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入夜(第一更,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入夜(第一更,求订阅)

  之前不提,郭淮是担心会让这些从没在现实世界经历过战斗的居民受到影响,现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大家也都知道了这些恶兽的特点,对战斗的要求自然需要提高。

  来到门边望着差不多被清扫干净的地面,中年警员深吸了口气:“再休息五分钟,大家一起出去再干一票。”

  “警官,我带他们来了。”郭淮刚说完,远处却传来的一声高喝:“你们还在吗?这边雾气越来越浓,快看不清了。”

  “我们在,你们过来吧。”郭淮开口回应,说完没过一会,就看到五六十人带着各种各样的神色走靠。

  等这群人过来,郭淮的目光立刻看向自己搭档:“小孔你把该注意的告诉他们,刚才和我一组的出来,咱们要回到战斗位置上去了。”

  “走吧,干它娘的!”

  “歇了会,现在也算有点力气,走吧。”

  “开工开工,趁着人多,可以多击晕一些,希望能顺利撑过48小时。”

  几位或坐或靠的居民先后起身,莫小白也拎起塑胶长棍跟在郭淮身侧。

  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为什么他选择的武器是塑胶棍。

  塑胶棍又长又粗还有弹性,从物理学角度分析就是在接触到击打目标时,动力势能会形成多次震荡,更容易伤到野兽的皮下神经组织。

  当莫小白等人回到之前战斗过的位置,周围倒地昏迷的恶兽已经被它们的同伴给带走,其他人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治疗好了回来报仇,但莫小白却清楚,只要这些受伤的恶兽回到深渊祭坛,至少得经历五天以上的洗礼才会出来。

  到那时虽然出来的会是二次洗礼的恶兽,但自己等人早就重新进入位面。

  就算有危机,也将会保留在下一次‘更新’。

  至于下一次‘更新’要怎么应对,莫小白自己都没去想那么远的事情,只能先把眼前的难关过了再说。

  当一声声兽吼喘息逐渐传入耳内,虽然周围雾气越来越浓,但莫小白却一点都不慌。

  前世能够生存十五年,哪怕他只是个很普通的位面玩家,其实也掌握着一些关于生存的技巧。

  眼睛慢慢眯成一条细缝,将自己的视力降低到最弱,却又不至于眼前一片漆黑。同时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耳侧,摈住呼吸仔细聆听周围每一秒的动静。

  “唰~”

  一道轻微的风声刮来,莫小白看也没看直接向右侧旋转步伐,同时将长棍递向左手,猛地向上挑起。

  “吼~”

  痛苦的嘶吼声在这一刻传开,眯着眼睛的莫小白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他知道自己打中了恶兽的左前肢软关节。

  “我的战斗方式,或许不像李广那样进退有度、攻守兼备,但我追求的本身就是快、准、狠。”

  “这是前世赖以生存的法宝,怎么可能说丢就丢!”

  一击得手,莫小白没去追击,反而向前方大跨一步,同时双手用力将长棍舞起。只听见‘砰砰’两声,又有两只恶兽被莫小白扫飞。

  混战!

  人与兽之间的死亡搏杀!

  前世莫小白也是在经历了几次逃难和战斗,才逐渐掌握这种耳听技巧。

  现在不同了,论起对付这些恶兽的经验,莫小白自信整个星球都没有比他更了解的。

  这就是莫小白敢下楼的倚仗,从前世带回来的,最宝贵的战斗记忆。

  ………

  滴答~~滴答~~

  时间,依旧在不停的转动。

  当夜幕降临古宁城,再次回到铁门内的众人已经累的连喘气都不想喘了。

  “莫小子,顶得住吗?”

  之前还面不改色的郭淮,这会全身上下都已湿透,不是求生的欲望在支撑,这会他也该倒下了。

  “还行,哈~”

  废了吃奶的劲才拧开矿泉水瓶,莫小白直接就往头上浇。这么恶劣的战斗,他真的很久没体会过,同样累的不行。

  手里原本崭新塑胶棍,这会也是伤痕累累,看上去就跟服役十年了似得。不过莫小白却抱得很紧,因为这是他的武器,战斗的依靠。

  “柳子豪,你背上伤太重了,必须回家休息,纱布包扎是没用的,还是会出血。”

  “姐,你就帮我包吧,就剩一天半了。”

  “你站在这里我怎么给你包扎,你必须安静躺着。现在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你给我回家好不好?”

  就在莫小白浇完一整瓶水的空当,不远处的后方突然传来口角。发生争执的是那位外科主任柳敏,和她的弟弟。

  柳敏看着倔强的弟弟,既心疼又生气:“我在这里给大家治疗,我能帮你们当中很多人保住性命,我弟弟现在受伤这么重,难道要我看着他死在我面前吗?子豪你听话行吗?上楼好好休息,剩下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

  听着柳敏所说,再看他弟弟后背被恶兽撕开的口子,在场众人都没了声音。

  只是其他人没有出声,柳子豪却苦笑:“姐,从小到大都是你照顾我,现在受伤了还是你给我包扎。我可以听你的,回去好好躺着,让他们保护我们。可姐你想过没有,如果有一天他们不在了,没人能保护我们姐弟的时候,我这么一个战五渣,怎么才能让咱俩从这些怪物手里活下去?”

  “我如果现在回去,以后肯定得等死。既然是要死,我情愿选择留下来拼一次。这个道理大家都很清楚,眼下齐心协力一起战斗,总好过未来独自逃亡。”

  “给我包扎吧,你不是每年都叫我献400cc吗?今年我还没献,就让它流出来吧,我肯定死不了。”

  流子豪说完,就静静的坐着等待姐姐给自己包扎。

  瞧着柳敏一边落泪一边缠纱布,周围很多人都转过视线,根本不想去看。

  在场唯一内心毫无波澜的只有莫小白,倒不是他冷血,而是类似的画面已经看过太多次,神经都看麻木了。

  “吼~”

  歇了不到四五分钟,兽吼咆哮再次传来。这次靠近的野兽,已经不再抱着铁门撕扯,而是发动一次次凶猛的撞击。

  “砰~”

  “砰~”

  “砰~”

  看似坚固的铁门,在这一道道凶猛撞击声下,显得摇摇欲坠。