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猜硬币(第四更,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四章 猜硬币(第四更,求订阅)

  “郭哥,你受伤了?”

  “小伤,没什么大碍。”见自己的搭档询问额头伤势,郭淮摆了摆手回应一句。

  随后扫视周围一圈,开口道:“扛了十几个小时,估计大家体力都差不多到极限,我们现在轮流休息,后来的那一批先守夜,其他人都去歇会,大家最好祈祷没事,现在我们谁都经不起折腾。”

  郭淮说的很合理,在场众人没谁反对。

  见第一批几十人离开,郭淮也望向莫小白:“小莫你也随便在附近找个房间休息会,你是我们这里最累的。”

  “我没事,靠在这就能休息。”

  莫小白抱着长棍靠在一棵绿化树下,点头道:“倒是老郭你,去处理伤口再歇会吧,这边我盯着,有事就喊你。”

  “行,我先去洗下伤口。”

  郭淮说去洗伤口,就是只洗伤口。简单冲洗处理后,就从柳医生那边走回莫小白身侧,一屁股坐下从口袋里翻出个钱包。

  借着手电的光,打开就能看到一张照片。

  不过郭淮拿出钱包并不是为了看照片,而是掏出一枚硬币。

  “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哦?”

  莫小白稍稍挑眉,他知道郭淮说的游戏是什么。

  一个很幼稚的游戏……猜硬币。

  在前世,莫小白就知道这位大叔会用这种方式释放压力,据说这个习惯还是他的宝贝女儿给他养成的。

  “来猜猜看,今晚上还会不会有别的麻烦,字代表有,国徽代表没有,你选哪个?”

  “你让我选,我当然选没有。”莫小白耸肩,反正闲来无事,也就陪着这位幼稚大叔玩玩了。

  “好,看清楚了。”

  郭淮右手夹起硬币往上一弹,再用左手将硬币盖在右手手腕上:“你再猜猜,会是哪面?”

  “肯定还是国徽。”

  “真的?”

  “嗯。”

  “不改了?”

  “老郭你平时就这么逗你女儿的吧?有够无聊的啊。”莫小白无奈摇头,努嘴道:“开吧,要真是字,我觉得不用我动手,他们就会想杀了你的。”

  “听你这么说,我都不敢开了。”郭淮哈哈一笑,随后揭开左手掌心,露出了里面‘国徽’背面图案。

  “看来还是你猜得准,来来来,再来猜猜别的。”

  “你还是找别人玩吧,我打算睡会了。”

  莫小白摇了摇头,直接拆穿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叔你玩这个,应该能做到想要哪面就能弹出哪面了吧。”

  “哈哈~我就这么点家底,也被你发现了啊,你小子果然对我胃口。”

  你那点家底,我当然都知道!

  要是这点都不知道,那真对不起上辈子一起经历过几回厮杀战斗。

  眯着眼睛靠在树下休息,不知是因为獠牙恶兽已死,还是猜硬币真的有效,莫小白只觉这一觉睡的特沉特久,直到鼻子有些发痒,才抬头打了哈欠。

  一睁眼,就看到自己妹妹站在自己面前,手里还拿着根狗尾巴草。

  “小悠?你怎么下来了?”

  “老妈带我下来的,这个给你。家里没有别的了,只有炒饭可以吃,还有一瓶牛肉酱,我也带下来了。”

  莫小悠说着把藏在背后的左手伸出,递给了自家大哥一个装着餐盒的手提袋。

  “小不点谢谢了哈,还知道给我送饭。”

  打开餐盒,里面就是一份白的不能再白的炒饭,没鸡蛋就不说了,连点酱油都没有。

  不过即便如此,莫小白也不挑。

  打开牛肉酱,就这么端着餐盒狼吞虎咽。

  和莫小白一样,周围居民手里或多或少也都有各自的食物,扫了眼大家的状态,再抬头看看天色,莫小白差不多也就清楚,后半夜应该没发生什么。

  就在莫小白正吃着的时候,刚醒眼并没见着的郭淮从门外走了回来,拍了拍手开口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南面的军区部队有一个团驻扎进入咱们这边,昨晚后半夜是他们在大桥那边布置了防线,我们才能睡个安稳觉。”

  “真的?”

  “就是昨天厮杀刚开始前那会,在南面弄出地震巨响的部队?”

  “他们真过来了?”

  “这下我们应该没事了,有一个团在前面布防,怎么着也不会再漏几百上千只恶兽到我们小区。”

  “所以接下来的一天,咱们这里是安全的?”

  听到郭淮带来的消息,众多小区居民纷纷惊喜抬头。昨天是迫不得已拿起武器,要能得到真正安全的保护,他们可不会选择自己去和恶兽厮杀。

  看着周围大家的兴奋神色,郭淮自己也很高兴,只是在走靠绿化树,见莫小白依旧在专心对付炒饭,不由问道:“你小子,就一点都不惊喜?”

  “惊喜,当然惊喜,至少这次我们不用再去拼命了。”莫小白咽下一口炒饭,搭腔回应了一句。

  “这就对了嘛,回去休息吧,等倒计时结束就可以去位面了。”郭淮再次拍了拍莫小白肩膀,随后走向警车:“这边不需要我们帮忙,我得先回去,有机会再见。”

  “好,来日再见!”

  莫小白朗声答应,同时起身把餐盒放回手提袋,朝另一边正帮忙递水的莫母说道:“妈,咱们也上楼吧。”

  “好嘞。”

  莫母闻言点头,把手上的矿泉水发完后立刻转身,牵着莫小悠和自己儿子一同回家。

  刚一进门,莫母就一把揪住儿子的耳朵:“你这小子,你昨天都干什么了?我可听那些人说了,一个人引走最厉害的怪物,你小子是怎么想的,这么逞能做什么?不知道妈和你爸担心你啊?”

  老妈突然偷袭,莫小白想躲也没地躲,只能咧嘴道:“诶,疼,疼,疼,老妈你别揪我耳朵啊,我是有把握才去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您还不放心儿子我啊。”

  “还知道疼?你不是天下第一厉害吗?你不是位面第一玩家吗?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九条命啊。”

  莫母之前一直忍着没在下面‘动手’,就是顾忌儿子的颜面,现在关起门来在自己家里,她可不管那么多,一把揪住怎么可能松手:

  “就知道逞能,就是要干些危险的事,水蓝星少了你就不会转了?你一个人厉害,能比的过一个部队?老老实实呆着等部队过来保护我们不就行了,非要下去充英雄,你知不知道英雄都是短命的?”

  莫母也是气极,又狠狠揪了两把才松手放开。

  重获自由的莫小白十分无奈,但有些事他还是得告诉二老以及小不点:“老妈呀,你真当部队是万能保护伞?是,他们现在从南面城区边缘撤回来,的确可以保护我们接下来24小时安然渡过。可你们想过没有,这次他们放弃了大桥以南的所有城区,下次会怎么做?”

  “水蓝星只会越来越危险,和以后的危机比起来,昨晚的事不过是道开胃菜罢了,正餐都算不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