!”

  是谁?

  这问题一出,几乎让在场所有贵族都涌起一股同仇敌忾的情绪。

  许多龟兹贵族都被鼓动的面红耳赤,如果莫小白在这的话,一定会给胖子颁发一个位面影帝大奖。

  “呵呵~刚才有些激动了,来来来,今天暂时不说其他,我这还剩最后两坛真正的美酒,今天就拿出来宴请诸位。”

  胖子摔完盘子,轻飘飘的又坐了回去,同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坛并没卖给白霸的‘灵芝酒’,让一旁侍者给众人满上。

  灵芝酒一开坛,整个酒楼都能嗅到那一股浓烈酒香。而当侍者一碗碗的倒过去,不少贵族都忍不住流口水了。

  “干!”

  “干!”

  “干!”

  一碗灵芝酒下肚,很快整个酒楼内就不断响起‘噗通’、‘噗通’的声响。

  这可是仪容亲手酿造,沾之几乎必醉的佳酿。

  莫小白当初没扛住,官渡副本中的淳于琼更是酒醉身死,眼前这些龟兹贵族当然也不行。

  几十名龟兹大小贵族,与一位大汉豪商畅饮同醉的消息,就在这一夜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王城。

  当胖子第二天睡到中午醒来,刚出房门就看到一脸喜色的高览杵在他跟前。

  不等高览开口,鲈鱼已经率先问道:“高将军昨夜可有收获?”

  “大有收获,我派人把那些贵族悉数送回去,或多或少都查出了一点他们的私兵情况。另外昨日盯梢在王宫外的兵卒也传来消息,你们喝醉后不到一炷香时间,就有人匆匆跑进王宫,肯定是去报信了。”

  高览一边开口,脸上也露出喜色。现在整个龟兹王城的人都知道,自己等人和那些贵族相交甚好。

  至于为什么?

  没有足够好的交情,能让所有人都躺着出来?

  不论那些贵族自己怎么想,反正这事是坐实了,想改都改不了的。

  胖子眯着小眼珠,嘿嘿笑道:“高将军,你说那位龟兹王,现在他会有什么感想?”

  “怕是寝食难安呐。”

  给出一句简单的回答,高览自己也跟着乐了。

  如今龟兹王尤里多可是亲匈奴的,一直想在西域称王称霸。但眼下过半贵族都和汉人交好,他这龟兹王如何安稳?

  就在两人笑着交流的,一名在院外站岗的兵卒走了进来,开口道:“将军,龟兹侍子白霸派人来,说要请您与卢先生一叙。”

  听到兵卒的汇报,胖子和高览不禁相视而笑。

  演戏一夜,鱼要上钩了!

  ………

  当第三只鸿雁飞回莫小白这边,此刻他领着麾下将士刚刚路过焉耆国。

  和焉耆西边的龟兹相比,焉耆国在莫小白眼里压根就算不上一个成熟的国度,看上去就是一群游走在沙漠边缘的牧民部落。

  极不稳定,也容易犯蠢。

  当然,最主要的一点,焉耆这鬼地方是真穷。

  所以莫小白压根没兴趣在焉耆搞些事情,而所谓的焉耆王即便知道自己治下来了这么一支汉军骑兵,除了躲在王城瑟瑟发抖以外,也没做出任何举动。

  直到莫小白离开焉耆境内,焉耆王才松了口气。

  他是真担心莫小白一言不合就攻打他,因为他曾经干过一件蠢事,把当时的西域都护陈睦给杀了。

  陈睦的死,也是正式拉开班超出使西域后,武力横扫诸国大序幕的导火索。

  眼看班超收复的西域诸国越来越多,焉耆王是真的感觉到了害怕,害怕班超找他秋后算账。

  “主公,看来那边已经成功说动了白霸。”将鸿雁传书一眼扫完,郭嘉笑呵呵的开口:“嘉在此先恭贺主公,为大汉平定龟兹与丝绸北道。”

  “平定龟兹?呵~等拿下了尤里多再贺也不迟!”

  莫小白右手扬鞭,目标直指龟兹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