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拨开迷雾(补更,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四章 拨开迷雾(补更,求订阅)

  “呕,咳咳咳~”

  看着把筷子重新取出后,低头不停干呕的董甄,莫小白的确是被她的想法给惊住了。

  死人还能这么喂饭?

  看上去,是很有可能实现的。

  就是这个过程,让人不由自主的容易想歪啊。

  “君心你刚才直说就好了,何必自己试给我看,木箸插入深喉很不好受吧?我去给你倒碗水喝。”

  莫小白说完,就走进屋内倒了碗水递给董甄。董甄吞下一口马上又全都吐了出来,吐完后似乎才好转一些,开口道:“好不好受,大人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试?

  这个,还是免了吧。

  莫小白嘴角扯动,摆手转移话题:“你要告诉我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虽然饭粒是在丑时下肚的,但那时周倚是死是活,完全是个未知数,对吧?”

  “是的。”

  “既然死亡时间已经无法确认,那某些人的不在场证明,可就做不得数了。”

  莫小白现在是真要感谢董甄,不是董甄突然来这么一次神助攻,他就是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到人死后还能吃饭。

  “君心你先休息,我去找郭嘉他们商量这事接下来要怎么办。”

  知道了整个案件的一大破绽,莫小白也顾不上什么吃早餐了,奔向郭嘉暂住的客房,把人从屋里直接拎出来。

  “主公,这才什么时候。”

  郭嘉一向是不到**点不起床的懒货,眯着眼睛被莫小白拖出房门,看了眼天色,又开始打哈欠。

  “别睡了,这么多人就你还在睡觉,刚才君心有了新的发现,已经可以证明,周倚不是那晚丑时后才死的。”

  莫小白拽着郭嘉开口解释,听到主公这么说,原本还犯困的郭嘉先是一愣,随后愕然:“那周倚并非丑时死的?又会是什么时辰?”

  见郭嘉露出意外表情,莫小白立刻把董甄刚才说的那些重复了一遍,只是省略了亲身示范的过程。

  不过即便没有示范,郭嘉也听明白了。

  能吃饭的不止活人,死人也可以!

  “凶手处心积虑制造虚假证据,奉孝你觉得我们要从哪下手将其找出来?”

  “主公,先不急于寻找凶手。”

  郭嘉闻言摇头,皱眉凝思了片刻才露出一抹狐疑:“饭或许是死后喂得,但喂饭的凶手当时一定在场,可按照酒楼众人的说法,丑时是没有人进出过那个房间的,两边的时间依旧对不上,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当时的确是丑时,但酒楼内所有人都误以为那时并非丑时。”

  郭嘉说出这句拗口的话后,眼底亮彩不断闪烁:“嘉明白了,从时间上动手脚,不单需要用喂饭的手法,还需要更夫的配合。只有让更夫将丑时误报为子时,甚至是子时之前的时刻,这个给死者喂饭的举措才能真正起效。”

  当死亡时间的确认被推翻,其余和时间相关的证据,都引起了郭嘉的怀疑。

  毫无疑问,更夫的问题很大!

  因为如果更夫按照正常时间来报时,那么酒楼人至少有人会看到,县令所呆的房间,在丑时还是有人的。

  只有更夫弄假,在没有挂钟、手表、手机的古代,人们才会误把丑时当子时,从而在不知不觉中,给凶手做了伪证。

  “好,我这就让人把那更夫先抓来审讯!”

  从郭嘉这得到新的线索,莫小白想都没想就打算直接开始抓人,只是没等他扭头,郭嘉便立刻阻止道:“主公不必在此刻打草惊蛇,只须派人盯紧更夫,暗中探查他平日会与谁往来。另外可再去酒楼,询问那特制的木箸究竟从何而来。”

  “暗中查?”

  “不错,毕竟我等手中并无确凿证据,与其将董医师的发现公布于众,不如等拿到真正有用的证据,再公开拿人。”

  郭嘉的意思很简单,虽然董甄破解了‘死人吃饭’的秘密,但说到底这只是一种猜测,猜测是不能当证据用的。

  不如暗中顺藤摸瓜,等摸到了‘瓜’再出手,到时没人还能抵赖狡辩。

  “那我该派何人去暗中查访?”

  “嘉不才,愿再跑一趟酒楼。”郭嘉嘿嘿一笑,毛遂自荐了一句。

  “你?”

  见郭嘉笑着开口,莫小白马上也跟着笑了:“查案是假,想去喝酒是真吧?”

  “嘉怎敢贪杯误了主公大事,就是去问问,问问而已。”郭嘉是肯定不会点头承认的,但他那一对闪烁不定的眼珠,却已出卖了一切。

  “喝酒肯定是不行的,不过你要去,我还是会答应。”

  莫小白笑着开口,随后朝董甄所住方位努嘴:“董小姐的鼻子,比咱们领地的那只熊狮犬还灵,你就是沾了半点酒腥,也能闻的出来。她可是很讨讨厌你这种不听话的病人,小心君心不再给你配药,你刚刚好些的身子,又得垮成从前那样。”

  一向洒脱风/流的郭嘉,听到‘董甄’二字的时候,脸上表情的确有些不自然,讪笑了两声:“那嘉这就去了,滴酒不沾、只查此案。”

  “去吧去吧。”

  摆手示意郭嘉离开,莫小白又把正在练拳的李广叫了来,嘱咐两句后同样让李广去查更夫,万一发生意外,以李广的身手真指不定危险的会是谁。

  安排好了这两件事,莫小白才晃晃悠悠走向县衙。

  虽说他现在主要是查案件、做任务,但县衙的日常工作也是要他来完成的,所以回家睡觉肯定不行,只能穿上任务配套的官府回到正堂办公。

  说是办公,其实也就是处理一县之地的各种杂事,扫视着近段时间各乡三老、有秩送来的乡村工作汇报,莫小白刷刷两下就给做好了批注。

  当莫小白把一些积压公务处理的七七八八,出去有一个钟头的郭嘉总算回来。

  “主公,我悄悄问过那‘春丽楼’的后厨伙夫,那人已经承认,是他帮雲姑娘,就是那晚陪酒的女子,削了两根细长木条。”

  郭嘉小跑走进正堂,见到莫小白后立刻禀告:“而且他还看到了雲姑娘去后厨,亲手把木条给烧了,时间恰好是周仃醉酒离开,更夫路过酒楼后街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